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很奇怪,没有什么事发生,一切都很正常,我们几个都老老实实的,没有什么人来找我们麻烦,但是我却知道,我们惹了这么多人,黄天辰、李峰龙、古云涛,都是有大来头的,如果他们就这样放过我们,难道是突然良心发现了吗?蓝易那边帮了我们这么多次,居然也没人找他麻烦,无常必有妖,我相信这只是暴风雨前的一丝宁静,很快就要被打破。

  一个星期过去了,月考测试就是今天,光头苦口婆心的和我们交代一些事情,什么不要作弊、直接开除的警告之类的话,然后我们就把考试的笔和文具准备好,就各自去了考场,我们几个基本都分开了,我去了一考场,宁书辰去了十三考场,因为他是后来的插班生,所以学籍号排的很后,胖子是第十一考场,乌龟是第九考场,啊钦是第十二考场,我们在教室里道了个别,就分散了。

  进了考场,考试的监考老师把卷子发了,我们就开始写了起来,第一考场的都是好学生,没有人作弊,考到只剩十几分钟的时候,外面突然来了好多人,全部都是学生围着外面的走廊,像是在等什么人,我认识其中几个,是和秦淮一起打过我们的人,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伙人是来等我的!古云涛计划的很好,等我们月考的时候,我们几个人都分散了,然后他再逐个击破,他应该召集了很多人提前交卷,然后来考场等我们!

  那么蓝易可能也被算计进去了,想到这里,我冷汗直流,我们几个可能完蛋了,古云涛是三号寝室的“寝霸”,能叫到的人最起码也有八十多个!我看了看表,还有七分钟,我卷子已经写完了,不过我不知道能不能安全的走出考场。冷汗就一直的流下来,我的汗水打湿了衣襟,这就是那种死亡倒计时的感觉。

  我考试的位置是最靠墙的这排,我看了看窗户,二楼,只能从这跳下去了,可是宁书辰、胖子他们怎么办,他们因为考场排的很后,都已经在教学楼的四、五楼考试去了,他们肯定也被古云涛的人围住了,他们总不可能跟着我一起跳吧。二楼跳下去我估计自己就要断条腿了,更别说胖子、宁书辰他们在我上面的楼层!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外面的人已经把前门和后门都给守住了,就在等我出去!

  “好了,现在可以收卷子了,同学们把手上的笔停下,交了卷子的同学可以离开考场了!”讲台上的监考老师说道,就已经开始收卷子了,学生们也开始离开教室了。

  我就在座位上不敢出去,监考老师走了把卷子都收齐了,也准备走人了,然后一伙人走了进来。

  “我们找叶昊天,你们几个赶快收拾离开,否则就不要怪失手伤了你们!”带头的那个人说道,虽然我不认识他,但我也知道他不是什么好货,考场里剩下的几个人一听,全部都跑了,只剩我一个了,我咬了咬牙,比起十几个人把我打残,还不如我自己跳下去,运气好还能摆脱他们,心里想着,古云涛那边的人已经向我走来,我把窗户一打开,踩着凳子,从窗户上跳了下去,后面的人想抓住我,有一个还碰到了的衣服,还好我跑的快!

  &酷匠网永久%免+E费2看小8说◎I

  “碰”只有一种感觉,好痛!脚被撞了一下似的,还好这后面是一片“绿化带”,不是水泥,否则真要摔死在这了!不过我也沾了一手的泥巴,裤子和衣服上都是,二楼古云涛那边的人就在那里骂,说什么小兔崽子算你跑的快,有的还吐口水下来,更过分的是一个王八蛋,把一根凳子扔了下来,还好我跑的快,不然真得被砸死,真是狠,我要是不报这个仇,我就不在琴帆读了!

  不知道宁书辰、乌龟他们几个怎么样了,有没有跑出来,还有蓝易是不是也被古云涛的人给围住了,我赶紧跑,因为二楼古云涛那边的人已经准备下楼来抓我了,我忍着腿痛,一路小跑,我要跑去找王江川,现在只有他能救宁书辰他们了,否则他们几个必然缺胳膊少腿。

  我先准备去寝室换一身衣服,然后带个帽子,再潜回去看看情况,再找王江川帮忙!

  来寝室换了一身校服,把身上的衣服都给托了,找了个黑色的帽子,尽量的把脸给遮住,又走到了初中部的教学楼,来到了胖子考试的考场,已经有打斗的声音传来了,我心里一凉,在拐角的地方,看见十几个人打着三个人,一个是胖子,其他两个都是和蓝易昨天一起帮我们打过古云涛的人,他们三个都被打趴下了,一伙人在他们身上踩来踩去,一个染了绿色头发的人,拿起十几本书,堆在一起,朝着胖子头上,狠狠的摔了过去,嘴上还说:“让你昨天还敢扇我耳光!来啊,打啊!还有和蓝易混的几个人还敢拿甩棍甩老子!是不是还在想蓝易会来救你们啊?诶,恐怕你们失望了,他现在可能比你们还要惨,希望你们在医院可以想见!”绿毛越打越起劲,连带着那两个和蓝易混的人一起打,一伙人我泪水已经涌出,我想去阻止!但是我不能,我现在要去找王江川救他们,不然他们就完了!

  我疯的跑了出去,朝着高中部的教学楼跑去,十五班,越快越好,泪水被风吹起,我曾说过少年有泪不轻弹,今天我食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封离殇说:

记得追书、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