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看了一眼说道:“记得啊,这里就是我第一次说要娶你的地方。”

  女孩这个时候脸上愈发的通红说道;“既然你还记得,那么今天我就要在这里送给你一个宝贵的东西。”

  说完,女孩亲了上去,男孩瞬间就明白想要做什么事,但是并没有阻拦。

  这样的事情就这样的在想不到的时候发生了。

  天地为他们作证,这一晚他们成了正真的夫妻。

  几个小时后,男孩出现在村边上,女孩站在哪里了,脸上带着红晕,眼神中满是期待,看着男孩一步一步的离开。

  男孩来到外面的世界满怀信心的打拼,但是他似乎把一切想到太简单了,他处处碰壁,做过很多工作,但是一直都没有打的发展。

  转眼间过了十年,男孩还是和当初一样,还是一穷二白,身上只有岁月添加的皱纹,除此之外,他还是当年的那个穷小子,中间他想过回家,想到了还在家乡等着他的女孩,他想放弃,但是他不敢,他怕回去以后女孩已经嫁人,他怕回去以后被人嘲笑。

  他就这样混混噩噩的过着日子。

  知道有一天他遇到了现在的妻子,两人慢慢的走到了一起,过了一段时间后樊父入赘到樊母家,两人相亲相爱,经过了多年的打拼,慢慢的取得了现在的成就。

  他也渐渐的将这些忘到了脑后,每天在忙碌中过着。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女孩其实没有嫁人,一直在家里等着他,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一开始她还抱着侥幸心里,但是最后学校里发现了,把她劝学回家。

  女孩的父母知道了这件事,逼问女孩只是睡得孩子,女孩就是不肯说,一人在哪里沉默。

  女孩的父母还逼迫女孩打掉孩子,但是女孩宁死不从,女孩的父母没有办法只能无奈的由着女孩。

  女孩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女孩父母心中还是有些猜测,女孩的母亲每天都会到樊父哪里去闹,让樊父说出男孩的下落,并且在村里说了一些子虚乌有的话,慢慢的村子里的人开始疏远樊父。

  樊父心中苦闷但是也没有说什么,日子就那样有一天没一天的过去。

  没过多久,那女孩到了生产的日期,女孩的父母虽然生女孩的气,但这个时候还是把女孩送到小镇的医院生产。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女孩难产,尽管经过医生的尽力的抢救,但是最终并没有什么效果,女孩死于难产。

  发生这样的事情,女孩的母亲有些接受不了,整个人变的有些疯疯癫癫,男孩的父亲也因为这件事心中有了心结,每天就是抑郁不说话。

  而那个女孩应为心中有怨气,就成了一个鬼,但是一开始并没有害人,在过了一段时间后,不知道从里打听到樊父的情况所以就找来了,但是发现了这样的状况就再也忍不住,附身到了樊母身上想要害死樊母,报仇。

  看到这里众人也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然后退出了樊父的梦境。

  宗人从梦境里面出来一个个沉默不语,心情很是沉重,完全没有想到是这么一回事。

  樊父则是泪流满面,他万万没有想到最后发生的事情居然会是这样,小花最好竟然是那样的命运。说道:“小花,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是我对不起你啊,但是其他人是无辜的,小花你带我走吧,我去陪你,我来平复你心中的怒气。”

  女鬼这个时候,也知道了事情的全部,身上的怨气也小很多,看了邵阳一眼。

  邵阳这个时候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会转达给他的。”

  随后转身和樊父说道:“小花说她原谅你了,她很是自责当年没有鼓起勇气和你一起下山,让你一个人受了那么多苦,你今天的一切都来之不易,他让你好好生活,好好的对待你妻子,他会祝福你们的。”

  樊父听到这里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今天或许就是他流泪流的最多的日子了。

  多年的心酸往事,就这样解开,但是已经物是人非。时间奇妙就是这样往往就在你的不经意间,就会发生,如果哪天发生奇怪事或许就是你原来种的因,这个时候成了果。

  当弄清楚一切前因后果之后,樊父说要回他那个小山村,回去祭拜小花。

  回去的时候樊父买了很多东西,在城市里很平常,但是如果在那个小山村里或许就算是稀奇了。

  驱车行驶在上山的道路上,道路平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走,还算是平稳。

  我们这一行人,有樊父,慕容莲儿,两个司机还有我。樊玲也要来但是,樊母身体还是很虚弱需要人照顾,樊玲只能是留下来照顾母亲。

  看正\$版+T章DY节上酷匠a网

  当车停下来的时候,村子里不少人都过来打招呼,看着很是热情,而樊父也是一脸开心的给村名分发礼物。

  我们来到了一间平房前,可以看到出这就是樊父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但是大门却是紧锁的,樊父在哪里皱着眉头,这个时候正好路过一个人看到这种情况说道:‘娃子回不去啊,你父亲去地里去了,你在这里等等,我正好去田里,顺便帮你告一下。

  听到那人这么说,樊父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那就真是太谢谢你了,李叔。”

  那人嘿嘿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走了。

  慕容莲儿则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樊父。

  樊父这个时候正好没说干说道:“其实,当我有了一些小的成就以后曾经想把我家老爷子接到大城市里去想清福,但是老人家去了没有多长时间就非要回家,说是城里太焖了,在哪里会少活几年。

  还一直担心家里种的粮食,怕没有搭理荒废,我老爹辛苦了一辈子,闲不下来。他说,他这一辈子就是一个农民,城市的生活太浮躁,人与人之间一点人味都没有,还是乡下好啊。

  你说奇怪不,不知道多少人消尖了脑袋想往城里来,但他来了城里反而要回去,真是不知道他老人家是这么想的。“听到樊父这样说道,我和慕容莲儿心中也是感慨道,现在大城市的生活越来越好,物质生活极大的丰富,但是人与人之间就像机器人一样,一点点人味都没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天光说:

  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