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大厅发现,不光慕容莲儿在,樊玲也相跟这来了,看到我的时候脸还是红了一下。

  司机这个时候赶紧过来说道:“大师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但是这时间。”

  看到司机在哪里尴尬的解释,我不在意的挥挥手说道:“不碍事,我也是长途旅行有些乏顿,不然不会这个样子。”

  那个司机听到我没有追究的意思,便说道:“那大师咋们先走吧,夫人的病早点看好,你也早日回去修炼啊。”

  我点点头让司机出去开车。

  这个时候慕容莲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道:“大师,您这范够大啊,让我们这么多人的等您一个人。”

  听到慕容莲儿这样受到,我看了她一眼,心中想到,还不是应为你不然我这么会一晚上睡不着呢。

  樊玲在一旁看到没有搭理慕容莲儿,脸上没有表情,以为我生气了,连忙说道:“大师,您不要在意啊,莲儿她不是有意的,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听到樊玲这么说,我得意的看了慕容莲儿一眼说道:“樊小姐,你这就想多了,贫道这么的大的人,咋们还会在意这些呢。”

  慕容莲儿则是愤怒的看了我一眼,不在说什么。

  这个时候进来和我说道:“大师,车已经开到外面了,走吧。”

  #最!☆新dE章节et上}:酷匠网ax

  我站起蓝点点头,一副高山之水的样子,上了车。

  慕容莲儿和樊玲则是一路无言,就这样到了樊家大宅。

  一进门,樊父就赶快迎了过来说道:“大师,您可算了来了,在酒店住的还舒服吧。有些什么烦恼事不要放在心上啊。”

  听到樊父这样说,我就知道,樊玲昨天晚上做的事,他已经全部知道,辛亏我没有做出什么事,不然今天就真的在警察局。

  我笑呵呵的应着说道:“令千金神通广大,我很是佩服啊,闲话少叙,咱们还是先去看看令夫人的病吧。”

  听到我这么说,樊父笑呵呵的说:“没有给大师惹上什么麻烦就好,走,我这就带大师去看看我夫人的病。”

  说完,樊父就带我来到了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面装潢简单大方,却又透露着奢华,在一张大床,躺着一个人。

  走进一看,床上躺着一个看起脸色惨白的妇人,有一种很华贵的气质,但身上有很重的鬼气,给人一种阴深深的感觉,看来得的不是小毛病啊。

  这个妇人看到他丈夫,带着一个道士过来说道:“你这么又给我找这些,都不管用的,你挣钱也不容易,还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费了。”

  樊父,听到这样的话说道:“亲爱的,你不要说这些啥话行不行,你是知道的我怎么会放弃你呢。”

  说完这些,转过头来看了我一样说道:“这个道长,是我通过好些关系才找的,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病,你就安安心心的躺在这里,剩下的事情交个我就好了。”

  床上的那个妇人听了这些,还要挣扎着说些什么,但是却咳嗽两声没有说出来。

  樊父看到这个情况脸忙说道:“行了,不用说话了,你就我的话,好好在这趟这,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这个时候,转过身子对我说道:“道长,就麻烦您了,你给看看。”

  樊玲这个时候也是眼中含满泪花,满含祈求的看着我。

  慕容莲儿则是一脸的紧张,同时用威胁的眼神看着我。

  这个时候我心中苦笑了一下,让樊父准本一些东西。

  东西准备好,我就开始招魂,我手捏法诀,口中念着招魂咒,同时使用了一张开眼符,开始为樊母驱鬼。

  这个时候的我进入到了一种很空灵的环境中,我这个时候也看到了你个你只纠缠在樊母身上的鬼,定眼一看发现是一个女鬼,并且身上有一些粉色的光芒,看到这里我心中也明白了一些,便退出了那种状态。

  一出门众人见我,做完法事,连忙过来,樊父一脸着急的问道:“怎么样啊,大师我老婆怎么样啊,怎么一回事啊。”

  樊玲这个时候也问道:“大师,我妈妈怎么样了,她的病什么时候就好了。”

  慕容莲儿问道:“大师啊,这件事你一定解决对吧。”

  看到他们这么多人问道,我苦笑着说道:“问题的前因我心中已经有了个大概,你们不要着急让我缓口气再说。”

  众人听到这么说着这才尴尬的让开,到了楼下大厅。

  刚坐下和了一口水,就看到众人的热切目光,我冷笑着放下杯子说道:“这个事情其实也好解决,樊母今天这样完全是应为樊先生的情债,只要樊先生肯偿还,这件事自然会迎刃而解。

  众人听到我这么说,先是楞了一下,接着樊玲率先说道:“你这个骗子,你没有本事看病就直接说,我们家可以再请其他人,但是为啥要污蔑我爸爸。”

  慕容莲儿这个时候也站起来说道:“大师,您是不是搞错什么了,据我了解,樊叔叔不是那样的人,结婚后从来没有传出过什么绯闻,为人在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这么会有情债,大师您不会搞错什么了吧,要不您在看看。”

  看到众人这样的反应,也在我的理解之中,我说道:“现在这个社会,人面兽心的人多了,伪君子更多,你凭什么就认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已经有太多太多了,需要我一一的举例吗。”

  樊父这个时候,也觉得这个道士像是在无理取闹,根本没有的事就非要往自己的头上扣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自己要是再不说什么的话那岂不是证明自己心虚了。

  “大师,我觉得您说这话欠考虑,我滴名声在这周围都是出了名的,我可以拍着胸部这样说,你出去随便找个一个人,看看有没有人说我是那样的人。”樊父大声的辩解道。

  这个时候,那个身上有粉色起的女鬼听到了樊父这样说,整个面目一下就变的模糊了,直勾勾的往樊母那个房间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