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莲儿听到我这样说整个人又处在一个暴走的状态。

  看到慕容莲儿这个样子,我连忙说道:“开玩笑了,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啊。”

  慕容莲儿听到我正经的问,脸色变了变说道:“我来就是好奇,你这么装神弄鬼装到了这里,你是要回老家吗。”

  听到慕容莲儿这样说道,我苦着一张脸说道:“是啊,我就是这样做的,但是回家还没有几天就被我爷爷撵了出来,说我这么大人,该学的东西都学了,一直在家算什么回事,说着就给我找了个活。”

  慕容莲儿听到我这么说,脸上浮出了笑容,问道:“你是捡来的把,这么会这样子呢,回个家还不能好好的。”

  听到慕容莲儿这样说道,我说道:“对啊,我就是我爷爷在一个下雨的晚上,在山里捡来的。”

  慕容莲儿听到我这样说,脸上有点愧疚,问道:“对不起啊,邵阳提到了你的伤心事,我不是有意的。”

  看到慕容莲儿这个样子,我说道:“想啥呢,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好说的,翻过去不说了。”

  慕容莲儿听我这样收脸色才好了一点,正要继续问我的时候,这是门铃有响了起来,问道:“谁啊,大晚上不睡觉。”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樊玲的声音,说道:“大师,您在吗,我是樊玲啊。”

  听到这个声音慕容莲儿一下就慌了神,一脸焦急的看着,小声的问我怎么办。

  看到慕容莲儿这个样子,心里感觉挺好笑的,没有想到一向强悍的慕容莲儿还有这个时候。

  慕容莲儿看到我在哪里笑,过来踢了我一脚说道:“你还笑,还不赶快想办法,要是被樊玲知道我在这里那我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则在哪里笑着说道:“怕什么我身正不怕影子斜,看就看到了,没事我不介意的。”

  这个时候文外的声音似乎有些急了问道:“大师,您是不是在忙啊,要不一会在过来,你先忙。”

  听到樊玲这样说,慕容莲儿也懒得和我抬杠,赶紧跑到一个房间自己藏了起来。

  我这个时候连忙说道:“不忙,樊玲小姐,我这就来。”

  过去开门,看到门外的这个女孩,穿着一身性感的衣服,脸上化着艳妆,很是迷惑人。

  看到这个女孩的这样的打扮,我心里顿时明白了打扮,但还是说道:“樊玲小姐让您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赶快进来吧。”

  樊玲进入房间很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身体摆出了一副诱惑人的样子。

  看到樊玲这个样子,我连忙念了连个清心咒,问道:“樊玲小姐,这么晚来您找我是有什么事,或者是需要我帮什么忙。”

  樊玲看到我这个样子,眼神露出了一丝厌恶,但还是说道:“大师啊,我来就是想问问您有多大的把握,可以治好我母亲的病。”

  听到她这样问,我说道:“樊玲小姐,我天在你家不是已经说了,我尽我全力医治你的母亲的,毕竟你母亲的病不是一般的麻烦。”

  樊玲听到我这样说,目光露出了一丝坚毅说道:“大师,只要您能治好我的母亲我一定会满足你的任何要求,是任何要求。”说完还魅惑的看了我一样。

  虽然樊玲自认为做的很好,但是在我看来,还是很搞笑,虽然她想尽力的把自己表现出来,她身上穿着的那套衣服根本就不能把她的气质衬托出来,而且那种很生疏明显就是刚学。

  看到樊玲这个样子,我决定作弄一下她,问道:“什么条件都可以,这个是你自己说的没有什么人强迫。你确定你想好了吗。”

  说完我就色眯眯的走过去,这个时候樊玲竟然露出了一种娇羞,给人一种欲迎还拒的感觉,那一瞬间,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瞬间就忘记了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慢慢的过去,看到那诱人的香肩,那迷人的身段,还有那若影若现的娇躯,就化身狼人扑了上去。

  但是当我刚刚拉下肩带的时候,樊玲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用力推开我。

  这个时候我脑子也短路了,不这道这玩的是哪一出。

  这个时候樊玲居然想变戏法一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手机,说道:“刚刚发生的,我已经用手机录下来,你必须把握母亲的病看好,不然。。。”

  听到樊玲这样说,我一时呆在哪里,没有想到自己阴沟翻船了。

  看着眼前此刻正得意洋洋的女孩,心中虽然充满了怒火,但还是不好对她发泄。毕竟他也是救母心切。

  酷匠网永久!免?费mn看小,6说。s

  樊玲看到我铁青一张脸站在那里说道:“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只要你能治好我妈病,这个手机里的视屏马上就删了。我这人还是非常有诚信的。”

  看到樊玲这样说道,我笑着问道:“你还真是健忘啊,刚刚骗了我,就开始吹嘘自己很有诚信,你这逗你呢,还是逗我呢。”

  樊玲听到我这样说,连忙解释道:“我刚刚不是没有办法,如果可以解决,我是不会想刚才的那样的办法的。”

  看到樊玲一脸着急的样子,我问道:“你急什么啊,怎么就解决不了,你想什么呢。”

  樊玲这个时候说道:“小说里,电影里,你们这些家伙最坏了,没有足够的利益是不会认真办事的,今天我爸给你钱你不要,那就只能用美色了。”

  听到樊玲这样其奇怪的逻辑,我无奈的看着她说道:“那你看的小说电影里,有没有说像我这样的人一般都是有本事的人,你这样完全就是羊入虎口,根本不能改变什么。”

  樊玲这个时候,看着我说道:“我想到了啊,所以我上楼的时候就和我一朋友说了,如果我20分钟没有给她信息的话,那么他就会报警的,我想你不会想招惹警察吧。”说完还得意的看了我一眼。

  听樊玲说完,我还是目瞪口呆,没有想到啊,真是没有想到啊,看来我还是太单纯了,看看樊玲的这些安排,一环套一环,你只能是白白的吃亏。看来我还是小啊。

  想到这里,我说道:“行,祁微小姐你想的是非常的周全,但是你就不怕,我一恼火把你给杀了吗?”说完我还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