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母听到我这么说:“道长啊,你就不要计较这些小事了,原来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不行你,还把您当成一个骗子,我知道我错了。”

  孟母看我还是一脸没有表情的样子,默默的站在那里,情急之下就要给我下跪。

  看到这种情况我心中大为感动,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为了自己的儿子孟母真是豁出去了。

  我也不好继续在哪里装,连忙上前说道:“孟阿姨,不要着急,我一定会尽全力把您儿子治好的,这些都是我的本分工作,都是我应该做的。你可不能这样,快快起来。”

  我连忙搀住快要下跪的孟母,把他拉起来,毕竟是长辈,我那能让孟母这样做呢,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孟母看到我这样态度,心里有了底才站到一边,急切的问道:“道长,我儿子这是怎么了,原来挺健康的啊,怎么这么好的一个孩子这么突然就这样子了呢?”

  我劝慰道:“孟阿姨,这些都是小问题交给我就好了,很容易解决的。”

  这是慕容莲儿在旁边看着不乐意了,说道:“你这人是这么回事啊,赶紧救人啊,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不要耽误时间,救人要紧。”

  听到我的小女仆这样和我说话我心中一整恼怒,当下也没有表现什么,就当作没有听见。

  我叫孟母把我带到孟宴所在的房间,看到孟宴在哪里蜷缩着,身上已经没有人的样子了,有一种莫名的狰狞,还带着一点点的可怜。

  看到孟宴这个样子我心中一阵冷笑,而孟母和慕容莲儿则是一脸心疼样子。

  看到自己的小女仆这个样子我心中不由的一阵愤怒,好歹是我的女仆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心情,这是干啥,故意的吧。

  心里一阵的愤怒,但是也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脚下踩着驱鬼步伐,嘴里念着咒语,勾动天地中的灵气,手中开眼符一闪,就贴到孟宴的身上。

  孟宴因我刚刚的做法,神已经回来,被我贴上开眼符,看到了自己身上抱着一个女鬼,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在哪里大喊大叫。

  嘴里说着粗鄙的话,而孟母和慕容莲儿也是呆了,看来孟宴在这两心中形象还是非常好的,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孟宴。

  孟宴,突然冲过来抓住我说:“你是谁啊,你是不是给我身上下药了,为什么我会突然看到那个鬼东西,你想要干什么,你是不是来害我的。”

  我冷笑着拿开孟宴的手,收了他身上的开眼符,也不说什么转身往门外走去。

  这是孟母和慕容莲儿也回过神来,赶紧过去安慰孟宴,让他安静下来。

  正走着,孟母和慕容莲儿从喊住我孟母,并问到:“邵阳你做了什么,为什么孟宴好好的会变成那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慕容莲儿也是一脸生气的样子,一副不给出已给说法就要和我玩命神态。

  看到这娘俩蒙在鼓里,我心里也懒的和他们解释,说道;“你们不要问我做了,不要着急的从我身上找毛病,还是先问问孟宴对那个女鬼做了什么,这个比较靠谱点。”

  说完我也没有在意他们的想法,径直的离去。留下两人呆在原地。

  @更K新最快◇上酷匠网

  不一会慕容莲儿回过神来对孟母说道:“伯母,不要着急,那个邵阳道士也没有说不救,

  咋们还是会去问问孟宴是怎么回事,看那个道士这次说的这么严肃应该不是骗人的,咋们先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然后再去求人家也好说。”

  孟母听到慕容莲儿这么说心里也有了计较,和慕容莲儿回家去。

  回到家中,慕容莲儿看到男朋友在哪里做的,看起来还是很清醒的,于是上前问道:“孟宴,刚刚你是这么回事啊,脾气那么暴躁。”

  孟宴这是心里正为刚刚的事情恼火,这是听到慕容莲儿有谈起,心理的火更是压抑不住说道:“莲儿,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自己可以处理好的。”

  慕容莲儿听到孟宴用这种生硬的口气和自己说话,心里也是一阵的不舒服,但是想到孟宴的情况变压制住心理的不满,说道:“孟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呢,我这不是关心你吗,我是为了谁啊,真是的,还有道长让我问你,你和那个女鬼是什么关系。”

  孟宴听到前面的话心里还有点愧疚,但是听到最后一句话,就想被人踩住尾巴的猫,一下子窜起来说到:“慕容莲儿,我不是说了吗,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

  孟宴话刚说道一半就被孟母打断,说道:“孟宴,你这么说话呢?莲儿是你什么人啊,能用那种语气和她说话吗。”

  孟宴似乎正处在崩溃的边缘继续说道:“你们都是封建迷信,什么鬼,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讲这些,你是不是疯了。”

  这是慕容莲儿压制不住心中的怒气站起来说道:“孟宴,你这是干什么呢,你怎么和你妈说话呢,没大没小,再说我们不是担心你吗,怕你出了什么事,你这人怎么样。”

  孟宴听到这心中怒火更盛,说道:“你们一个一个,是干嘛,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我有说过我需要吗,你们不要想当然行不行,你们给的就是我想要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慕容听到这里心里非常的难受,不明白为啥孟宴为啥会变成这个样子,一种异常的难过,心中泛起真真的无奈,默默的起身离开。

  孟母也知道儿子做的确实过分,但是在这种情况儿子根本不知道是这么会事,等过一阵等儿子好点,让两人好好谈谈一定会没有事的。现在重要的是让儿子健康。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孟母也累了,自己回到房间休息。

  刚躺下就听见客厅里传来儿子哭声,孟母心中大惊出去看儿子是怎么了。

  只见孟宴在哪里不住的流泪,嘴里还说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做,我以为你会躲开的,你说你躲开那有这么多事。”

  孟母正听着儿子莫名其妙的忏悔,这是孟宴突然站起来恶狠狠的说道:“你想怎么样,你能不能离开我,我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能不能不要纠缠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