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挺有胆的呢,往我脑子上砸,来,使劲砸,看你们能走出琴帆不。”柯景这么一喝,围着我的几个人都停了,我当时脑子都有点晕,咳嗽了一下,居然咳出血了,身上也是处处挂彩,他们下手都是往死里打的,我接二连三的被打,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一天被连着打三次,不出事就有鬼了。

  “柯景你个傻b,快走啊,不要你管了。我有办法的,我有个哥哥,他老厉害了,我等下就联系他,让他给我报仇。”我保持着一点清醒,向柯景说道,我已经不想再让别人跟着我挨打了,我倒是真有一个哥哥,不过不在琴帆读,在天水二中读高一,至于混的好不好我不知道,目前只能说出来,让柯景放心了。

  “呵呵,哥你马勒戈壁,还报仇,继续给我打,你看着小兔崽子敢动我不。”黄毛说道,周围的几个人继续动手,往我身上死命的踹。

  “砸啊,砸啊,我好怕啊,呀,拿个凳子就是个人物了啊。”黄毛指着柯景说道,嚣张的不得了,柯景汗都出来了,流淌了全身,他的手也在颤抖,最后把凳子放了下去。

  “还威胁我,马勒戈壁。”。黄毛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柯景的脸上。

  “放了他。”

  “凭什么,你求我啊,你给我跪下,我就考虑一下。”黄毛狰狞的说道。

  汗水打湿了柯景的衣襟,他握紧了拳头,关节“蹦蹦”的响。

  “别跪,他不敢的打我啊,黄毛狗。”我咆哮着说道,话音很微弱,又吐了一口血。

  “我跪……先停手吧。”柯景脸色有点苍白,看见我的样子,他没说什么话。

  黄毛摆了摆手,周围几个人才停了下来,我已经是强弓之末了,眼睛都模模糊糊,我看见眼间的缝隙中,柯景两腿一弯,跪了下去。

  我咆哮着,泪水滚滚的流出,如同江水,伤透我心。

  黄毛狰狞着,仰天大笑,笑声回荡在天际,又有道道回音,仿佛在嘲笑我。

  黄毛用手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拉了过来,疼的我龇牙咧嘴。

  我颤抖的在柯景耳边说了几个字,你怎么这么傻,你让我怎么还你的人情。

  柯景苍白的脸色好了一下,抱着我的头轻轻的说道:记得吗,小时候你老借作业给我抄,有次考试我作弊被抓,都是你帮我扛的,要不是你帮我,我已经被开除了,兄弟此生有你我无悔,好好睡一觉,什么事都会没有了的,以后我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人欺负了。

  d更ux新最快%上MA酷xQ匠h网d

  我觉得柯景话里有话,可是我已经扛不住了,眼眯了起来。

  我依稀看见,柯景用一把弹簧刀捅进了黄毛的腹部,红红的鲜血涌了出来,黄毛瞪大了眼睛,捂着腹部,满脸的惊恐,那一刻,我知道黄毛是真的怕了。

  鲜血缓缓的从黄毛的腹部流出,黄毛的手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他周围的几个小弟也惊慌了,根本没想到,柯景居然会拿刀子捅黄毛。

  围观的学生也乱了起来,有的跑进了教室,有的脸色苍白的拿起手机给老师打电话。

  随后四处围观的学生开始惊慌了,全都乱了起来,有几个人拿起手机打电话,不一会儿就来了好多人,有老师还有教导处的几个主任。

  等我醒来,躺在学校医务室的床上,睁开眼睛,入眼就是白花花的,感觉非常水嫩,周边还有点蕾丝露出,中间一条琼沟,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流鼻血了,赶紧将头给扭开了,虽然很不舍。

  “你醒啦,要喝水吗。”小护士说道,她还没发现自己春光外漏,我也不会当什么正人君子,肯定不会告诉她咯。

  我点了点头,喝着护士姐姐端过来的水,脑子有点晕,想了想柯景捅黄毛的事情,刚想问问护士姐姐关于这次打架的情况。

  “诶,打什么架呢,学校里三天两头的打架也是多了,这次还出了大事,你那朋友居然把人捅进市医院了,估计要被开除了。”护士姐姐说道。

  我又问了问最近的情况,这几天都在医务室和护士姐姐聊天,可带劲了,没事吃点小豆腐,这护士姐姐长的可漂亮了,如花似玉,一身护士装,让我天天鼻血喷涌啊。

  最后听说学校没报警,毕竟是学校出了这样的事也不好,最后两人的父母建议私了,黄毛没死,要在医院里待上大半年,柯景被开除了,还赔了几万块医疗费,我毕竟是挨打,没什么事,都是皮外伤,所以没有联系家长,那几个打我的学生都被记了大过,我也在医务室里休息了几天,便回到了教室,唯一让我伤感的是柯景,开学第一天就被开除了,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给柯景报仇。

  和护士姐姐道了个别,回到了3班的教室,坐在波霸旁边,我也没什么心情去看她了。

  “柯景说给你的。”波霸突然说道,伸手给了我一封信。

  我随手接过,打开了那封让我沉重的信,大概的意思是:叶子,当你看到这封信,我已经不在你的身边了,这社会就是这样,你要坚强,不要太天真,黄毛不会放过你的,你要小心一点,我去了职高,以后有事就来找我,别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是兄弟。

  看到这封信,我哽咽了,泪水就充斥在我的眼眶中,马上就要决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封离殇说:

朋友们,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