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进来的不是谁,正是爆炸头秦淮,拎了一碗“炒粉”进来,后面跟着十几个人,嚣张的不得了。

  “呵呵,来找你们玩呢,来晚了,都快睡了呢,不好意思哈。”秦淮边吃炒粉,边笑着说,完全没把我们当一回事呢。

  十几个人密密麻麻的进来了我们寝室,最后一个把我们寝室的门给关了。都拽的不行不行的。

  “怎么了,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不说话了?中午不是很神气的吗?”爆炸头秦淮边吃着炒粉,边讽刺我们。我们几个都快气炸了,报仇来的这么快,还带碗炒粉。

  我当时就想到了,可能蓝易那边会被人给压住了,既然爆炸头敢这么做了,那么就意味着,蓝易都没什么用了。

  “给我打,尤其是那个胖子,皮糙肉厚的,尽管下恶手,应该打不死的。”爆炸头秦淮嘿嘿一笑,指着我们几个,他身后的十几个人直接上来,二话没说的就朝我们扑过来,十几个打我们四个。

  一个穿黑衬衫的人,冲上去对着胖子脸上就是一拳,打在胖子脸上,我都看见胖子的脸一下就蹭红了,胖子也被激怒了,扑过去抓着那个人的头发,直接猛的往下一拉,膝盖往那人的脸上狂顶,打的那人脸上全是血,胖子一脚踹了过去,把那男的踹倒在地,乌龟也疯了,因为十几个打四个,不疯着打,我们就准备全躺着进医院吧!他用左手裹住一个人的脖子,然后往后一扬,那人的骨头“嘎嘎”的响了起来,直接摊在了地上,啊钦就不用说了,本来就很壮,人也高,从床底下拿出几根“甩棍”,给胖子、乌龟还有我都扔了一根,他应该早就料到我们会出事,早就把家伙准备好了,抓起甩棍就是不要命的打起来,专门往背上打,打的几个人直接倒在地上。

  至于我,我就抓着那个扔过来的甩棍还没多久,直接让人一脚踹倒,甩棍也被那人抢了,往我身上狠狠的甩了几棍,疼的我要喊娘了。我只能把身子卷起来,双手抱住头部,尽量少挨几棍,后来好几个人踹我的,我真是被打的快断气了。

  胖子见我已经倒地了,拿起甩棍向我这边冲了过来,打散了几个人,然后没多久就听见胖子尖叫了一下。

  “啊。”我睁开眼,看到爆炸头秦淮狠狠一棍甩在胖子的头上,胖子身体摇晃了几下,就有鲜红的血慢慢的流了下来。

  “嘿嘿!不是很能打的吗?吃了我一棍,还能再牛到哪里去。”爆炸头狰狞的笑着,我不知道为什么,胖子被一棍甩出血的那一瞬间,胖子抱头的痛苦神情,让我懂了好多,似乎看到了世间百态,没有实力,你永远都没有说话的资格,硬着装逼,就只能是自己作死。比如现在的我,没实力还硬要当“救世主”,只能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伤害。

  胖子被棍子甩出血,也直接倒地,一群人围着胖子死命的踹,我也被人围着打,啊钦和乌龟为了过来救我们俩也纷纷被放倒了,一伙人围着我们四个死命的踹,我已经没力气了,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有几个还吐口水在我们身上。

  “把他们身上的钱都搜出来,我们几个还能乐呵乐呵,搜完就走吧。没事就知道不老实,早点交多好,硬要打几次才服是吧。”爆炸头秦淮说道,那几个围着我们的人开始来搜我们身上的衣服,从乌龟兜里搜出了四百多块,胖子身上也被搜出了两百多,啊钦那也有三百多,因为我们都是寄宿生,生活费都是三个礼拜回家拿一次的。几个人来我身上搜刮,有个人看到我只有几十块,还往我脸上甩了几个巴掌。

  爆炸头手机拿着从我们身上搜刮来的钱,笑呵呵的领着十几号人走出了我的寝室,经过我们寝室的,看到我们几个被打在地上,还有血迹,都是冷笑着离开了,有一些更是拿出手机来拍照,我被打的程度算是我们几个人中最轻的了,我咬了咬牙,爬起来,一步一步的过去把寝室的门关了。

  啊钦背上也被踹乌了几处,拳头还有血,他和我一起把胖子和乌龟扶起来,胖子头上破了一个口子,肯定要送去医务室,否则会失血过多。

  可是现在怎么办,学校的医务室已经关门了,我们身上的钱全部被搜刮了,怎么把胖子送去医院,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走投无路了。从来没有这么一刻想大声的哭泣,寝室里安静的诡异,我们都不说话,都是帮胖子洗洗伤口,还好寝室里有一些药水(我们这边叫红共,专门弄伤口的)。我把乌龟的手机拿了过来,在寝室的厕所里拨打了老哥齐少程的电话,好一会儿才打通。

  “谁啊?”这次正好是老哥本人接的电话。

  “是我,老哥,来琴帆接几个人出去,惹了点事,快点来。”我的话有些哽咽,很想好好的发泄一下。

  “哦,马上就来。”老哥也听出了我的不对劲,直接挂了电话,说马上就来。

  *G看正版章;节上酷匠e$网3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封离殇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喜欢的朋友可以加群,群号码136162192.在此感谢帮楼主宣传的朋友:琴棋、59、ekko、年轮、纤尘、起灵、夕阳等等,因为你们的帮助,楼主不胜感激,今天八更,以此谢谢你们,记得追书、签到、点击章节、撸撸、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