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硬床板上睡觉的感觉,真是非同凡响,真憋屈,让人打成这样,青一块乌一块的,钱也被抢光了,连寝室都让人给端了。要是以前,我现在已经去告老师了,可是现在不行,我得找回这口气,不干秦淮不是人。

  老哥说要让一个人来辅佐我,什么时候来我也不知道,只是希望早点来吧,好快点报仇。

  胖子和乌龟倒头就睡在硬板上,啊钦只是在床上歇了会,就拿起手机看小说,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寝室的水卡也被人拿走了,水都没得用,我的个天,还有什么比我们惨,学校怎么这么黑暗,让我这种好学生怎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到教室,依旧平淡无常,上上课,做笔记,睡觉的睡觉,聊天的聊天,听课的听课,等到第三节班会课的时候,光头进来了,他还带着一个学生,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是一件七分裤,手上还抓着一叠书,长的不说有多帅,到是给我一种很阳光的感觉。

  “这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他叫宁书辰,刚刚转来的新同学,你们要多多照顾,好好相处!”光头给我们介绍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一直在看我,难道我魅力这么大?虽然也是事实,难是一个男生这样看我,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宁书辰,你就坐在最后那个同学的旁边吧,等第一次月考过后,我们按照成绩来排位置,你先坐着。”光头笑眯眯的说道,我一见光头这样子,就知道可能是有大人物走后门把这个新生送进来的,也是,都开学两个多礼拜来了,怎么还有插班生进来!

  “嗯嗯,谢谢老师。”宁书辰简单的说了一下,就走到光头说的位置上去了。

  K最新章|E节D\上e酷3F匠~%网1J

  然后光头就罗里吧嗦的讲一些大道理,什么月考将近,同学们要赶紧努力,在学校里排个好名次,不要托班级后腿等等一系列的话。

  等到下课,宁书辰走了过来,叫我出去一下,我想也没想的跟着他出去了,可能宁书辰就是老哥送过来的,起先乌龟他们担心我,也准备跟着过来,我示意他们不要跟来,他们才停下,真是把我给感动的。

  等我和宁书辰走到走廊的转角时,我们停了下来。

  “你也猜到了吧,是程哥叫我来帮你的。”宁书辰笑着和我说道。

  “齐少程有这么大能力送你进琴帆?”我很好奇,一直以来我和老哥家室都很普通,老哥可没这么大的能力说让人进琴帆就让人进琴帆。

  “他没有这样的能力,不代表他的兄弟没有。呵呵,我以前也是琴帆的,后来去了天水二中,现在程哥叫我来帮你。”宁书辰和我说着,我点了点头,目前如果没有人帮我,靠我自己是很难复仇的。

  “现在的琴帆,不知道和我那会是不是一样的,蓝易还在琴帆吗?黑狗还在不在这?黄子铭呢?”宁书辰问我,我到是有些惊讶,没想到他也认识蓝易,不知道关系怎么样,至于那个什么黑狗我到是没听说过,黄子铭我到是知道的个透了。

  “蓝易我认识,和我关系很好,为了我还惹了黄子铭他们一伙,黑狗我不认识,黄子铭被我朋友捅了一刀,进了医院,估计这会儿出不来。”我给宁书辰介绍了一下大概的情况。

  “这么厉害,黄子铭都被你们捅进了医院,给我讲讲。”宁书辰似乎很诧异,对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我真是无语了,捅了人还表扬我……

  简单的把黄子铭和我的事给宁书辰说了一下,便上课了,我和他就只好走进教室里,各自回到座位上。

  “喂!你怎么认识宁书辰的,第一天来就和你出去说什么了,以前他可不这样。”熊怡琪突然和我说道,我也楞了一下,这妞难道会认识宁书辰?

  “你怎么知道宁书辰的?”我问熊怡琪。

  “他和我以前见过,在网吧看到过他。”熊怡琪和我说道。

  “你个女的也去过网吧?真是厉害,我还不知道你有这样的经历!”我诧异的看了一下熊怡琪。

  “这算什么,怎么女的就不可以去网吧了,你以为只有男的可以去啊。今天你就给我说清楚!”熊怡琪狠狠的瞪了我一下,要和我抗争男女平等。

  这时化学老师进来了,我们只好停了下来,这个娘娘腔,我是无语了,听他的课真是一种煎熬。声音小的跟蚊子一样,乡土话接普通话,说的又快。

  班上的人,有的几个直接带上了耳机,比如啊钦,有的就偷偷的看漫画,还有的就是女生照镜子了,各种各样,都没把化学老师放在眼里。波霸还是玩手机,点来点去,我可不敢再偷偷的去看什么了,只是有点嫉妒那个什么“康”的,抱的美人归,许的伊人芳心。

  我由于是学习委员,那化学老师还老点我提问,我只能硬着头皮听了下去,他叫我的名字的时候是这样叫的。

  “爷好田(叶昊天)”我无力说什么了,当老师不是要普通话过“二甲”,才能获得教师资格证的吗?这是怎么一回事!误人子弟!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我和啊钦、乌龟、胖子,还有宁书辰一起去食堂吃饭。人太多了,我们去食堂还要排队,简单的和胖子他们把宁书辰的情况给介绍了一下,然后大家就熟络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