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了寝室,我都不知道为啥那么晚熊怡琪还去教导处办公室,但是也没多想,在寝室里简单的洗了一个澡,和他们几个坐在床上聊了会儿天,然后就昏昏的睡去了。

  第二天来到教室,早自习就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可能是太累了吧,等到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光头进来的时候急匆匆的,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他拍了拍讲台,原本吵闹的教室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都安静一下,下面宣布一件事,我们班的熊怡琪同学已经转学了,我们要重新选择班长,目前就由学习委员代理一下吧。”光头说道,我一听,下意识的扫到熊怡琪的位置上,她的座位空空如也,课本什么的全部都不见了,空荡荡的座位,我心里有点凄凉的感觉不知道是为什么。

  熊怡琪走了,去了别的学校,我也不知道是哪所,光头也没和我们说明白,只是说她转学了,我身为男同学也不好去过问,想起了那几个月的同桌关系,有欢笑有气愤,到她在别人的怀抱里,看她欢笑看她哭泣。

  叹了口气,然后就听到光头说下午就是放大假了,回家休息五天,教室里的人都放开了怀大笑起来,说实话,我也有点想家了,离开他们蛮久了,我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家里都不是很富裕,只能算是中等水平吧。

  等到上午的几节课都上完,打起了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学校里的学生就疯狂的奔了出去,在学校的日子里就像是被关在牢笼里,现在得到了解脱当然很激动了,我拿着背包和宁书辰、胖子他们几个道别后,就出了校门。

  我先是打了一辆车去车站,我的家在“西口镇”,所以回家就得去车站坐班车,我走的时候宁书辰还给了我一千多块,他和我说什么这些钱都花不掉,叫我帮他挥霍一下,我也没说什么,接了下来,到了车站上了去“西口镇”的班车。

  说实话以我的体质还是有晕车的现象,一路上颠簸无比,我都差点没忍住要呕了出来,还好我机智,把头伸出去呕,诶,这体质真的不行,要找个机会去锻炼一下,否则以后怎么办,最起码也要来几块腹肌。

  等下了车,我就到了我家,等我进屋的时候,我妈就在家里做饭,她也不知道我回来了,因为她还不知道我有手机呢,我也就没给她打电话。

  “妈,我回来了。”我在门口说一句,为了家庭,我爸我妈都日夜操劳,什么辛苦活都干过过,看着他们头发上的黑发渐渐变白,我叹了一口气,以后要好好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小天,你回来了啊,今天放假了吗?”我妈问道,见我回来了也很是高兴,脸色洋溢着笑脸。

  “恩恩,爸呢。”我问了一句,我看了周围都没发现他的身影。

  “你爹他去东街的工地搬砖了,这会儿不会回来了,你先做着吧,娘给你弄几个好菜,在学校读书累不累?”我妈很啰嗦的问道,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我也就笑着和她说着。

  “你读书也别太有压力了,尽力就行,不要太拼命了,学习虽然重要但是也没有你的身体重要啊。”我妈又来了一句,我都是笑着和她说的,在学校都是挑好的说,坏的就憋在肚子里,剩的他们担心。

  等了一会儿后,我爸也回来了,他穿着一件工服,带着一顶钢盔帽,手上带着一双手套走进了家门,他看见我回来了,也明显的楞了一下,然后就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走了过来做在我的身边,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地下。

  “学校学习怎么样?习不习惯?”我爸问我,我又是一一的回答了他的问题,等过了一会儿我妈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做了好多的菜放在餐桌上,然后就是各种夹菜给我,我只是笑,这种感觉很好,有家的温暖。

  等我们吃完了饭,我们一家人就做在沙发上聊家常,听了一会后,我决定出去玩一会儿,父母也打算陪我去的,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天都在忙碌,现在要多休息,所以就叫他们不要出去好了。

  和他们道了个别,我就一个人去了“西口镇”的东街,这里是一处闹市,晚上的时候有很多人在这里玩,大多数都是大妈出来跳广场舞,扭动她们的腰躯,我就走在大马路上,一个人出来兜兜风,点了一根烟在嘴里,我听到后面有跟过来的脚步声,就转身往后面一看,四五个社会青年跟在我的后面,都染了发,五颜六色的,其中那个带头的居然是个“杀马特”,头发留的跟扫把一样,他们看着我不怀好意的样子,把我围了起来,由于是夜道,来往的人虽然看到了,也没有人出来阻拦。

  “你们想干什么?”我壮了壮胆,鼓起勇气说道。

  “嘿嘿,哥几个没钱花了,给点钱让我们几个去耍耍,顺便把我的发型好好的梳理一下!”那个带头的杀马特说道,我一听,原来是抢劫,要是身上带了几十块就给他们算了,但是我身上有一千多块啊,这可是不是一个小数目,为了怕家里人看到这比钱,我都没敢放在书包里,随身携带着,没想到现在碰到了打劫,现在就很麻烦了,是给还是不给呢,这可是一千多块啊。

  “想通了吗,小兄弟,最好老实一点哦,免的遭一顿打哦。”杀马特说道,我真是想给他几巴掌,居然敢打劫我,但是现在他们人多,我可不能乱来。

  Y/酷匠Oz网永久7p免费看“小)说:;

  “我身上没带钱,放了我吧,下次碰到你们要是带钱了,就给你们点。”我这样说道,说什么这一千多块也不能给他们,这一千多可以说是我们几个的“血汗钱”吧,是和古云涛打了一架才得来的,怎么能乱给呢。

  “这么说,你是不想给咯?那我们就只能自己动手了。”杀马特笑着说道,他摆了摆手,那四五给人就开始动了起来,围着我,我心里一凉,这下要一打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封离殇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有能力的朋友买一下挖掘机,也算是对楼主的一点支持吧,建议弄自动投,一个月才几块钱,没能力的也不打紧,记得投每天都有的免费就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