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酷匠网唯FP一-正版LB,F其他lM都是P盗5版`

  火车咕噜噜的往前行驶着,我伸了个懒腰从卧铺里爬起来,去餐厅吃饭。

  我叫邵阳,是个刚考上大学的大一新生。

  从老家出发,去往x市上大学,一开始的兴奋在折腾了快两三天了的现在已经消磨的差不多了。各种交通工具换着坐,人装在各种铁盒子里,我骨头都快生锈了。

  正当我梦游般做到餐厅的时候,右手边四十五度突然出现的风景一下子让我提神起来。

  从上到下扫描下来,秀美的五官,波涛汹涌的胸部,细窄的蜂腰,臀坐着看不见,桌下一双美腿修长好看!绝壁女神级的美女啊!!

  不过,这些当然不是引起我关注的主要原因,哥是那种肤浅的只看外表的人么?

  我之所以这么关注这个美女,不仅因为她长的诱人犯罪,更是因那为美女的额头上,正缭绕着黑色的凶煞之气,也就是俗称的鬼气。

  从我记事起,我就一直跟着爷爷在山沟沟里头,我是个孤儿,听我爷爷说91年那会儿,一天晚上,风雨交加,他在茅屋里就听到我嘹亮的哭声,清亮而凄厉。刚开始他还以为是鬼,也没有在意,,直到后来我哭的断断续续,几乎要断气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跑出来循着哭声看到我,就把我捡回家,我这才活了下来。

  听爷爷说早先年他也住在大城市里,不过后来城市里人越来越多,鬼也越来越多,这才搬到乡下地方,清净。

  我从小就听爷爷讲鬼故事,跟着爷爷学画符箓,学着如何抓鬼,不过老实说,高二之前,我根本就不信这个。小时候还好说,对于爷爷的话我自然是坚信不疑的,那时候天天晚上睡觉,我都必须乖乖把手脚都塞到被子里去,就怕被爷爷说的夜鬼摸了四肢去。

  不过等上了学,人长大了,胆子也大了,认识的人也多了,就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也知道像是不吃饭挑食会被山鬼叼走之类的,都是爷爷用来吓小孩的玩意。再加上那时候乡下小学虽然落后,但也是加强破除迷信,宣传科学的教育的时候,所以说自打我上学后,我就不信鬼神了,对于爷爷要我学的鬼画符,更是不屑一顾。

  可是不信归不信,爷爷就我一个亲人兼职亲传弟子,所以虽然我抗争了许多次,说他的故事都是骗人的,符箓抓鬼什么的都是迷信,还是被爷爷拿着棍子逼着,一直跟着他学着画符抓鬼的行当。

  “你这个瓜娃子,你现在不好好跟爷爷我学符箓,等你开眼了,就有得你后悔的咯!”这是爷爷最常挂在嘴边的话。通常来说,是一边抽我,一边说。

  等上初中了,寒暑假的时候爷爷就开始带着我去实践。所谓的实践,也就是出门给人驱鬼送灵做法事,期间虽然碰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但因为被爷爷保护的很好,再加上没有开眼,看不见鬼神,使我一直坚信我爷爷其实就是个跳大神的,也就是个神棍。

  真正让我对鬼神是否存在这件事情改观,还是因为我高二那年发生的事情,也就是爷爷所说的开眼。

  那时候和我同桌的有一个哥们,叫王大龙,我们都叫他王大狗。王大狗这人爱装逼说大话,刚高一进班的时候,就说要做班里的老大,放学后看我长得瘦小,还带人来堵我要收保护费,结果自然是被我狠狠揍了一顿!自那之后王大狗就跟我身后,叫我老大,而他的名字,也从王大龙变成了王大狗。

  高二毕业前模拟考的成绩出来了,我照常还是不上不下的第十几名,王大狗这个家伙虽然抄了我的,但是那傻b竟然抄错了顺序,于是理所当然考了个班里倒数第一。

  等周末我和王大狗一起回家,那家伙就一脸垂头丧气的,估摸着他自己也知道等回家肯定会被老爸一通好削!

  等走到我和王大狗家里的分岔路的时候,那怂货还拉着我的衣角,期期艾艾的说着,“邵哥,要不你收留我,让我去你那儿躲两天呗!”

  我才不想让他看到我在家里被爷爷收拾的惨样,自然一口拒绝,“不就考了个倒数第一么,你又不是没考过,就你这皮糙肉厚的模样,被王叔揍一顿就当松筋骨了!别那么怂,赶紧给爷滚蛋!”

  我没想到的是,我和王大狗这一别,就是永别。

  第二周开学的时候,王大狗就没来上学,他的座位一直空着,还莫名的让人感觉潮湿阴冷。这让我心里沉落落的,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初中的课程,早上两节课之后照例是要课间操晨跑的,我因为有心事所以拖拉着走在最后面,正要下楼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拉我衣角,我一回头就看到王大狗一脸怂样的看着我。

  “王大狗你这二货!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学校?!都迟到两节课了知道不?周末是不是被你爸好好收拾了?”我因为被吓了一跳,所以故意数落他。

  没想到王大狗一反常态没有赔笑,反而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他的头发和衣服都湿漉漉的,不停往下滴着水。

  “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湿漉漉的,掉水里了?”我莫名其妙觉得心虚害怕,声音也小了起来,现在想来,应该是所谓的第六感。

  正在这时候,我们班那个大嗓门的班长见我没下楼,立刻吼了我一声,等我应了班长再回头的时候,就发现原本在我身后拽着我衣角的王大狗已经消失不见了。

  大班长催的急我也没时间细想,等下了楼跑了两圈我才琢磨出不对劲儿来。

  我们高二段统一是在三楼,整栋教学楼只有一个楼梯,我们班因为是最差的班级就被分配到了最角落,在三楼楼梯左边,也是楼梯左边唯一的一个教室,其他几个班还有厕所什么都在楼梯的另一边。于是问题就来了,当时上第二节课的时候王大龙还不在,而等下课的时候我们班人一窝蜂爬下楼梯,王大龙是怎么出现在我背后的?!越想我越觉得心里发毛。

  而后课间操做完晨跑跑完后回到教室,班主任宣布的一个的消息,更是让我头皮发麻,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天光说:

新人新书,求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