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父这个时候看到我两没有回应,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其实我当年回来找过小花,但是当我找的时候,我父亲说小花已经不再了,然后我在问就什么都不肯和我说了,我也是一直到昨日按才知道了全部。”

  看到樊父流泪的样子一个个司机忍不住劝道说:“樊总其实这两年你也为你们村子里做了不少事也算是实现了当年的所说的话,现在村子里的那个人不念您的好。”

  另一个符合这说道:“就是啊,樊总,你说你给村子里修路,每逢过年过节都要给村名送东西,还想方设法的给村子里的村名创造收入,您做的已经够好了。”

  这个时候,远远的传来了一个声音:“娃子,你回来了,你媳妇不是生病了,你就这样一个人把人家留在家里跑了回来,你这是闹啥了。”

  那人里我们越来越近,我们看到了他模样,那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岁月和汗水在他的身上刻上了很深痕迹,脸色是泥土色,一看就是长期和土地打交道。身上穿的也是普通衣服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个大富商的儿子。

  那个老人过来连忙开门,进屋子给我们倒了几碗水,问道:“娃子,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说完老头有点敬畏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p#酷VN匠网首$R发

  樊父说道:“爸,我这次回来是给小花度魂的,当年发生的事,我已经都知道了。“老头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了一丝晃张的表情,然后慢慢的低了头说道:“娃,当年我也有苦衷,事情到了那一步,已经不能改变什么。我只能瞒着你,让你安心的去奋斗。“听到他这么说,屋子里每个人心中都是从满了感动,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每个人为了自己的孩子都是有多大力量奉献多大的力量,都不容易啊。

  樊父听到这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他老爹,带他去小花的坟前。

  来到小花坟前的时候,哪里杂草丛生,不成样子,但是在坟前的那座墓碑还是勉强可以看到出来,上面写着:爱女田丽花之墓。

  樊父看着这个眼泪再一次的流出,很难想象一个四十多岁放男人会这样。

  众人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有一种沉闷的范围,我则用提前准备好的东西,摆弄这阵法,准备度魂。准备完毕后我看着樊父。这个时候中人也明白我的想法,把樊父劝着离开。

  这是我手捏法印,口中念着度魂咒,开始渡化小花的鬼魂。

  这个时候你能很清楚的看到,小花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一如当年,慢慢的小花开始变淡,最后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当我停下的时候,樊父也知道小花从这个世界真正的消逝了,她去轮回投胎去了,眼泪又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经过一番折腾这件事终于解决了,我樊父一番寒暄之后,也就回到了小山村,陪爷爷,慕容莲儿在这期间也没有再次找过我,一直陪着樊玲,两个女孩很是疯了一把。

  这里不得不说,当我离开的时候,樊玲专门来找我把视屏还给我,还给说来一堆道歉的话。还给我买了很多东西,弄的我喊无奈。

  回到山里没有陪了爷爷多久,我就得去上学了,临走的时候师父还给了几张服,让我防身用。还传授了我一些方法,可以加快是陈平变成精怪的速度。

  回到学校的时候,吴起超已经在宿舍,看到我来了,兴奋的问道:“邵阳,你回山里有没有遇到什么好玩的事,给我讲讲,让我也开一下眼界。”

  看了吴起超一眼说道:“我去抓鬼了,想听吗。”

  吴起超听到午这样说,一脸的不高兴说道:“你这人真没意思,你以为你是谁啊,再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鬼让你抓啊,你没事就喜欢开涮我。”

  听到吴起超这么说,我苦笑了一下说道:“吴哥,这都被人看出来了,好吧,我承认我回我们哪里抓兔子,打野鸡,抓鱼,也没有什么主要是陪我爷爷。”

  吴起超听到我这样说一下就来了劲说道:“你吴哥活了这么大,还没有这么玩过,我去的那些猎场都是私人的很无聊的,你给我详细说说这个野生的是怎么回事。”

  唉,这人啊有时候你说真话就没有人相信,非要逼着你说假话,他们就是相信假话。

  这个时候,我就开始想我小时候玩这些的事,然后慢慢的回想起来过来,当然有很多东西我都忘啦,都是现编的,有时候我都听不下去了,吴起超这个家伙尽然听的津津有味,还一个劲的让我讲的详细点。

  那天差点就让吴起超逼疯了,但是在我快要疯的时候一个电话了打了过来,这个时候我也顾不得上是谁,也没看接起来就说道:“不论你是谁,请让我先感谢你把我脱离苦海。”

  电话那边明显的楞了一下说道:“学弟你这是怎么了,说胡话呢。”

  听着声音我就知道是祁微,说道;“原来是学姐啊,没事我就是闹着玩呢,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祁微这个时候在电话那边说道:“邵阳这件事有点麻烦,我希望可以见面谈谈。”

  听到学姐这么说,我连忙答应,说道:“行啊学姐,你选个地方我马上就会过去的。”

  祁微说道:“学校咖啡馆怎么样,我在哪里等你,你可要快点啊。”

  听到学姐这么说,我忙回答道:“行啊学姐,你等着我很快的。”

  说完我也不顾吴起超幽怨的目光,飞快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出去了,开玩笑美女当前我哪有那么多废话和他说。

  不一会我就到了地方,但是没有想到祁微已经到,看到我到来,连忙向我打招呼。

  我过去坐下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又让学姐你久等了,你看看你约了我几次,我一直都是迟到,学姐你就不能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吗。”

  祁微听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你就知道说好话骗女孩子,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沦落在你的这张嘴上了。“听到祁微这样说,我连忙辩解道:“哪里啊,学姐你真是污蔑我的清白,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我这人最大的有点就是喜欢说实话。“祁微听到这里笑着说道:“行了,学姐我今天来这里找你不是来听你拍马屁的,而是真的有事求导你,希望你能帮学姐这个忙,学姐一定会记在心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