不管你想怎么样去逃避,该来的事情总还是要来的,炽天使战队的比赛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的在逼近。

  这两天所有的队员们都没有怎么休息好,本来还有一天的时间,大家就想趁着这一天的时间赶快的去做点什么事情出来,所有的人都开始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王者战队里面有人发言说既然对手是那么强的人,我们就不能乱玩了,还是选出符合版本的英雄来吧,也有的人说既然对手那么强,我们就更不能选出那种符合版本的英雄了,因为炽天使战队肯定比我们更了解版本,所以我们只能反其道而行,故意选出那些奇葩,但是很有效果的阵容。

  胖子提议上一次那个四保一的阵容就不错,干脆还是让周宜人拿出大嘴来就行。

  结果白林一句话就把胖子给堵了回去,白林说道:“我们不了解炽天使战队的阵容,这个套路我们也玩过两次,万一被他们看出来了,他们玩分带呢?”

  胖子一下子就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四保一的战术虽然是每一次都有奇效,每一次也都赢了,但是这套阵容最大的缺点就是如果对面选择分推呢?你应该怎么办?别说你要用一个辅助奶妈去面对剑姬这种分带英雄,还是用牛头去面对刀妹。

  虽然你可以说,你也不是走辅助位置,装备不一定差,但是人家如果强拆你防御塔的话,攻击力这么低,没有攻击手段的辅助肯定是抵挡不住的。

  于是胖子这个提议直接还没成型就被否决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其他的人也陆陆续续提出了几个想法,但是都很简单,想法虽然不错,但就是站不住脚。

  许愿最后说了一句:“最后的一天时间了,我们也不用想这么多了,也不用训练,就老老实实的养足自己的精神,明天以最好的面孔上台比赛就可以了。”

  几个人对看了一眼,好像目前除了这样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不过许愿的话虽然听起来是没问题,但是在大家的眼里,这样说难免会有一点点的让人丧气,难道许愿的意思是大家直接就连练习都不用了吗?

  几个队员聊了几句天,然后陆陆续续的就离开了,不知不觉中,这个地方就只剩下了许愿和白林两个人。

  许愿和白林两个人是目前最清楚状况的,所以他们两个人之间也没有什么秘密瞒着彼此,许愿说了一句:“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

  白林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说:“我能想的一切都想了,但还是没有什么办法,许愿,就这么说吧,不管我们拿出什么阵容来,炽天使战队仍旧是能打败我们,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不是我说丧气话,这就是事实。”

  许愿说:“我明白的,白林,但是我们既然已经走到这里了,不管敌人是不是真的超出我们想象的那样强大,我们也只能背水一战了,你觉得明天获胜的几率是多少?真的是零吗?”

  白林想了一下,说道:“按照正常分析的话,我们获胜的几率肯定是零,但是也有一种意外情况……”

  “什么情况?”许愿问道。

  白林呼吸了一下,说道:“许愿,是这样的,其实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在高度紧张和高度压力的情况下,他们都会做出不寻常的反应,在去年的比赛中你也看到了,之前的中国战队在面对这种高度压力的情况之下,他们选择了逃避,拿出了一套稳的不能再稳的阵容,甚至是相对于版本已经非常老旧的阵容,结果被韩国的队伍直接在前期就给杀崩,而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在面对这种高度的压力之下,我们会爆发出一种相当反常的状态,就是会超常发挥,如果我们王者战队的队员真的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我们还是有机会赢的。”

  “超常发挥……”许愿突然想起了一个词汇,叫做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句话肯定不是没有道理的,所以说既然事已至此了,她能做的,也就是鼓励小伙子们,去当一个勇者了,至少输掉比赛的话,还能少糟一点喷。

  第二天的比赛日终于来临了,王者战队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才出发去赛场的,刚刚一下车,王者战队就看到了今天赛场的情况,只能用前所未见来形容。

  今天来观看比赛的人数甚至是比开幕式那天还多,无数的来自世界各国的人涌入比赛的会场,而且大家都发现,今天在赛场的中国观众也是格外的多,有不少甚至是直接订机票从中国飞过来,就为了看这一场比赛的。

  现场的观众们越是热情,王者战队的队员们心里压力就越大,最后还是许愿说道:“干嘛呢?一个个的都这么严肃?人家观众们远道而来可不是为了看你们哭丧脸的,现在就算是装,也要给我乐起来。”

  许愿的话是非常好用的,几个队员们原本沉重的心情一下子稍微有了好转,几个人互相露出了笑脸,而胖子是更过分的,直接跑到观众多的地方主动和观众打起了招呼来,在几个女粉丝的围攻之下,胖子笑的是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姥爷叹了一口气,说道:“谁能有这个家伙一半的心理素质就好了,刚才他的脸是最长的,现在就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了。”

  许愿笑着说道:“现在我们都应该学习胖子了,听见没?”

  在许愿的鼓励之下,几个队员的情况稍微有了一点点的好转。

  ●酷匠…U网=首{V发

  这个时候白林的电话又响了,白林这回已经记住了这个电话号码,说道:“喂?吴珍?”

  “啊!是我,白林哥,你在什么地方?”

  白林看了一下四周,说道:“后还有几分钟我就进场了。”

  “哎呀呀!好的白林哥,还记得我的礼物吗?”吴珍在电话那头说道。

  白林都苦笑了起来,这个小女孩还真是可爱,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说礼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