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个在操场逛了一会儿,就回到了寝室,门已经被老王给修好了,我们几个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开始聊天,我本来就有好多话想问宁书辰,有机会了,直接打开话匣子。

  “谁出面帮我们了?”我问宁书辰,这也是啊钦和乌龟也想知道的,宁书辰看起来老悠闲了,点着一根红塔山,放在嘴上叼着,两只手就在数钱,我们几个看的老无语了。

  “莫燃呗。”宁书辰边点钱,边抽着烟,时不时的笑一两句。

  “什么?莫燃不是救走了古云涛吗?他为什么帮我们,怎么可能,你不是在逗我们吧。”我说道,太奇怪了,救走了古云涛,又反过来帮我们。

  “帮我们个屁,他还要古云涛给他钱呢,古云涛就是他扶起来的,古云涛在初中收保护费,然后每个月供奉一点给莫燃。”宁书辰说道,把钱整了整,放在箱子底下,真没想到,宁书辰说古云涛会给我们钱就真给我们钱了。

  “古云涛为啥还钱给我们呢?七千多块啊,我长这么大,真没见过这么多!”啊钦插了句,这也是我想问的,既然莫燃不是帮我们的,怎么让古云涛送这么多钱过来。

  “我怎么知道,程哥打电话告诉我的,况且他和莫燃认识,而且是死对头!可能程哥干了些什么事吧,莫燃就只好退步了。”宁书辰又点了一根烟,他都是抽到还有一小截,就熄灭扔到床底下都这么有钱了,抽红塔山还这么“省着”。

  “你们不用猜啦,程哥先帮我们顶了一下,我们要赶紧崛起,发展我们自己的势力!我们还要对付好多人,琴帆初中部还有好多混子,初三就有十二个班,初二初一的更别说了,虽然初二初一的年纪比较小,但是人多,我们要抓紧时间!”宁书辰难得正经了一下,严肃的说道,我们也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绝逼要发展自己的势力,要宰了古云涛和秦淮那条狗,以及现在还在医院里养病的黄子铭,诶,一股压力袭来,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寝室里他们三个都抽烟,弄的寝室都是烟味,我就蒙着薄被睡,天气也不是很热,宁书辰还怂恿我抽几根,嘴上说:“来根,来根,保证爽。”我笑骂的说了几句,差不多到了十二点左右,我们几个就入睡了,只有高中部那边的灯光还亮着,照应着皎洁的月光……

  第二天我们来到教室上早自习,我还迷迷糊糊的,可能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波霸到是来了,脸上洋溢着微笑,笑的很甜,我看着她,她越是笑的灿烂,我就越心痛,因为那笑容不是为我而绽放的,是为那个陈启康吗?呵呵。

  早自习一下,我没去吃早饭,趴在桌子上,眯着眼打量着熊怡琪,这时外面穿来了一句声音。

  “嫂子,大哥刚刚给你带的,他知道你喜欢吃糯米卷、茶叶蛋、金钻(一种很甜的面包,的确很好吃),还有伊利牛奶,都叫我给你带着呢。”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我把头转过去,一个和我差不多高的男生,应该是高一的,他提着一袋东西,熊怡琪已经出去了,那男的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着,我真是心痛的不得了,熊怡琪只是脸红了一下,没反对叫她嫂子,她难道默认了吗?

  熊怡琪和那个男生说了几句,就提着早餐来到了座位上,她脸上满是笑容,一笑倾城!我默默的注视着她,她先是打开了金钻,放在小嘴里咬了一口,她突然转向我这边,与我的目光对接,我们都挺尴尬的。

  “你要不要一起吃,好多,吃不完就浪费了。”熊怡琪问我,我可没脸吃,摇着头拒绝了,她也没说什么,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吃的还算很淑女!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波霸转头的那一瞬间,一股耀光闪了我一下,一条晶莹剔透的“水晶项链”,挂在熊怡琪雪白的脖子上,在阳光的照射下,亮瞎了我的狗眼……

  那条项链好像刺透了我的心,闪闪发光,雪白的肌肤上那串水晶项链,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心痛,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波霸似乎注意到我在看她,她也转过身,问我怎么了。

  转头,那条项链呈现在我的眼前,中间一粒红豆大小的水晶挂着,波霸似乎以为看见我盯着她的“胸部”看着。

  “你干什么,死流氓!眼睛往哪看呢!”熊怡琪怒道,双手遮住胸前,见我死性不改的依旧盯着,她抬手就是一巴掌,甩的我脸生疼生疼的。

  “你够了!”熊怡琪说道,这一巴掌把我给拍醒了,我摇了摇头,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我看你那项链,很漂亮,谁送的?”我问道,心里还抱有一点希望,千万不要是那个什么陈启康送的啊!

  熊怡琪肯定不会放松警惕,一直手捂着胸部,另一只手抓着水晶项链,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

  p酷C…匠》网S首发(

  “这个啊,嘻嘻,是我男朋友送给我的。”熊怡琪幸福的笑了一下,笑的很璀璨,如春风拂过,冰河解冻。

  “谁是你的男朋友啊?”我不死心的问道。

  “说了你也不知道!昨天那个啊。”熊怡琪居然害羞的告诉了我,这一刻,我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回荡在天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封离殇说:

这章,我真实的经历写起来,心好痛,联系一边听“一个人”这首歌,一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