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众人还在那里辩论的时候,樊母突然重房间里出来。

  这个时候众人看到樊母居然可以自己出门了,一个个喜出望外,樊父一马当先的就迎了上去。

  邵阳虽然看出了不对劲,但还是来不及阻拦。

  但是这个时候却发生了变故,樊母一把掐住樊父,嘴里说道:“你这个负心人,你当年做的那些事你都忘了吗,我掐死你。”说着眼睛就流出了大滴的泪水。

  众人看到这个样子当场就惊呆在原地。

  邵阳则有准备,手掐法诀,口念定魂咒,对着女鬼大喝一声:“定。”

  这是只见樊母停下来手,整个人停在了哪里,但是眼睛还是止不住的流泪。

  慕容莲儿和樊玲则手忙脚乱的把樊父从樊母的手里拿出来。

  樊父这个时候已经有点穿不上气,要是在迟一会,指不定会出什么样的事。

  这个时候,樊玲一脸着急的问道:“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啊,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就这样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说完眼眶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泪水。

  18酷…匠4~网u永:)久W免4'费看小e说\◇

  慕容莲儿这个时候也问道:“大师,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状况啊,不会是哪里出现了问吧。”

  看到这辆姐妹俩着急的样子,我心宗一软,解释道:“其实刚刚那个女鬼,一直就在我们身旁,一开始还好好的,但是樊先生说完那几句话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想具体的事应该问问樊先生吧。”

  两人听到我这么说,一起疑惑的看向樊父。

  樊父则是刚刚缓过一口气说道:“大师,您就不要逗我了,我说道话句句都是大实话,我哪里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

  两女听到樊父这么说,再次转过头看着我,那目光看来我今天要是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杀了我的心都有了。

  “你们如果怀疑我说的是假话那么起就走了,这事我也不瞎掺和了。”我这样说道。

  慕容莲儿听我这样说道,生气的说:“大师,你是开玩笑的把,我们怎么会怀疑您呢,我们只是好奇,这样的事为啥会发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毕竟这些东西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认识范围,还是请您详细的给我说说。”

  樊玲也在一旁附和道说:“对啊,大师,你还是不要误解我们的意思,我怎么会那样想您了,还是麻烦您解释一下。”

  樊父则是一脸平静的等着我给一个解释。

  我无奈的说道:“我刚刚不是说了,刚刚那个鬼就在我们身边,但是听到樊先生说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想可能是樊先生说的太过,所以那个鬼气急败坏,情急之下做出来这样的事,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樊先生这个时候,脸色也变了说道:“我在解释一遍,我对我妻子绝对是衷心不二的,这一点我也以发誓。”

  两女听到樊父这样说道,也犯了难,满脸愁苦,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说道:“既然樊先生都这样说了,那么我就来做一个法术,这个法术没有什么太的作用,但是却可以帮人回忆起一些事,让我看看来看看事情的真相。”

  听到我这样说,樊玲拦着樊父说道:“爸爸,您还是不要试了,我相信您不是那样的人,万一这个道士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可怎么办啊。”

  慕容莲儿这儿时候说道:“樊伯父,你要想清楚啊,这样您的其他隐私就都让这个人知道了,而且他要是做什么混到的事我们都是无能为力的。”

  樊父看到两个女孩这样关心他,说道:“玲儿,莲儿,你们放心吧,我相信大师不是那样的人,而我想知道,这道是怎么一回事,而这也是就玲儿母亲的关键对吧。”

  听到樊父这样说,我默默点点头,想了一会说道:“你确定真的要这么做吗。”

  樊父说道:“当然,男人说话一口唾沫一口钉,来吧大师,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吧。”

  再次听到樊父确认后,我也没有在废话,手捏法诀,口念往事轮回咒,开始做法。

  不一会樊父就进入到了无意识状态。

  这个时候邵阳,对着樊母使用了一个引魂咒,把樊母身上的鬼魂引到樊父的记忆中。

  樊母这个时候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樊玲和慕容莲儿连忙把孟母抬着放下,然后叫来佣人带回房间。然后,瞪大眼睛开这我。

  看到这样的情况,很无奈的一笑,在身上拿出了几张入梦符,给他两,说道:“你两等会就可以用这个符进入到樊先生的记忆中看看究竟是这么一回事。”

  说完她俩便亟不可待的发动了符咒,看到这个场景我苦笑一声,开始做法进入樊父的记忆里,防止他们做出什么过激的事,引出不必要的麻烦。

  在樊父的自己里我们看到:那是在一个小山村里,村子里种的很多果树,还有山上特有的农作物,人们住在窑洞里,哪里的人可以看的出来生活并不富裕,衣服还可以看出很重的缝补痕迹,有些孩子脸上还有那种因为营养不良而出现的黄。

  但是这里每个人精神上是不空虚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有那种可以温暖心灵,可以传递的笑容,生活虽然困难,但是这里人们却可以看得出满足。

  这个时候可以到一个小男孩,在前面跑着,而后面却有一个小女孩叫着:“樊哥哥你等等我,人家追不上你了。”

  那个小男孩说道:“小花妹妹,你快点啊,怎么那么慢啊,我们一起找大胖,猛子去树林里玩。”

  慢慢的两个小小的身影就看不见了,但是似乎村子里的大街小巷都留下了人的身影,到处都有那种欢乐的笑声,而那个小男孩的轮廓勉强可以看得出樊父的样子。

  这是两人开始慢慢长大,而村子里的一些去外面闯过的年轻人,每年过年回来都会描述外面的花花世界,让村子里的小孩心中从满了幻想。而且他们发现,外面的糖比家里的糖不知道甜多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