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死流氓,看我不踹死你。”波霸说着说着就用脚来踹我,一下没躲到,让她的高跟鞋踹了个正着,疼死我了,奶奶的。

  “不是你说要班长奸学委的吗,被你踹死了,你奸谁去。”我无奈的说道。

  和波霸打打闹闹度过了上午的几节课,下课的时候,终于解脱了要去见老哥了,心里一卡车的问题想和老哥说。

  来到校门口,许多学生都排着长龙准备出校园,老实的去排个队吧。毕竟琴帆中学是小学、初中、高中,一体的学校,上上下下5000多的学生,有走读的,也有寄宿的。门口的全是学生会和校卫队的人,学校里的校卫队可不是什么好鸟,惹毛了就是打,学校还允许,学生会的权利比较大,要是能混个主席当当也不错,心里这样想着,不知不觉正好出了校园。

  学校门前都是店铺,一个人骑着一辆摩托车(类似野马哈这种,不知道的朋友百度,群里也有照片可以证明),头上染了一点银发,手上还拿着一张照片,向那些学生瞄来瞄去,老猥琐了。

  我走了过去,他神色一喜,又拿照片对了对,朝我说道。

  “你就是程哥的弟弟吧,我是凯子,就是上次和你打电话的那个,程哥有事,走不开,这不就叫我来接你吗,走,上车,带你去见程哥。”凯子说道,直接把我拽上了车。

  “轰轰……”发动的声音大的吓人,凯子一加速,马力狂飙,真是飙车,第一次感觉这人真是太疯狂了,风刮的我脸都疼了。

  “我哥去哪了,开慢点,这么多人,你不要命了啊。”我大声的说道,因为风声和马达的声音太大了。

  “程哥啊,解决事情去了,听说你惹了个蛮厉害的人物,王江川帮你出头,真惹事了,所以要程哥出面。”凯子一边加速一边说。

  “也没啥的,有程哥呢,别瞎操心,现在去,还能赶上一顿火拼呢。”凯子说道,他是怕我担心齐少程。

  酷8,匠M网…永K久免5b费看4(小}说

  我点了点头,不再多想,顺其自然吧。凯子真是把野马哈当跑车来开了,超过一辆又一辆,穿过几天马路,速度就慢下来了,应该是快到了。

  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想了想,这是城南区的天兴广场。

  偌大的广场聚集了很多人,最起码都有上百人,分成了几边,有的是来看戏的,女的也有不少,打扮的很潮流。几个人站在中间,谈笑风生,我只认得两个,一个是老哥,一个是王江川,另外还有三个人,都人高马大的,特别是那个寸头,一股凶狠的样子,还有一个是个中等个子的人,肩膀上一个包(是那种男的用的,圆的,忘记叫什么名字了),最后一个是个带眼睛的高个子男生,看起来很斯文的样子,不过我觉得他给我一种很精明的感觉。

  至于王江川,穿着一件背心,肱二头肌鼓起,身材是猛的没话说了,那个齐少程老哥,我觉得他是“最帅”的了,穿着一双拖鞋,也是一个寸头,皮肤黝黑,还抽着一根“红塔山”。全场就他一个人敢抽烟。

  见我来了,老哥看了我一眼,给了凯子一个眼色,凯子便把我拉了过去。

  来到他们面前,虽然说身高差不了太多,但是他们染发的那种痞子气,我还是有点受不了的。

  “这是我弟——叶昊天。”老哥指着我和其他几个人说道,凯子站在了一边。

  “呵呵,我是大猫。从来没见过你呢,原来是程哥的弟弟啊,我们还同校呢,又什么事来找我。准给你摆平。”大猫朝我笑着伸出了手,我也只好和他握了握。

  “我是——齐怀远,也是一个学校的,高一七班的,有天晚上你还来过我们班呢。”齐怀远笑了笑,同样和我伸出了手,我脸红了一些,去他们班,大概是被李峰龙他们一伙人追着打的时候无意中去的,丑事被人给揭发了,有点不好意思,也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但是那个寸头没说话,双手摆在胸前,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嚣张无比。

  “这是黄天辰,你叫他黄哥吧,哦,他也是黄子铭的哥哥。”见那个寸头没说话,齐少程出来圆场了。

  “黄哥。”我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这样叫了,这么多人,要给他点面子。

  “别,我可承受不起,我才没有你这样的弟弟,你还是叫你那位程哥哥吧。”黄天辰冷笑了一下,这是冷嘲热讽,一点面子都不给,双手依旧摆在胸前。

  “呵呵。小天你同学厉害啊,开学就捅了人,可造之材,值得作为榜样,哪天介绍给哥哥我认识认识。”老哥笑着说道,另一边的黄天辰脸色都变了,可能已经怒火中烧了。黄子铭被人捅进了医院,这件事几乎整个琴帆的人都知道,琴帆的校长还通报批评,直接开除了柯景,至于黄子铭没大半年的时间是出不来的。

  “你……这比帐我会算回来的。”黄天辰叫嚣道,不知道是和我还是老哥说的。

  “你什么你,天水二中,不服来?畏你个软。(这是老哥最喜欢说的话!经典台词,畏你个软)”齐少程理都没理发怒的黄天辰,吸着一口烟,吞云吐雾般的,说实话,红塔山真是难抽。

  “好了,两位大哥,今天我们来这是有目的的,别闹了。”那个叫大猫的人出来说话,他眼见齐少程和黄天辰快吵起来了,连忙圆场。

  齐少程老哥看了大猫一眼,说:也行,就这么办吧。我时间不多,快点解决,今天老子还没打首胜呢。

  “也行,就依你说的。王江川必须交给我,还有那什么蓝易的,我都要给点教训,至于那个捅了我弟的人,在职高也别想过下去了,不然他们还不知道琴帆是谁的天。”黄天辰气愤的说道,怕是觉得自己颜面上过不去,毕竟是一方大佬,替弟弟报仇都被三番五次的给打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封离殇说:

贴吧来的朋友们,记得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