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队员们熟悉键盘鼠标和环境的时候,解说落落再次给大家介绍现场情况:“亲爱的各位观众朋友,又见面了,我是落落,这是我的美女搭档,网络人气女神小七。”

    小七对着镜头点了点头,落落继续用飞快的语速说道:“本场比赛是高校联盟预热赛的最后一场,对阵的双方为打败过SSA二队的Ar战队。”

    落落说完后,现场响起了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其中也夹杂了一些呼喊,这些人是那天观看了Ar战队对阵SSA二队才成为的粉丝。

     镜头切换到了五只手战队,落落开始介绍这支队伍,道:“五只手战队,是林业大学的校队,成立于前年夏天,成立后迅速在中国高校内开始崛起,在去年的高校联盟赛中是夺冠的热门,不过非常倒霉的在半决赛就碰上了SSA战队,今年他们也是潜心修炼,立志一雪前耻,让我们为他们送上最热情的掌声,为他们加油!”

    全场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五只手的粉丝们还节奏整齐的高呼他们的名字:“五只手!五只手!”

     这声音甚至传进了两支队员的比赛室内,五只手战队的队长夕洋站起来和观众互动,引发了现场气氛的高潮。

     落落也趁机介绍这个五只手战队的队长,道:“夕洋擅长中单亚索,是国内一线中单,国服排位赛的前十经常出现他的身影,甚至在一段时间内他也登顶过国服第一,线上拥有极强的压制能力,和他对线的中单基本上都没什么好果子吃,就连SSA的中单都评价说‘和他对线压力很大’。”

    解说开始介绍各队伍的队员,因为这是本次高校联盟的第一场比赛,所以在数据上没什么可介绍的,只能介绍队员们擅长使用的英雄和分段,镜头切换到了Ar战队的室内,落落用飞快但条理清晰的语速介绍道:“您首先看到的是Ar战队的上单,王胖子,擅长使用诺克赛斯之手德莱厄斯,分段电一王者,在对阵SSA二队的时候,他的诺手也有非常亮眼的表现。”

     “接下来是Ar战队的打野,人称姥爷,电一大师组,擅长使用盲僧,是今年大赛的新人,不知道是不是一匹黑马。”

     轮到小七介绍,小七用甜美的声音说道:“下面这个小弟弟是Ar战队的ADC,周宜人,这应该是女生比较喜欢的萌男型,擅长使用VN、大嘴、男枪,电一王者组(加入Ar战队后冲的分),也是本次比赛的新人,辅助他的是Ar战队的队长-万泽,擅长使用锤石,电一大师组。”

     又轮到了落落介绍:“最后一个是在对阵SSA二队中表现亮眼的Ar战队中单白林,据传说是曾经的王者战队Ln战队的中单Linn,传说准不准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据我所知不少新兴战队都喜欢给自己冠一个新闻热点,白林擅长的英雄是中单瑞雯,这点和Linn很像,电一……黄金一。”

     全场观众发出了一阵阵的哄笑声,连解说落落和小七也被逗得咯咯直乐,小七笑的胸前的两对巨乳都上下晃动了起来,看的观众们心潮澎湃。

     小七揉了揉眼睛,用甜美的声音说道:“真是太幽默了,我有点喜欢这个人了。”

     落落也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个分段统计是选手自愿填的,只需要附上一张账号截图就可以通过验证,所以这个黄金一可能是白林选手的恶搞,大家不要太在意,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现在国内的选手都在韩国的服务器上训练,国内账号的分数低也很正常。”

    小七咳嗽了一声,用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表情道:“哇,你们快看Ar战队的经纪人!”

     全场立刻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激烈的掌声,因为赛场的直播镜头正好切到了Ar战队的许愿脸上,给了许愿一个大大的特写,许愿那完美无瑕的脸立刻引起了全场的兴奋,解说落落也开心的说道:“这下男性观众有福利了,以往我们看到的经纪人都是又胖又肥的大叔,我开始有点羡慕Ar战队了。”

     许愿不知道就是这一个镜头她几乎上遍了各大网站的头条新闻,也使Ar战队的官方微博一夜暴增一百多万粉丝(因为许愿并无个人微博)。

  ◎酷。!匠}网唯…一*正T%版ek,其C,他F都8是、、盗b1版&=

     白林少说也要参加过一百场大型比赛,但是今天的他还是很兴奋,这种感觉可能是重拾了当年自信的感觉。

     比赛还有两分钟就要开始了,许愿紧急给大家做着赛前动员:“五只手战队虽然很强,但是只要我们按照训练赛中的感觉去打就一定没问题,这场比赛关乎到我们后续能不能继续留在赛场上,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听见了吗?”

     “听见了!”队员们一起高呼道,很有气势。

     “这里白林要特别注意,先ban掉夕洋的亚索,但是他其他的中单英雄也非常有压制力,在赛场上他任何中单都可能被他单杀,他很擅长故意漏出破绽,你一定要猥琐塔下补兵,不能上当。”

    “嗯……”白林若有所思道:“不要ban他的亚索。”

    “啊?”许愿惊讶道:“为什么啊?”

     “你如果ban掉了他最厉害的英雄,那这还叫比赛吗?”

     “你什么意思嘛,比赛本来就不光是斗勇,还包括斗智啊,你这么自信会吃亏的。”

     “我支持白林!”胖子扯着嗓子道:“人家厉害什么你就ban什么,那不是成龟孙子了吗?这样的胜利有什么意义。”

     许愿看了看其他队员,想问他们的意思,却看见其他队员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看来大家都同意白林的做法。

     许愿无奈的挥了挥手,说道:“算了,随便你们吧,总之如果你们这场赢了我会好好犒劳你们的,但如果你们输了。”

     她亮了亮自己粉嫩但威力不小的拳头,几个领教过许愿厉害的队员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一下,周宜人是唯一没挨过许愿打的人,但却好像更害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