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坐下慕容莲儿就开口说道:“邵阳,你说上次你帮忙樊父驱鬼,可是拿了不少好处费啊!你又是一个大男人,就算你帮了祈微姐夫的忙你也得发挥发挥绅士风度吧!所以你看今天这顿饭谁请合适啊!”

  看着慕容莲儿明白她的意思后我只有说道:“好吧!我邵阳是个有风度的人所以今天这顿饭,我请了,你们随便点。”只是下一刻我就后悔了,因为慕容莲儿一脸坏笑的看着菜单,然后基本是什么贵就点什么,让我一阵肉疼。

  没办法后来只能安慰自己道“没事,是请两位大美女的,学校里好多人,想请她俩吃饭,人家都不给机会呢!所以这顿饭有两个大美女陪吃值了。”

  两人点完菜服务员离开后祈微连忙开口问道:“邵阳,你到底准备怎么办啊!是不是真的鬼上身,那你一定要抓住这个鬼啊,否则一定会有害很多人的。”而祈微旁边的慕容莲儿也跟着点了点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缓缓开口说道:“祈微要知道这件事这么麻烦,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答应你的。现在警察认定王龙是因为杀人受了刺激所以导致精神失常才说有鬼上身,现在王龙已经被收押了,就等着开庭审判了。”

  7T更^6新`最$A快;B上酷☆匠l网“

  说到这里我抬头看了看慕容莲儿和祈微两人发现他俩都在紧紧的盯着我,并且慕容莲儿催促道:“别卖关子了,快继续说下去。”

  随后我继续说道:“当警察把王龙带出房间后我就发现他眼中有一丝恐惧并且身上有着淡淡的鬼气,后来在审讯室的时候我发现王龙竟然放松了下来,并且当警察把他自己留在审讯室的时候他一直警惕的向四周观望。”

  说完我又停下来喝了一口水,而祈微一脸期待的盯着我,希望我继续说下去,而慕容莲儿则是一脸不耐烦的看着我,像是在过我拖拖拉拉不一次把话说完。

  其实不能怪我的,本来在警察局呆了那么久就一口水没喝,回去后又跟陈平说了那么多还是没有喝一口水,然后就给祈微打电话被叫到了这里,刚才一连着说了那么多,现在嗓子简直都快要冒烟了,所以才又停下来喝了一口水。

  但是迫于慕容莲儿的眼神的威力,我不得不连忙放下继续说道:“所以我相信他,他应该是真的遇到鬼上身了,而祈微的姐夫说过王龙是一个惯偷所以他应该犯过不少案子,所以我担心是他曾经就杀害过什么人,所以造成了冤魂缠着他,从而引发了这次事件。”

  祈微听我这么说连忙说道:“就算是王龙以前杀过人,所以有冤魂缠着他,但是也不能找到我姐夫身上啊!是跟王龙有仇为什么要杀害我姐夫。”

  听了祈微的疑问我点了点头小声继续说道:“这点我也很好奇,所以说这只是我的初步怀疑,因为我又不了解王龙,对他以前犯过的案子不了解,所以我准备今晚潜入警察局的档案室,找一下关于王龙的档案,他既然是惯偷,那警察局档案室一定会有许多关于他的档案。我只能从这里下手,找找有没有线索。”

  而祈微和慕容莲儿听到我说我要潜入警察局的档案室很是惊讶。慕容莲儿连忙说道:“你疯了吗?”而因为她的或许惊讶没有控制好分贝,从而引起了周围一些客人的关注,我连忙对她说道:“你能不能小声点,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慕容莲儿也意识到了自己太过紧张所以一时激动完成了失礼所以连忙又小声继续说道:“你疯了吗?潜入警察局档案室,那都是机密的,要是不小心让人抓住,你是会被枪毙的。就算没被抓住,那里肯定有很多监控设备,被拍下来怎么办?”

  看着慕容莲儿竟然真的担心我,我心里很是开心,也感到了很是温暖,随后便小声开口说道:“放心吧!我一直想好了,我让陈平和我一起去,我用隐身符偷偷潜入进去,监控设备也不会拍到我的,然后我去找档案让陈平帮我放风,不会有事的。”

  自从慕容莲儿和祈微认识我之后两人都先后见过了许多不为人们所接受的事物,所以当听到我说隐身符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

  随后祈微开口说道:“那好吧!既然你已经都做好打算了,那我们就快点吃饭吧!吃完饭后你早点回去休息,然后好应对晚上的事情。”

  而这时服务员把饭菜端了上来,然后我们三人匆忙吃过饭,就离开了,出了餐厅,我们三个又说了几句话,慕容莲儿和祈微又嘱咐了我几句关于晚上行动的话我们就分开了。

  而我一边往宿舍走,一边开始心疼我的钱包,刚才那顿饭竟然花了我二百多大洋,让我不禁一边轻轻抽自己一边骂道:“让你逞能,让你好面子,人家祈微明明都说了为了报答你请客的,就因为慕容莲儿两句话你就选择请客了,这可是二百多大洋啊!心疼死我了。”

  正当我抽着自己的时候听见有人说道;“呦,邵阳,这是怎么了,怎么抽开自己了,受刺激了啊?”而我顺着声音看去果然在那幸灾乐祸的就是自己的那个缺德舍友吴起超。其实不用看我也知道是他,因为只有他才会这么幸灾乐祸。

  我没心情回答他的问题,所以开口说道:“你去哪了,刚才我会宿舍的时候,没看到你啊!”“嘿嘿,有人请我吃饭,我出去狠狠宰了他们一顿。”吴起超一边贱笑着一边说道。

  而我当听到有人请他吃饭的时候,心里又是一疼,想起了祈微说的请吃饭,想起了离我而去的两百大洋,想起了我可怜的钱包。所以也不搭理吴起超了,只管闷着头往宿舍走去。

  吴起超见不不搭理他了连忙拽着我问我怎么了,我就把中午本来祈微说请吃饭,但是由于慕容莲儿几句话我就逞强请吃饭的事情告诉了他。不过这次可轮到他不高兴了。

  最后吴起超想了想说道:“邵阳,你可太不够意思了,你还把我当宿舍老大吗?祈微请吃饭慕容莲儿作陪你竟然不叫我,先不说最后是你掏的钱,就算直接让我掏钱我也愿意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