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波野怪刷下来,瑞雯的补刀将近突破了一百八十,而亚索已经落后了瑞雯三十多刀,这在职业比赛中是很少见的,尤其是夕洋这种线上能力很强的选手,亚索在刷兵上肯定是比不过瑞雯的,虽然亚索在前期清小兵和小野怪很快,但在清四鬼的大怪,三狼的大怪的时候速度比瑞雯要慢一些,而且更伤,所以夕洋干脆选择了游走支援。

  上路的诺手看到中路夕洋miss后,刻意猥琐了起来,害怕gank。

  r酷@匠U网z永●Y久免BL费O看小(@说$\

  在职业比赛中,其实光靠打野一个人的gank是很难成功的,所以往往要配上中路一起的支援,俗称中野联动,这样才能提高gank的成功率。

  不过虽然胖子猥琐了,但亚索却出现在了下路,这时中路的瑞雯还在刷着四鬼,支援肯定是没希望了。

  下路的二人组见到亚索从身后杀出,急忙疯狂的撤退,锤石的保护ADC能力还算可以,虽然他的距离比ADC还差,不能靠扔灯笼救队友,但是锤石的E技能可以打断很多突进英雄,这点万泽是非常有信心的。

  可是,就在万泽把重心都放在夕洋的亚索身上时,牛头却用了一个非常精彩的连招,直接将周宜人和万泽给击飞。

  牛头在释放这套技能的时候距离敌方下路比较远,就算是闪现也Q不起来对面,所以周宜人和万泽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

  但是牛头直接W在了一个小兵身上,使自己强制位移了一段距离,然后摁下了Q加闪现的连招。在Q技能起手的时候直接闪现到了周宜人和万泽的身边,由于这套技能是在太快了,让两人猝不及防,直接被顶起,击飞。

  “妈的!完蛋了!”万泽破口大骂道。

  另一个比赛室里的夕洋也指挥道:“就打辅助,不要贪心!”

  同时亚索接上了牛头的Q技能,大招直接飞向了在空中的两人,女警趁机疯狂输出,他们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没有位移没有治疗的辅助,万泽的锤石直接空中就被打成了残血。

  “我走不了了!”万泽大喊道:“你撤吧,不要给我用治疗!”

  周宜人和万泽在一日一日的训练中也算是有了默契,周宜人落地后直接一个Q技能滚走,连头都不会。

  可怜的锤石落地后就放了一个E技能,然后就直接被秒,闪现和虚弱都没有交,也算是没有浪费技能。

  可是夕洋的亚索还不想就这么算了,问了一下队里的ADC:“女警,有大招吗?”

  女警的使用者耿永辉点了点头:“有,治疗也在。”

  “好,可以上!”夕洋喊道:“牛头抗塔,我们别让VN走了。”

  牛头听到命令后就一马当先的走入了塔下,因为塔下没有任何己方小兵,他直接吸引了防御塔的仇恨,五只手战队的配合也是相当默契,牛头抗塔了之后直接停住了脚步,就这么站在防御塔的最外围,并且开启了大招。

  牛头其实还有一个别名,就是越塔神器,因为牛头酋长在开启大招的几秒钟里能减免自身受到的百分之七十的伤害,这伤害也包括了防御塔攻击,所以有一个牛头在这里抗塔,队友基本上可以说是想怎么越塔就怎么越了。

  不过VN这里已经撤到了比较远的位置,所以能不能击杀还不好说。

  亚索看准了一波兵线的机会,通过E小兵快速的拉近自己和VN的距离,VN一看亚索已经追了上来,而且Q技能马上就要攒到击飞了,于是回头就是一个E技能想击退亚索。

  就在这个时候,夕洋成功的证明了自己的反应速度是多么快。

  只见在VN的E技能出手的瞬间,夕洋直接一个W丢出了风墙,成功挡下了这次击退!

  “这个操作太华丽了!”落落说道:“我们都知道VN的E技能飞行速度很快,亚索的风墙是非常难阻挡的。”

  “哇,夕洋的手速真是好快呀。”小七花痴道:“不会也是单身二十年练出来的吧?”

  落落没有和她开玩笑的心情,依旧关注着比赛:“这下子VN很难逃跑了,牛头抗塔,亚索马上就要追上了,远处还有一个女警在输出,下路这波要送双杀了。”

  不过VN的使用者周宜人同样很果断,在亚索用风墙挡住自己的E技能的一瞬间,VN就交出了闪现技能,再度拉开与亚索之间的距离。

  这时候就要看亚索的判断了,按照目前的距离来看,如果亚索继续深追下去,很可能要到二塔附近才能追上VN,可这样一来就有点太冒险了。

  “夕洋?追不追?小心被反蹲了。”耿永辉问着夕洋。

  夕洋几乎没有思考:“追!”

  牛头依旧忠心耿耿的在抗着塔,亚索和女警继续往前追,就在这个时候下路一塔上有了一个传送的显示,这是上路诺手的支援。

  “诺手来了!”牛头的使用者说道:“这么追下去肯定没好果子,我们快撤吧。”

  “嗯,我同意!”耿永辉道:“333333333。”

  杀意正浓的夕洋也没有了办法,只能选择了后撤,放过了VN。

  上路的传送在几个人撤退后也取消掉了,看来这只是一个缓兵之计,用上路的传送保护下路的VN。

  Ar战队刚才也是无奈之举,因为瑞雯还在上路刷兵,而盲僧已经赶到了上路,下路除了被击杀的锤石就剩下VN了,已经没有任何其他支援,所以诺手只能牺牲掉自己的传送,选择去保护下路。

  “小龙吗?”耿永辉道:“上路也没传送了,这条小龙可以稳稳的拿。”

  他这个提议却被夕洋拒绝了:“不行,我们的血量太残了,别忘了中路还有一个瑞雯。”

  “瑞雯?”牛头不解:“只有一个瑞雯怕什么?我挡着他就行。”

  夕洋的脸色严肃了起来,似乎在说一件非常不容置疑的事情:“这个瑞雯非常会玩,不能按照正常的操作去估算,这波小龙很可能不是换个人头这么简单,他把我们三个都杀了也说不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