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听到有这个机会自然是非常开心了,虚荣心马上冲上了脑袋,姥爷哈哈大笑,说道:“小妹妹,你太有眼光了,我的盲僧不是和你吹,谁看了谁说牛,我就拿出全部的实力给你好好表现一把。”

  露露是个听话乖巧的小女孩,非常捧场的说道:“好啊,姥爷哥,我太期待了,能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职业选手的盲僧啊。”

  露露把作为让给了姥爷,并且乖巧的请姥爷坐下,帮姥爷捏了捏肩膀锤了锤后背,弄得姥爷都要合不拢嘴了,姥爷说道:“小妹妹,我真是太喜欢你了,你和你那个哥哥一点也不一样,你身上的优点他怎么一个都没有?”

  “哈哈哈。”露露笑了起来:“我哥性子太直了。”

  “嗯。”姥爷说道:“进游戏了。”

  一看屏幕,在排队一分钟左右的时候姥爷已经进入了游戏,这是露露的账号,大概在白金分段左右,但因为露露上了白金之后除了上把就没怎么赢过,所以隐藏分很低,匹配到的人差不多都在黄金左右。

  一进游戏姥爷被分配在了五楼,一楼刚开始要ban人,楼下就开始各种要位置了:“4楼不辅助!没有辅助英雄。”“2楼上单或者AD,其他位置坑。”

  u酷、(匠^网P永:久√免…(费看_小a‘说;Z

  面对这么多抢位置的人,姥爷显得很淡定,想了一会儿,对露露说道:“我平时很少用盲僧来打中单,但在这局里我想早点结束战斗让你回去休息,所以给你来一段中单盲僧看看。”

  “好啊好啊!”露露开心道。

  姥爷开始敲字:“5楼代练,让个中单位置,包赢包上分。”

  这句话一出队友都沉默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一个人率先质疑姥爷:“代练?一个人怎么代练?”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开始怀疑了,有人查了露露账号的战绩:“你已经输了好几页了啊,虽然上把盲僧玩的挺不错的,但我看你不像个代练。”

  姥爷面对这么多质疑似乎根本没当回事,随手打字道:“5楼中单,包赢。”

  大家这下子不说话了,有点好奇这个人是怎么包赢的,于是一楼直接选了辅助,并且打字说道:“那把位置让给你了,我看看你到底能不能包赢。”

  一楼这么一说其他楼也都同意,反正大家最不愿意玩的辅助都被选走了,其他人就抢一抢上单和ADC,最后是倒霉的四楼选到了不太受欢迎的打野位置。

  轮到姥爷选人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就选择了盲僧并且点了确认,把召唤师技能换成了闪现加点燃,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手动点了一套天赋。

  能不能在一分钟之内点出你想要的天赋,这是区分一个普通玩家和职业选手的重要区别。

  看到姥爷选择了盲僧,其他人似乎有点怀疑了,有人打字说道:“我靠!这玩意也能中单嘛?”

  “盲僧中单?我就不应该让给你位置。”

  “求秒。”

  姥爷看着屏幕上的字,无奈的说道:“我在早期打游戏的时候最讨厌这些人,还没玩呢就这么多废话,一点斗志都没有。”

  白林说道:“你能这么想很好,这也就是为什么你最后成了职业选手,而不是这些人。”

  进入游戏等待后露露有点担心:“姥爷哥,对面是卡萨丁中单啊,你选了一个盲僧中单,队友里没有AP伤害,在后期怎么玩啊?”

  姥爷非常有信心:“放心吧,他们是没有后期的,在前期我应该能把他们打崩。”

  这下子连白林都有些好奇了,想看看姥爷是怎么把对面打崩的。

  刚一进游戏队友就有点不乐意了,打野赵信怒道:“咱们这个阵容全都是突进和AD,连个法师都没有,怎么玩?”

  辅助也配合道:“都怪这个中单,还代练呢,我们就不应该让给他位置。”

  “不管了,老子要挂机!”赵信说道。

  姥爷开始打字,露露本以为姥爷会劝大家不要吵架了之类的,没想到姥爷打字说:“赵信,你挂机吧。”

  赵信估计也没想到盲僧会这么说,立刻被点燃了:“SB,灵车漂移。”

  灵车漂移是玩英雄联盟的屌丝发明的一句骂人的话,不过姥爷根本不生气,这是因为赵信和他不是一个水平上的,所以姥爷根本没把他当回事看。

  姥爷又打字说道:“赵信自己挂机,其他人照常打。”

  “你神经病吧?”连辅助都感觉这个盲僧疯了。

  盲僧没理这句话,而是说道:“我打游戏给我妹妹看呢,来局四打五的助助兴,既然赵信不打野的话上单帮我打个红buff,我抗伤害就行。”

  赵信自己骂了几句可能觉得太无聊了,就什么也不说了,没想到姥爷还催促赵信:“去挂机,听见没?”

  估计赵信的玩家都要气炸了,直接回到家里开始泡温泉:“这是你说的,挂机就挂机,谁出去谁孙子的。”

  上单的脾气可能还好一点:“赵信别这样,出来好好玩嘛。”

  盲僧继续打字道:“就四打五,不然没意思,上单帮我打红buff。”

  上单一看也劝不回来赵信了,只能过来帮盲僧打红buff,因为上单是个石头人,身上有一层护甲,所以在前期刷红buff的时候还帮盲僧扛了两下,但他对阵的是鳄鱼,也不想掉太多的血量,所以大部分伤害还是有盲僧来抗的。

  盲僧是长剑加三血瓶出门,从吃到伤害后就磕掉了一个血瓶,即使是这样打完红buff之后还是只剩下了一半的血量,不过盲僧也因此顺利升到了二级,队友们都非常不理解盲僧的做法,但事已至此又没有任何办法了,下路的辅助说道:“只要有一点劣势老子也去挂机。”

  盲僧根本就没管他,两级带着红buff和一半的血量回到了中路的线上。

  这个时候卡萨丁还在中路继续补刀发育,他估计以为是盲僧掉线了,或者直接以为敌方的队友闹了矛盾或者不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