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出厕所,把手机还给了乌龟,寝室里就我没手机,父母管的严,一直不让我用,所以老是借着打电话。

  我简单的把事情和乌龟、啊钦说了一下,就一起扶着胖子走出了寝室,我们几个也伤的不轻,有些地方都肿了,一步一步的扶着胖子下楼梯,来往的学生看我们几个的眼神都不对劲,我们只好把头低下,像做贼一样的来到了学校门口。

  几个看校门的保安,在门口走来走去,简单的说了一下要去医院的事情,好在保安放了人,外面来了三辆“野马哈”,几个大灯泡闪的我眼睛很疼,但却让我开心的笑了,齐少程老哥来了,还有两个很壮的人跟着他一起来的,奇怪的是那个凯子没来,老哥看见我们几个出来了,把车子开了过来,问我怎么个一会事,我很快的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个大概,然后我们几个就上了车。

  依旧是飞一样的狂飙,由于夜晚没太有人和车子,他们开的很快,不一会就到了“天水市第一人民医院”,挂了个号,我们几个人就扶着胖子走了进去。

  那个医生说头部破了一个口子,要缝两三针,可能会留疤,让我们去付钱,我当然没钱了,只好叫老哥帮我付了,把胖子送去缝针后,我和乌龟、啊钦也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

  “怎么回事,不是和你说了有事找王江川吗?”齐少程老哥问我,我有点结巴不知道怎么回应他,难道说自己为了好面子,不想麻烦他?

  我没说话,只是低着头,老哥看着我,拿出了一根烟,递给了我。

  “知道你难过,抽根吧,会好过点的,也别自责了。”老哥知道我的性格,从小就蛮倔的。

  我伸了伸手,借过了那根要烟,老听人说郁闷的时候抽根烟,可以解决烦恼,老哥给我把烟点上了,我猛的吸了一口,弄的我喘不过气来,这“红塔山”真是呛人,不知道老哥为什么这么喜欢“红塔山”。

  “你打算怎么办?”老哥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我那时真是只有一个念头,比秦淮牛,然后打回来,不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心里这么想,我就直接开口和老哥说了。

  “我要给他们报仇!我要混的比他们好。”一股怒火涌上我的心头,复仇成了我如今的唯一念头。

  老哥看了看我,听到我这样说,他并没有阻拦我,或许他以为我只是一时的冲动吧!

  “也行,我叫个人去辅佐你,我看这个仇你不报,你是放不下心结的,靠你自己的实力把那什么秦淮给整了就行,以后就好好读书,别说什么混不混的,这条路是死路,不适合你。”老哥摸了摸我的头,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好受多了,老哥会排个人来辅佐我?

  又和老哥聊了一会儿,胖子已经把伤口缝好了。顶着一个“白帽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活生生的木乃伊。

  老哥还有事,不能久留,临走时又给了我一千块钱,我都不知道他哪来的真多钱,给我的时候,眼睛都没眨一下,这是把钱当成纸了啊。

  我也不推脱,因为我们几个的钱都被抢光了,没钱怎么过日子,只能接过老哥的钱,等老哥他们三个人骑着车走的时候,我们几个也拿了药,走出了市医院。

  “叶子,齐少程是你哥?想不到啊,你居然有个这么厉害的哥哥,真是服了你了,你早说出来,那秦淮不就被吓跑了么。”乌龟说道,他们几个都不知道天兴广场那件事,所以不知道我和齐少程的关系。

  “呵呵,我要是说了,估计就被打的更惨了。”我笑着也说了几句。

  “你真要混起来!整那个秦淮?”啊钦很稳重,突然这样问我一句,我饶了饶头,跟着说道:“嗯嗯。怎么你们几个和我走吧,保证吃香的喝辣的!”

  “其实我们早就想混了,只是没有靠山,现在有了你和你哥的关系,我们崛起就很容易了。”乌龟插了一句,这是他的心里话。

  “嗯,凭齐少程的名字,你读不知道有多人人慕名而来了,不怕没小弟,混起来了,弄死秦淮也只是分分钟的是事。”胖子就算弄成了个木乃伊,还是要插几句,可能是我和齐少程老哥的关系,让他们知道了很是兴奋的缘故吧!

  “我们三个肯定会陪着你的,跟着你混,我们都不用忍气吞声了!哈哈!等了好久,终于到了这天。”乌龟大笑,那种笑声发自内心。

  打了辆车,来到琴帆时,学校的门已经紧闭了,进去是不可能的了,让后胖子提议去网吧通宵,啊钦和乌龟也说好,虽然我不太去网吧,但是也不能让他们扫兴,只好跟着他们一起是去了网吧。

  “新城”网吧是天水市比较有名的网吧了,几百台机子,配置豪华,空调、沙发的什么都有,价钱也贵,但是现在有了这一千块钱,自然不在话下了,开了4台机子,又买了一些饮料喝泡面,边吃边玩电脑。

  !酷匠"网5“永‘久免费#看c小+7说Q7

  “新城”网吧里已经有很多人了,基本都是玩游戏的,有的还在看少儿不宜的偏片子,啊钦就不要脸的跑过去要网站、偶尔还点评一下,回来就笑的很是猥琐,我真是对他无语,都伤成这样了,好色的本质一点都没变,我们四个人都喜欢玩“英雄联盟”,在寝室里可没少聊这游戏,到处吹牛。

  一夜就在“新城”网吧度过了,玩累了就倒在网吧的沙发上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