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呵呵笑道:“呵呵,出汗了不要紧,没尿裤子吧,瞧你那点出息。”

  “不过这可是你们第一次登台,紧张是在所难免的。”许愿安慰众人道:“适度的紧张可能会让你们发挥的更出色,不要怕!”

  “不过学姐。”队伍中的一名陌生男子道:“我真的打不了职业,我勉勉强强才能打到钻3,让我跟这些职业打不是找虐吗?”

  这名男子就是许愿临时找来的中单,因为时间太紧了,所以许愿没有选择的余地。

  胖子道:“小兄弟,你怎么这么涨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给我好好打,听见了没有?胖哥我CARRY你们。”

  许愿也安慰道:“小张,没事,好好打吧,输了也不怪你。”

  “要是白林哥在就好了。”周宜人道。

  “别提他!”胖子怒道。

  解说介绍道:“双方队员正是登场了,都是年轻气盛的小帅哥,好,下面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进入第一回合ban选人阶段!”

  从镜头里看SSA的队员们显得很轻松,不仅神态自若,还有说有笑的,而Ar的队员们就紧张的多了,表情非常严肃。这是很合理的,因为SSA确实是国内的豪门强队,任何队伍碰见他们都轻松不起来。

  SSA首先ban掉了锤石,万泽略作思考,ban掉了胖子不会玩,但对面有可能选的瑞兹,SSA第二ban是诺手,可能是打听到了胖子诺手玩的非常好,万泽也不客气,再接下来的两ban里ban掉了对面比较擅长的发条和赵信,SSA最后一ban是卡萨丁,很显然他们并不知道白林已经不在队伍里了。

  第一局的选人非常快,SSA拿出了一个在职业比赛中很流行的阵容:上单纳尔、中单亚索、打野酒桶、下路是飞机和风女,这套阵容打起团战来非常厉害,一旦纳尔变大后先手大招,亚索立刻可以接大,造成成吨的伤害。唯一的缺点是没有AP输出,后期会很乏力。但在SSA的眼里,他们不认为Ar战队会有后期的机会,基本上二三十分钟就可以解决战斗。

  Ar战队的阵容有点让人大跌眼镜:上单剑姬、中单维克托、打野盲僧、下路是莫甘娜辅助VN。

  这套阵容一选出来,连大漠都直摇头,但在师大的主场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就耐心的观看比赛,同时随便回答几个解说的问题暖暖场。

  “我说胖子,你怎么选了剑姬?”万泽怒道:“这样我们没前排,也没有先手的团控!”

  “哈哈,不需要那个,实话告诉你,老子的剑姬可以三分钟打败纳尔,我试过很多次了,保证没问题。”

  “我……”

  许愿指挥道:“不要吵,好好打。”

  在同学们的欢呼声中比赛开始了,双方一级的时候互相野区查了查眼就回来了,没有选择打一级团,胖子的剑姬出了一个多兰剑兴高采烈的来到了上路,准备要纳尔好看,谁知道对面的英雄一出来,他就傻眼了。

  “我靠!什么情况!”

  只见对面的上路竟然是飞机和风女,而纳尔则出现在了下路。

  “我说什么来着!你以为对面还是你以前打的路人吗?”万泽道:“他们根本不给你对拼的机会,纳尔是远程英雄,在下路可以很好的补塔下兵抗压,你一个纯近战要怎么办?”

  风女和飞机非常有经验,在一级的时候就控线,只要胖子的剑姬敢上前,他们两个立刻上来点胖子,胖子一级学了W,完全没有补兵的能力,一两波线过去了,胖子竟然直补到了两个兵,对面的ADC已经补了十几刀了。

  反观下路的纳尔,虽然也是对付两个敌人,但纳尔可以不停的用Q技能收走残血小兵,虽然下路双人组也拼命的压制他,但两波线下来,纳尔还是发育了十来个兵。

  而且这里还有个隐患,因为纳尔是远程,兵进塔之后他可以补掉这些小兵,而胖子的剑姬是近战,兵进塔之后,只要他看上来补,对面的ADC就用普攻+Q技能耗他的血,如果胖子不来补,两个人就狠狠的推塔,上路一塔很快被磨掉了一半血。

  “己方被击杀!”Ar战队还在专心补兵呢,发现中路竟然送出了一血。

  “怎么回事?”胖子问道。

  中路的小张灰头土脸的说:“我靠,对面打野从后面来,两个四级的直接把我强杀了!”

  “这很正常,维克托前提很脆弱,一个亚索一个酒桶前期通过合理的抗塔,几下技能把你打死!”许愿道。

  “这……”

  万泽道:“不怪他,谁让他没参加我们的训练呢!”

  塔下的观众已经发出了掌声和惊呼,但因为被击杀的是Ar战队,所以同学们显得非常不开心。

  节奏已经完全控制在了SSA的手中,仅仅到了十分钟,第一条小龙就被对面偷掉了,而Ar战队这边根本就连知道都不知道。

  “己方防御塔被摧毁。”

  因为剑姬没有守塔能力,所以上路塔很快就告破,而剑姬这时候才补了不到十刀,装备明显的落后。

  “靠,这个Ar战队完全不行啊!”台下的人已经出现了躁动。

  “照这么个打法,连二十分钟也撑不下去!”

  “这个上单太傻b了,竟然还用剑姬,你以为你在打路人吗?”

  在这种压力下中单再次出现崩溃,竟然被亚索的旋风不小心击中,亚索直接抓住机会开大上来,大招结束后追着普攻了几下就收掉了维克托。

  ¤酷r匠z网B。正g版"首f发

  “我真的玩不下去了。”小张道:“我跟对面完全不是一个水平。”

  “坚持住。”许愿除了安慰还能说什么呢?

  SSA的飞机和风女又换回了下路,纳尔回到线上的时候等级已经很高,而且出了锁子甲和大腰带,只有两个白剑的剑姬根本打不动这样的纳尔。

  对面下路把线推进了塔里,周宜人还想补掉这波塔刀,但对面的下路双人组竟然直接越过了兵线!

  “他们找死吗?不对……快跑!”

  周宜人和万泽两个人反应过来想要逃跑,但是对面不会给他俩机会了,SSA的酒桶从后面出现断了下路双人组的后路,万泽果断分析:“塔下跟他们打,争取换人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