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跑到王江川的教室的时候,正好看见他们在上课,因为我们是初三月考,而高中部没有考试,而是照常上课,讲台上的老师在那里拿着书讲课,王江川和几个人在角落里打牌,我走进他们的教室,说了一句:“我找王江川,能让他出来一下吗?”他们班的同学全部盯着我,王江川也看到我了,他扔下牌,就走了出来。

  “怎么了,现在找我,是不是有急事。”王江川一看我的神情就知道有大事发生了,而且居然在上课的时候来找他。

  我点了点头,“我们前几天和古云涛干了一架,这个礼拜我们月考,他就来找我们算账了,现在宁书辰和胖子他们全部被古云涛的人抓住了。”我的语气有些哽咽。

  王江川一听,什么话也没说,走进教室,朝他的几个兄弟说了一句:“走,拿家伙,准备干架。”,他的兄弟全部哗啦啦的站了起来,看都没看讲台上的老师,全部从抽屉里拿出甩棍,有的是木棒,一起走了出来,大概有三十多个人,他们的老师已经脸都气红了,虽然高一十五班是高一年级最差的一个班,但是直接当着他的面从门口走了出去,真是打脸了,我也是惊到了,可是一想,古云涛是三号的“寝霸”,手下最起码有八十多个人,王江川这三十多人去了也干不赢啊,而且昨天蓝易带了家伙才打赢了古云涛,这次他们动手,肯定是把家伙都准备齐全了的。

  王江川明显也认识古云涛,当然宁书辰也是认识的,毕竟宁书辰是老哥的人,王江川边走过几个班,边叫人,但凡是叫了的,全部直接逃课,从教室里跑出来,留下他们的老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们离去,陆陆续续经过几个班,我们已经有五十多个人了,期间我还看到了上次见过的齐怀远和大猫,他们也看着我们,走出教室问我们怎么了,我可没功夫理他,直接和王江川很快的走出高中部的教学楼,直接奔向初中部,那些高一的教室都少了一些人,全被王江川叫过来干架了,可是还是只有六十多个人,也不管了,跑到胖子、啊钦、乌龟和宁书辰的考场,人全部都不见了,我走到我们班去,只见我们班的黑板上,写了几个字,“人在三号,有种来,我等你们。”

  下面还写了古云涛的名字,歪歪扭扭的字看的我恶心,王江川和我二话没说,带着人就去了三号寝室,走到三号寝室楼的门口,老王正准备关门,王江川冲上去就是一脚,把铁栅栏样的门给顶来了,老王也被踹在地上,王江川一脚踩在老王的肚子上。

  “古云涛给了你多少钱,你帮他把门?说,他们上几楼了。”王江川直接问老王,真是厉害,一下就知道老王被古云涛收买了,毕竟古云涛是“寝霸”,和宿管员肯定会狼狈为奸的了,王江川继续发力,踩的老王脸都憋红了。

  “五楼的天台,我没准备关门,你们别去送死了,那个同学带了近一百多个人进了宿舍,说要我给五楼天台的钥匙。还给了我一条好烟和五百块钱,让我保密。”老王脸色苍白的说道。我一听,心里一凉。

  酷匠网x1永X久免L'费看af小tS说b

  “你们别去了,他们那么多人,抓着几个人上了天台,还都拿着棍子,你们虽然人也多,我估计也打不赢他们的。”老王见王江川把脚拿开了,松了一口气说道。

  “哦,他们还抓着一个蓝头发的孩子,脸上全是血,还有一个胖子,头上还绑着绷带,估计抓了七八个的样子,人太多了我没太看清。”老王说道。

  听到这里,我和王江川直接奔了上去,要是他们出了什么事,古云涛我和你没完!

  五楼的台阶,我们这六十多号人直接是一分多钟就到了,刚想推来天台的门,被东西堵住了,顶不开,我还听到好多人的欢呼声,大叫着说:“打的好!打死这个死胖子。”王江川一听也急了,因为里面最起码有好多人的声音。

  王江川借过来一根铁棍,抓着狠狠的把门锁的那个地方给顶开了,然后我们几个一起上去把门给踹开了,顿时一片凄凉的场景,呈现在我的眼前……

  胖子满脸的血躺在天台的中心,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破了,一个人打着他的嘴巴子,宁书辰更惨,头上破了一个口子,和一伙人恶斗,二十个人打他一个,其他的人就在旁边看戏,时不时的欢呼,宁书辰的上衣已经没了,露出六块腹肌,但是全部都是一些血痕,二十多个人都是和他围着打的,宁书辰只能挡着,一边的古云涛叼着根“软中华”,吞云吐雾的享受着,一边看着宁书辰被打,脸上满是开心,蓝易和他的几个兄弟,还有啊钦和乌龟被打的全身都是伤,衣服上还有血迹,被拽着头发往墙上撞,墙壁上已经有血迹了。

  心中的怒火,燎原而生,一根铁棍被我抓在手里,王江川也已经冲了上去,后面的六十多个人,也拿着甩棍、木棒动起来了,古云涛也看见我们了,也不惊讶,依旧在那里抽着软中华,脸上笑的很甜,他的九十多个人也停下来了,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见我们冲了过来,也拿着甩棍奔着我们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一点恐惧都没有,我浑身的血在沸腾,一股怒气要经过血的浇灌,才能熄灭……

  一场血战,一触即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封离殇说:

记得追书、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