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风女直接往地下插了一个眼睛,眼睛在插下的瞬间就有人开启了传送,因为防御塔有反隐的效果,所以眼插在防御塔下是会被看见的,但传送技能是可以保护住眼睛不被拔掉的,所以下路双人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面传送,没有一点办法。

  原本2V2的下路瞬间变成了敌方四个人的战场,周宜人和万泽一开始还觉得自己这边又有治疗又有闪现的,对面应该没这么容易杀,但传送下来的纳尔能量计算的非常好,在落地的一瞬间刚好变红,直接变大跳到了VN和莫甘娜的脸上,一个大招将他们眩晕在墙上,剩下的几个人把火力对准了VN,一轮技能就把VN秒掉,周宜人最后只开了一个治疗,闪现已经没必要扔了。

  剩下的莫甘娜也是死路一条,万泽想通过莫甘娜的大招和Q技能至少在塔下换一个人,但是对面抗塔处理的非常合理,风女A了一下人之后就一直站在防御塔的边缘,莫甘娜根本就没机会控到他,控到其他人也没有意义,因为光靠一个辅助自己的伤害是谁也打不死的。

  “我还下来吗?”中路的小张看下路出事了,还想过来帮帮忙,万泽道:“不用了,在中路发育你的吧,他们应该去打小龙了。”

  “小龙?”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小张就往小龙的方向走了过去,他想着对面应该都是残血,凭着维克托的高伤害高爆发应该可以秒掉几个。

  可是他刚刚走进小龙附近的草丛,直接被迎面而来的酒桶撞飞,然后吃了酒桶的一发Q技能减速,飞机在后面不停的输出维克托。

  维克托一看飞机的血量其实并不高,如果一发E和大招都打中的话可能会换掉,于是往飞机的方向走了一步,想朝飞机放技能,然而自己却被早就蓄力好的一股旋风击飞,在空中就交出了自己的生命。

  “他们这有眼啊?”小张颓废道。

  万泽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心态,道:“就算没有眼也不行,你是从线上兵线来的,亚索肯定在第一时间就向队友汇报你的方向,你可别忘了这是职业比赛,不是路人局。”

  “好吧,我的。”小张道。

  (‘我的’是lol中的常用语‘我的错’的简写,用来告诉队友这次是自己的失误。)

  “该死,已经落后很多了。”万泽道:“不仅掉了两条小龙,上下两个外塔也没了,还送了五六个人头,看来我们这局很困难了。”

  “既然战术敌不过他们,我们不如背水一战,直接抱团,抓住他们的失误就是干!”胖子道。

  虽然胖子这个办法很冲动,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是唯一的机会了,五个人抱团推进中路,这个办法倒是很好的牵制了对面的发育,对面的几个人也只能往中路赶,来防守外塔。

  “很好,只要莫甘娜Q中关键角色我们就上!”胖子指挥道。

  “能行吗?我们现在装备有些落后,主动打会不会死的更快。”周宜人道。

  万泽分析了一下,道:“只能按胖子说的了,你们发现了没有,他们是很稳健的队伍,很会利用一点小小的优势不停的进攻我们,所以我们如果再拖下去肯定是一点机会也没有,只能跟他们强干了!”

  万泽的莫甘娜走位往前了一点,想用Q技能控住对面ADC,万泽的辅助莫甘娜是主升的Q技能,一旦Q中禁锢时间长达一两秒钟,这样的时间足够秒掉一个脆皮ADC了。

  DG最新章◎#节-A上:k酷}C匠)%网\u

  但最致命的问题是,对面中单是亚索!亚索的W可以很轻易的挡掉这些远距离控制技能。

  考虑到这个因素,有好几波莫甘娜其实已经有机会出手了,但因为亚索一直在飞机旁边,所以他一直捏着Q,没有放。

  “别犹豫了,上吧。”胖子道:“在犹豫下去飞机都要把我炸没血了!”

  “好吧。”万泽硬着头皮放了一发Q技能,不知道是不是对面是太大意了还是出了松懈,飞机竟然真的中了Q技能,亚索也没有用风墙去挡。

  “我上了!”胖子的剑姬开启了幽梦之灵,朝着被定住的飞机就是两端Q技能突进,胖子玩剑姬也是有年头了,在两发Q技能的中间释放了一套非常连贯的一秒五刀!

  剑姬的一秒五刀,是指在攻击的时候,先普攻一下,再用E技能快速取消普攻的后摇,在普攻一下,再用贪欲九头蛇取消普攻的后摇,再释放剩下的Q技能,可以在短时间之内打出最大输出,是每一个玩剑姬的高手所必备的技能。

  在一秒五刀后,飞机的禁锢时间也到了,风女想用吹风赶走剑姬,剑姬在吹风来的一瞬间开启了大招,进入到一个不可选取的状态中,躲开了风女的Q技能。

  “哈哈,这波操作怎么样?”胖子还想自豪一下呢,却发现这个大招并没有对飞机造成多少伤害,仔细一看在空中飞来飞去的剑姬身上竟然有个虚弱!原来是风女在剑姬开大的时候瞬间给剑姬套了一个虚弱,这下剑姬大招的伤害全都没有打出来,连飞机的一半血也没有打下去。

  胖子还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队友怎么都没有跟上?他们去干嘛了?

  镜头切到了后方,仔细一看队友竟然被打的七零八落,后排几乎都阵亡了。

  “怎么回事?”胖子问道。

  万泽没好气的说:“你就知道闭着眼往前冲,刚才飞机是故意被我Q到的,因为我们刚要上,后面突然窜出了一只变大的纳尔,一个大招把VN和维克所顶飞了,虽然没有被眩晕在墙上,但是亚索也接了大招,VN和维克托下来的时候就剩半血不到了,我和盲僧想救他俩,但没办法,他们输出太高了。”

  失去了主要输出位的Ar战队全面溃败,被亚索追着屠杀,剑姬在大招结束后也陷入了一个非常不利的位置——敌方的一塔下,赶回去的酒桶把剑姬往回顶了一下,配合防御塔击杀了剑姬。

  一波团战下来,Ar战队只有一个灵活的盲僧撤退了,其他人全都阵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