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怡琪也蛮尴尬的,一时间不知道说写怎么,只好不理我,坐在位置上。

  我也没说话,几节晚自习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了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打起,我便和同寝的叶啊钦回寝室去,至于乌龟和胖子这俩逗逼,说什么要到操场上散步。

  “你怎么不去。”我问了问啊钦。

  “他俩根本就不是去散步的,操场那边有一片小竹林,晚上老有情侣在那里亲热,运气好,还能看到活春宫,他俩就是奔这个去的。”啊钦和我说道。

  “这种好事,居然不叫上我,拿不拿我当兄弟啊。”我抱怨了一下,便和啊钦上楼了。

  来到3-212寝室,三号宿舍是初中部男生的,共有五层,初一、初二、初三都在这里,我们回寝室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三号公寓了,吵吵闹闹的。

  “老王,老子洗澡怎么没水了。”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我也是无奈,三号公寓有九十多个宿舍,各种话语满天飞,有的还唱起了这首神曲纤夫的爱。

  啊钦和我说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了,骂宿管之类的话,宿管都听的麻木了,宿管就经常给我们三号公寓穿小鞋,冬天洗冷水三天两天就会有一次,大夏天的不开风扇,也是常有的。

  第一层都是一些老师和职工住的,二到五层才是初中部学生住的,我们是第二层,宿舍也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小,八个人住,一间厕所和一个阳台。

  我洗完脚就直接倒床上睡去了,这几天根本没睡过个安稳觉,好不容易把李峰龙那件事给安息了,当然要早点睡,把被子一蒙,直接就睡着了。

  第二天来到班上,觉得心情倍儿爽,正准备进教室呢,一个人拉住了我。

  “小子,把这封信还有这朵玫瑰花送给你同桌。”这男的留着一头蓝色的头发,长的还蛮帅的,他手里拿着一封情书和一朵鲜红的玫瑰花。

  “你怎么不自己去送,这样多没诚意。”我撇了撇嘴,有点好奇。

  “诶,我有难言之隐啊,你是他同桌,你肯定能帮我这个忙,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摆不平的事来找我,说到做到。”蓝头发男生说道,还有点不情愿,似乎欠他人情是很值得来的一件事情。

  “就这样,你送到她手上,就说是我蓝易送的,我先走了,记得一定要亲自送到她手上,以后有事来找我,我是二班的。”蓝易说道,还拍了拍胸脯。

  我本想拒绝,可是他早走了,觉得别人欠个人情也没什么坏处,只好把这封信和那朵鲜红的玫瑰,放在手上,走进了教室。

  我回到座位上,波霸已经来了,她拿着个小镜子,看来看去,我觉得他就是个小太妹,天天爱打扮,不过真的好养眼。

  “这封情书和玫瑰花,是一个叫蓝易的人送你的,他叫我转接到你手上。”我便波霸说道。

  “放那吧,玫瑰花留着,信就免了,直接给我扔了吧。”波霸看都没看一下,漫不经心的说道。

  “别啊,好歹看一下吧,我帮你念念。”我也挺好奇的,可能是有点八卦了,波霸没说什么,点了点头,我撕开信封,一张粉红色的卡片显露出来,上面还有一些字:“怡琦,自从初一碰到你,我就深深的爱上了你,遇见你,如纯水印梨花,喜欢你三年了,爱你爱的无法自拔,这是第八百九十三条情书了,希望你能知道我的真心,给我一个机会好吗,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我恶心的厉害,居然这么恶心,对那个什么蓝易有点佩服,喜欢她三年来了,情书都写了几百封来了,按照这熊怡琪的脾气,估计都没看过几封,估计要不是我,波霸都不知道还有一个叫蓝易的男生,对她如此痴心呢。

  真是同情这哥们,虽然我是个好孩子,没处过什么对象,但他这么悲催,也是着实把我给感动了,真是有毅力,同情……。

  Z酷a》匠:网…唯Z一正3版,`其Hs他都W%是U盗}M版

  波霸听着我念完,也没什么惊讶的,似乎已经麻木了。

  “你不动心啊,要是我,早就投怀送抱了、以身相许了。”我问波霸。

  “见多了,天天收情书,我都麻木了,你赶紧给我扔了吧,这还有一袋子呢。”波霸说道,指了指桌子下面的那个袋子,里面居然有二十多封,都没拆封,我说了句抱歉,把蓝易的情书和那袋子放在一起,扔垃圾桶里去了。

  正当我和波霸熊怡琪同学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时,一场危机正慢慢向我走来,如同乌云,遮天蔽日,将我笼罩在内。

  天水市第一人民医院,躺在病床上的黄子铭早就已经醒了,他腹部被捅了一个口子,只差两厘米,他就差点归西了,此刻他咬牙咧嘴,对着身前的李峰龙几个人说道:“什么,王江川居然敢保这小子。”

  “别管王江川了,我等下打电话给我哥,让他牵制住王江川,你们几个把叶昊天给弄死,出了事我担着,我这一刀,要用他的命来偿还。”黄毛虽然脸色苍白,但是依旧狠狠的说道,显得有些疯狂了。

  “你先养病吧,我们这就去给你报仇,没了王江川,那叶昊天就是个二b肯定给他往死里整。”李峰龙回应了几句,又和黄毛说了些什么,只是黄毛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随后李峰龙几个走出了病房,黄毛拿起一个手机,拨打了他哥哥黄天辰的电话,没一会就接通了。

  “哥,我让人捅了一刀,你不好欺负初三的,可那王江川突然要保那小子,我们处理起来有点麻烦。”

  “嗯?那小子怎么和王江川扯上关系了,很少有人能请动他。也不要紧,我给他点压力,不行就灭了他,你自己小心点吧。”电话里头有点吃惊。

  “嗯,这几天我的人就会下手了。你只要不让王江川插手这件事就可以了,其他的我自己来。”

  “嗯嗯。”

  不一会儿就挂了,病房里的黄毛狰狞的笑了起来。

  而此时的我还在我熊怡琪美眉谈天扯地,却不知一场灾难即将来临,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封离殇说:

贴吧来的朋友们,记得追书哦!群号码:136162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