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直接将桌子上的茶杯拿了起来对着李霸说道:“你看大兄弟,光让我们两个喝水,你也不喝,你给我们带路你才是最辛苦的人,所以你也快喝点水润润嗓子吧!”听了我的话李霸连说了句好就端起我塞到他手里的茶杯一口将茶杯里的水都喝了。

  而李霸刚喝完水后身体就用了感觉,茶杯直接从手里脱落掉到了地上,一只手捂着嗓子一只手捂着肚子慢慢蹲到了地上,而我和陈平见状连忙将手里的茶杯放回了桌子上紧紧的盯着李霸。

  由于我刚才想到这个方法并没有跟陈平说,所以陈平看着李霸的样子很是惊奇,连忙走到我身边问道:“大哥,他怎么了,怎么感觉他很难受的样子,好像快要不行了?”我点了点头说道:“刚才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所以刚才给他茶杯的时候就用了,看来现在已经有效果了。”

  而李霸听了我们的话,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并没有发出声音,我知道他的嗓子应该已经被我的口水灼伤了,所以已经说不出话了,而我趁着他说不出话的机会连忙拿出一张阳符咬破我的手指以精血引动阳符贴到了李霸身上。

  而我则紧紧的盯着李霸怕他突然有什么动作,不过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没过多久李霸的身上开始冒出了白烟,而后他就慢慢的灰飞烟灭魂飞魄散了。而后我和陈平对望了一眼开口说道:“好了,李霸解决完了,我们快去阴阳路找慕容莲儿。”

  酷%j匠网&…唯一正版,其;他T都是w盗$(版:7

  说完后我和陈平就连忙出了李霸的家又按李霸刚才带我们走的路线原路返回,而我们一边走陈平就一直在后面嘟囔着“老大,你到底想到了什么办法啊,这么厉害,效果这么好,你就告诉我吧!我真的很好奇。”

  陈平一直在那念叨,而我实在是被他逼得没招了便停下来看着他说道:“你真的想知道?”陈平连忙点了点头,而后我继续开口说道说道:“好吧,我告诉你,鬼怕我口水,我把口水吐在了杯子里,然后递给了他让他喝了,口水在他体内灼伤使他说不出话,我就趁机用阳符收了他。”

  听了我的话陈平连忙转到了一边做了个呕吐状,然后开口说道:“老大,这也太恶心了吧?他喝了你的口水啊!”我看着陈平夸张的反应不禁白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好了,你现在也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对付李霸的了,你也没有疑问的了,我们就快点去找慕容莲儿,刚才和李霸在一起我们差不多耽误了一个小时了,阳间也就是过了十分钟了,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不能再拖了。”

  说完陈平也不在做呕吐状而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我们两个又继续快速的往阴阳路赶去,而当我们到达那个小巷的时候我们在巷口停了下来,然后我对陈平说道:“陈平我们马上就要进去阴阳路里,那里会有很多的鬼差所以我们一定要隐藏好,千万不能被人发现知道吗?”

  因为陈平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狠狠地点了点头。而这时我们身后突然传来了说话声,我们连忙转过了头看身后。就见有两个鬼正一边说这话一边向我们走了过来。只听一个鬼笑着说道:“你知道吗?我刚才正好经过鬼差的时候看到鬼差手里的恶鬼簿上的李霸的名字突然消失了,肯定是他得罪了哪个大势利的恶鬼,让人家给吞了。”

  而另一个鬼也是高兴的说道:“是啊!他简直就是活该平时就会欺男霸女,现在终于被收拾了吧!真像知道是谁把他给除了,这简直就是除了一大祸害啊!”听了两鬼的对话我和陈平不禁相视一笑。而两个也并没有注意到我和陈平就这么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

  当两个鬼走远了之后,我和陈平又相视着重重点了点头,然后便走出了小路,当我们一出去就看到了来往有许多鬼差压着魂魄在赶路,而阴阳路两边有些许多林立的石碑,我和陈平便小心翼翼的隐藏在石碑之后,而我也尽我最大可能的收敛着我的气息。

  呈现在我们面前的阴阳路很长,根本都看不到尽头,我和陈平小心翼翼的隐藏在石碑后面借助着石碑的阻挡慢慢移动着。逐渐我发现我们现在这样并没有用,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里找到慕容莲儿。

  然后我做了一个手势告诉陈平先停下来,我观察了一下四周,阴阳路两旁只有这些石碑可以供我们躲藏,也就是说如果慕容莲儿也还躲在阴阳路附近的话应该也是躲在石碑后面,但是如果慕容莲儿逃了以后阴差一定会首先搜查这些石碑后面的,所以说慕容莲儿很有可能已经逃离了阴阳路,但是为了方便我们寻找她一定不会逃的太远所以,我们只需要一阴阳路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找一找和刚才我们经过的那条小路一样的道路,应该就能找到慕容莲儿了。

  只是我又忘了一眼那看不见尽头的阴阳路,觉得这样的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不能快速找到慕容莲儿。为此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过好像是上天也在帮助我,因为我听到阴阳路上有两个阴差在我不远处说话。

  只听一个阴差说道:“唉,你说都看到阴间了,也报道了,她还跑什么啊!害的我们到处找。”另一个阴差接话道:“是啊!我领着她刚报完到,往回走没有几步,刚才她又沿着这个方向跑了,没想到她还挺厉害的,我想去懒她,她竟然还会古武术,我一时措手不及便被她逃走了。”而一边说着那个阴差还用手指了一下放下。

  我和陈平默默的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本来再听到两个阴差说的时候我就想可能是慕容莲儿,而又听阴差说会古武术所以我就更加确定是慕容莲儿了,而刚才那个阴差说话的时候又给我们指明了方向,让我有一种想要直接跳出去抱着那个阴差亲一口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