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男似乎不太在意这个,说道:“我的维克托很强势,就要压这个卡牌。”

  对面的打野果然像白林预期的那样,再一次从草丛后方出现,配合卡牌老一套收走了维克托。

  “奶奶的!”眼镜男终于忍不住了,打字道:“打野,你干毛呢!快来抓!”

  眼镜男不想在宿舍的人面前丢脸,解释道:“我的维克托伤害很高,只要对面打野不来,我还是能秒掉对面卡牌,哈哈哈,你们不知道吧,卡牌的大招是支援技能,而维克所的大招是高伤害的技能,这样一比较他就少了一个大招,所以拼不过我的。”

  眼镜男似乎学聪明了,看见己方的打野出现在中路草丛,才上去和卡牌对拼,维克托技能放的还不错,全部打在卡牌身上,将卡牌打了一大半血,眼镜男得意的给打野发了个信号,让他赶紧上。

  谁知道被打虚的卡牌非但没有跑,反而抽出一张黄牌,将维克托眩晕,紧接着非常注意细节的普攻了一下,丢出Q技能,用Q技能取消普攻的后摇,Q技能出手后又平A了一下维克托,卡牌因为平A数量攒够了,E技能的被动被触发,所以这次普攻伤害非常高。

  这一套技能下来,维克托竟然瞬间就被秒掉了。

  “怎么可能!”眼镜男大惊失色:“这不科学啊,卡牌怎么会有这么高的伤害?”

  “你看看你们两的装备和等级。”白林提醒道:“卡牌已经十一级了,而你因为线上被抓死,只有九级,而且卡牌补了一百多刀,做出了巫妖之祸和法穿鞋、一个大棒,而你补了五十多刀,只有维克托自带的海克斯核心和一个爆裂魔杖而已。”

  “怪不得!”眼镜男想了想,解释道:“都怪这个打野,害的我老被抓死,看来老子是进不了校队了。”

  这个时候眼镜男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后嗯啊了几声,然后脸色难看的说:“老二、老三,班主任找我们去开会,怎么办?”

  原来宿舍里的那两个人已经被他收做了小弟,被叫做老二的人道:“那就赶紧去吧,听说这个班主任凶得很,放他的鸽子恐怕后果很惨啊!”

  “可是这游戏怎么办?”

  最g新B*章节¤e上0}酷匠;网-

  “先别管了,反正你被打成这样肯定也进不了校队。”

  “我怕挂机被封号啊。”眼镜男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心的说道:“对了,兄弟,刚才听你说的一套一套的,说明你也会玩,你帮我打这一局吧,输赢无所谓,别封号就行了。”

  白林啊了一声,说道:“不行,我……”

  他不知道怎么和眼镜男解释,恰巧这个时候白林的电话响了,白林有了借口:“我要接电话,没法帮你玩。”

  可是眼镜男和老二老三已经急匆匆的跑出了宿舍,只剩下了反应迟钝的白林。

  白林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站在塔下的维克托,还是决定帮眼镜男打这一局,毕竟进校队肯定是大家的理想,即使眼镜男进不去了,队伍里不还有四个人吗?

  可是白林的电话响个不停,白林只能单手操作游戏,一只手去接电话。

  “喂!”电话那头的声音非常尖锐,刺的白林急忙把音量调低。

  “许辰?”白林一下就听出了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你聊一聊。”许辰似乎听见了白林这边的游戏声:“我没听错吧,白林哥,你在打lol?”

  “啊……没有啊。”白林脸红了起来,解释说:“是宿舍的其他人在玩。”

  “哦,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出山呢!”

  “我以后都不会玩了。”白林的声音很黯淡。

  “呵呵,我可不信,你能忍得住吗?”

  “别说这个了,话说你小子最近在干什么呢?”

  “什么?你没看电视吗?”许辰的声音非常惊讶。

  白林的语气仍旧很黯淡,道:“没有。”

  “真是的……我最近都成电视头条了。”许辰说道:“在ln战队解散后,我被外国语大学的校队挖走了,前几天我刚带着那帮菜鸟得了一个高校联盟的冠军,电视都在报道我呢。”

  说起职业比赛,白林想起了往事:“现在都能上电视了?不像咱们那会,连直播的网站都不稳定。”

  “是啊,我觉得你退出的真是太早了,现在职业比赛已经成为了一种主流,连校队都很正规,听说你在师范大学?那个学校校队好像不太有名,你赶紧转学来我这里,我保证让教练直接换掉现在的中单。”

  “我……”白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呵呵,在Ln的时候,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了解你没那么容易忘掉那个女人,但我也看最近在网上很火的那个视频了,锐雯1打5赢得胜利,别跟我说那个不是你玩的,你的走位、技能释放,我都再熟悉不过了。”许辰说道:“所以我只有一句话要跟你说,我会等着你的!”

  说完许辰已经挂掉了电话,白林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他很感谢许辰的支持,但他并不想再搞什么比赛了。

  白林回过神来才注意到,原来自己还在玩着眼镜男的账号,这时比赛已经来到了二十多分钟,从白林上手后维克托一直猥琐在塔下补刀,而且从不没事和卡牌对拼,卡牌只要一游走支援,维克托就狂给队友打信号,然后自己趁着这个机会去刷三狼四鬼,装备反而又反超了过来。

  在一次小规模团战中,维克托凭借着高爆发高伤害竟然一瞬间秒掉了对面的卡牌,让对面不得不撤退。

  在这整个过程中,白林都是单手在玩。

  对面卡牌敲出了字:“维克托,换人了?”

  白林不知道怎么回答,没有理他。

  卡牌继续说:“别担心,这只是个选拔,没有犯不犯规这一说,继续打吧,我看你的表现。”

  队伍的另外四个人也不是对面的对手,但没有出现大规模崩盘的情况,维克托在白林稳健的补刀下,装备已经和卡牌差不多了,但打起团战来维克托的伤害可是足够爆炸的,于是白林给队友发信号,让他们抱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