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慕容莲儿却越看越眼熟,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就是想不起来。

  樊玲的父亲正和那个道士说道:“大师啊,我带着我夫人全国各地的跑听说哪里可以治疗我妇人的病,我一定第一时间赶过去,但是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什么效果,怎么也查不出来病因在哪里,是在没办法我才知道您,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夫人那。”

  慕容莲儿看到一向坚强的樊玲的爸爸这个时候眼中尽然含着泪花,这在过去是不敢想象的,樊玲的爸爸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后退伍回来开始做生意,一步步做大,这个男人在圈子号称是铁人,而这个时候为了自己的父母竟然这样。

  这时候那个道士回到到:“樊居士您就放心吧既然您找到了我,那我会尽己所能的帮您解决麻烦的,这些都是我的分内之事,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樊父听到那个道士这么说,脸上的神情好了许多,但还是说道:“那真的是太谢谢道长,如果贱内的病情能有所好转,该有的劳务费一定不会少的。”

  道士听到樊父这样说,马上笑的合不拢嘴,说道:“樊居士,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这样说呢,治病救人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这也是在为自己积累功德,你这样说,让我情何以堪啊,这钱我们会用到其他更需要帮助的人的身上。”

  听到那歌道士这么说,樊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笑笑的说道:“那是,大师您怎么会在意那些熟物了,我懂,我懂。”

  这个人时候慕容莲儿终于想了起来,为啥眼前这个道士这么眼熟,这不就是邵阳当初在孟宴家驱鬼穿的那身吗。没有想到现在还是这样。

  想到这里慕容莲儿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犹豫声音过大整个客厅人都向她看过去,樊玲则在一旁问道:“莲儿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带你上医院看看。”

  听到樊玲这样说,慕容莲儿连忙摆手到,说:“不用了,我哪里有那么麻烦,刚刚就是嗓子不舒服,所以咳嗽了一声,放心了我没有你想想的那么脆弱。”

  听到慕容莲儿这样说,樊玲说道:“那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出去逛看看大师给我妈治病。”

  慕容莲儿听到这里连忙说道:“玲儿,你想啥呢,大师车马劳顿的刚刚来到这里,你得先让大师休息休息,着急啥。”说完还向邵阳使了个眼色。

  邵阳看到这里心中也明白,慕容莲而这是已经认出了自己,想要和自己好好谈谈。

  但是邵阳还没有开口,樊父就抢先说道:“玲儿,莲儿说道对,大师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这么也得让人家休息一下缓缓身子,养养精神。”

  转过身子又对邵阳说道:“大师你看这样,我已经在新龙酒店订了一个房间,一会司机会带你过去,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在请您过来给内人看病。”

  听到樊父这样说,邵阳哪里有拒绝的理由,刚刚一下火车就被接到了这里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还是真得好好休息。

  邵阳说道:“你要是这样的话,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能辜负了您的一番苦心,我明天再来,到时候一定给您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完冲着慕容莲儿使了个眼色,就走了。

  慕容莲儿看到我的回应也就没有说什么,威胁是的看了一眼,不说话默默的上楼休息去了。

  而我则被司机拉倒新龙酒店,看到那个酒店的时候我整个还是被震撼了一下,外貌上有点向欧式风格,但是却也能看出传统的风味。

  iU酷匠》网首#发ab

  进入酒店大厅发现酒店大厅设计是以金黄色为主色调,弥漫着浓郁的地中海风情,更是有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装饰:法国的青铜、意大利的音乐喷泉、法国的水晶吊灯、到处都显示着一种尊贵奢华。

  这个时候司机和前台小姐交代了一下,那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张的很像一个明星的服务员就带我去了自己房间。

  一进去,那耀眼的明晃晃的光就映得眼睛睁不开,仔细看,那喷金的墙壁、大红的地毯以及深紫色的沙发都煞是抢眼,还有那折射着光的水晶吊灯同样显得华贵。

  今晚见识的这一切让我这个乡野小民开足了眼界,有钱人真是奢华啊。

  心里虽这么想的,但是我做到桌子上很有耐心的等着慕容莲儿。

  不一会门铃响起,就看到慕容莲儿想小偷一样,领命的就闪了进来。

  还没有等到他开口,我就说道:“呦,莲儿小姐这么闲啊来我这俩逛逛,是想干啥呢,难道是因为慢慢长夜没有人陪有些寂寞所以来找我的,还是你突然想履行以下你作为女仆的责任。”

  慕容莲儿听到我这样调戏我,也不考虑能不能打过我,挥着小拳头就像我冲了过来。看那力道是没有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

  看到慕容莲儿这样,我只能是劲量的躲闪着,身上还穿着道袍,感到很不适应,功夫不能很好地发挥。

  慕容莲儿看我不还手,打的更来劲,虎虎生风,就在我一个不小心的时候,直到小妞一个拳头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才知道,这不光是用了力道,而且是要人命的程度。

  这个时候我也不能不反抗,一个小擒拿,抓住慕容莲儿。

  问道:“慕容莲儿,你要干什么,谋杀啊,进来就这个样子,小心嫁不出啊。”

  慕容莲儿听到我这样说,反驳道:“小娘我怎么样,不用你管,你在口花花,信不信我买上药把你给毒哑了。”

  听到慕容莲儿这样暴力的说道,我说道:“慕容莲儿,我警告你不要太过分啊,不认你会后悔的。”说完,我轻轻的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

  慕容莲儿感到异样,脸红红的不在说什么。

  感到慕容莲儿的一样,我也赶快放开他,说道:“刚才的事我就先不计较了,你先说说你来这里找我是干什么吧,不是来打我一顿的把。”

  慕容莲儿转身看了眼前这个人一眼说道:“邵阳,不要把自己想的那么高尚行不行啊,小娘会为了那种无聊的事专门来这里,你也太看的起你自己了。”

  听到慕容莲儿这样说道,我说道:“那不是打我就是专门来看看我,不是吧,难道你喜欢上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