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手摸了摸宁书辰的头,嘴上还说道:“你没发烧啊,怎么最近老是说傻话。”宁书辰撇了撇嘴,把头扭到一边。

  “滚,滚,怕啥,你们看着吧,我们准没事,古云涛估计还得给我们大洋,犒劳我们!”宁书辰笑着说道,把我的手打开,我们几个都不相信他,因为我们和古云涛的实力相差悬殊,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如果有王江川的话还马马虎虎能拼上一拼的现在王江川都被送回家反省了,我们就更不可能干赢古云涛了。所以我们的反应都是怀疑宁书辰傻了。

  我们几个就在外面的走廊上,吹吹凉风,又看看那些穿着裙子的女生,真的大饱眼福!太爽了,偶尔几个比较正点的,更是引起我们一阵狼嚎,很快就上课了,这节课老师也没有来,苏晓月也走了,波霸也没回班上,波霸不会是和那个陈启康开房去了吧,想到这,我心就疼了一下,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能陪在她的身边,很幸福吧,我只是一个天天受欺负的人,和她们的路不一样。

  多愁善感是我的性格之一,很快就下课了,依照秦淮的话,我们就要去操场找古云涛谈判了,我们几个一下课就来到宁书辰的旁边,问他去,还是不去,宁书辰一边在身上摸烟,一边说肯定去!

  我们几个没办法,虽然不是很想去,但是总不可能让宁书辰一个去吧,就算挨打也要一起挨打啊,还能分担一些痛苦。心里这么想,真是有一种悲哀的感觉,刚出医务室,这又要去找打……

  来到操场,天空漆黑一片,繁星点点,琴帆的夜晚,操场就是学生情侣漫步、聊天、增进感情的好地方了,我和宁书辰、胖子、啊钦、乌龟看着偌大的操场,中心那里有几点星光,那是香烟点燃发出的星火。敢在操场上明目张胆点烟的人,初中部只有古云涛他们一伙了(初中部和高中部下课是不一样的),我们几个走了过去,说实话,去的时候真有点紧张,怕又要干起来,还好我们走过去的时候,那人的确是古云涛,不过他没带多少人,只有三个左右,其中一个就是爆炸头秦淮,都点着烟,吞云吐雾的抽着,见我们几个来了,就把烟给熄灭了。

  “呵呵,真敢来啊,挺有骨气的。”古云涛还没说话,爆炸头秦淮就先开始bb了,真欠揍,往往是这种人,就是要秀存在感!

  “这条狗真是的,主人还没开口,就汪汪的叫。”宁书辰笑着和我们几个说道,我们也都乐了,秦淮的脸色也变的很难看,因为宁书辰三番五次的说他是古云涛的走狗,他肯定不爽了。

  “你们来了吧,说正紧事吧。”古云涛突然开口了,我也知道等会准会有什么谈判之类的,毕竟古云涛只带了三个人,肯定不会和我们打起来,毕竟如果我们再闹起来,学校要是知道了,估计就会开除一些学生了。

  “行,就知道你有事,说吧,捡好着的讲。”宁书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好像对古云涛要讲什么根本无所谓。

  “秦淮,把钱给他们。”古云涛说了一句,秦淮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还是送了五千块过来,厚厚的一大叠毛爷爷,我还在惊愕呢,秦淮走过来,把那五千多块递到我手上,我都不知道古云涛要干什么,宁书辰却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这是五千块,算我们赔你们的医疗费和那次误收你们的保护费。”古云涛开口说道,我看出他根本就不想给,给我们的时候,都愁眉苦脸的。

  Li最M/新B章U节上k;酷;{匠r网V)

  “少了吧。”宁书辰突然开口说道,我当场就无语了,宁书辰居然说少了,我和乌龟他们已经很开心了,古云涛能给这么多,我们都挺满意的,不管他是不是真心给的,或者是被人所迫。

  “你别得寸进尺,要不是莫燃哥说话了,我们一分钱都不会给你,还要把你们几个全部打进医院!”秦淮说道,我丫的就纳闷了,怎么龙套这么喜欢秀存在感。

  “关你什么事啊,你有资格和我说话吗?”宁书辰说起话来,处处戳中秦淮的心坎。

  古云涛没说什么,转头又叫秦淮送了两千过来,我也不客气,接着就接着,反正对我们没坏处。

  “我们以后别干架了,不是我怕你们,是有人替你们求情,别把自己当个什么人物了,否则准会出事!”古云涛吸了一口烟,抬起头,缓缓的说道。

  “我们以后不会收你们几个的保护费,其他的人我们是一定会收的,你们最好别管,否则就是你们想惹事了!”古云涛又说了一句。

  “也好,你能做到就行,我们准不会去惹啥的。”宁书辰说道,当时我有点急,因为我还想着要将古云涛、秦淮他们几个全部报复一番,如果这件事就这么和解了,我怎么报仇,我刚想说不行,宁书辰却在我的一边搂住我的肩膀,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我就冷静下来,这时如果我再乱说什么,我们可能真会被古云涛打进医院,毕竟我们根本没什么实力,蓝易也住院了,王江川也回家反省了。

  古云涛又说了一些双方都要遵守的事,然后就带着人离开了,我们几个却在操场上散了一下步,宁书辰和乌龟、啊钦,都点了根烟,漫步在操场,听着那些情侣打情骂俏,我都不知道现在熊怡琪和那个陈启康是不是在某个宾馆开房,躺在别人的怀抱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封离殇说:

昨天喝多了,又在包厢唱歌,声音都哑了,没去网吧通宵,回来码字,码到一半,齐少程凌晨一点多,居然回来了,又和他扯了一下,我就一躺床上睡着了,今天正常更新,先把昨天欠忏悔录的还了,谢谢各位的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