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初,你怎么......初,刚刚有人来过是不是?”小毛的眼睛注意到了地上那些还没有完全干下来的足迹。

  “而且还是个女孩!”小萱像是发现了恐龙一样,立即跟着足印跑了进去。

  等小萱她跑出来的时候,手里还掕着那个童秀珍的运动服。

  “老板,我们可没想到你的生活竟然是这么的不检点,怎么在我们不在的时候,还带了个女孩子来这里,还有,老板,我衣架上的那身唐装呢?”此时的小萱恶狠狠地盯着我。

  “小萱,你让老板换身衣服吧,不然他会感冒的!”小晴说道我,望了望我走进里面给我找了一套衣服出来。

  小萱拦住了小晴说道:“让他感冒死得了,居然跟我们开这种玩笑。”

  此时的小毛一脸严肃地看着四周,突然打断了小萱那恨意的言语。

  “这里刚刚有脏东西来过!”

  小毛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符纸,念叨了一下咒语,那张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往那地上一扔,居然起了一行奇怪的脚印。

  而那脚印竟然是往出去的方向的。

  “她是跟着那个姑娘进来的,然后在那个姑娘出去之后,这脏东西才离开的。”小毛指了指那些脚印分析道。

  我打了一个喷嚏,然后也没顾小萱的指责,跑到里面去换了一身衣服。

  等我换了身衣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小萱和小毛面色凝重地看着我了。

  “怎么啦?”

  “初,你告诉我,你刚刚是不是看到那不干净的东西了?”小毛问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将我所见到的情形告诉了他们。

  他们的神情一下子就变得煞白。

  “初,你得赶快找到那个叫童秀珍的女孩,不然怕是她会有生命危险啊!”小毛将手指按在了那脚印之上,忽然指着那个脚印说道:“你所说的这个白色女孩应该是一个冤魂,如果她要对童秀珍下手的话,那就无法挽救了,如果是一般的鬼魂还好说,但是这冤魂发起疯来,你我也都是见识过的。”

  小萱此时说道:“老板,你是不是把我的那一身衣服给她穿了?”

  “是的。”

  我点了点头。

  “那还好,我的那一身衣服带着我多多少少的灵气,只怕是她如果再一次被水淋了,脱了出来,那就麻烦了!”小萱说道。

  “可是现在关键的是,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找到她呀!”我叹了口气说道。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这个我自然有办法。只是这个冤魂横加阻挠,那我们要找她就会有些麻烦了。”小萱说道。

  “对了,我听她说,她是南应城高中的学生,或许我们可以现在就去南应城高中找一下她呀!”我回忆着说道。

  “南应城高中?”此时的小晴突然眼神闪烁着。

  “小晴,怎么啦?”我问道。

  “老板,我记得我以前有一个同事调到了南应城教高中,希望我能联系到她,或许她能给我点什么帮助也说不定!”小晴说完,我立时就拍了下手掌,“这下就好了,有人在里面,我们也好办事。”

  也算不上几分钟的车程,我们便已经来到了南应城高中。

  一下车,来到了校门口,就被那学校的保安给拦了下来。

  “你们是谁?来这里有什么事情么?”那保安是一个中年的五六十岁的老头,虽然人老,但是我看的出来,这个老人的眼睛还是很锐利的,那双眼睛如果你仔细去看的话,那简直就像是鹰眼睛一般骇人。

  当时小晴就跟着她解释了来意,但是他说道:“现在校园的事情闹得多了,谁知道你们是真的假的,如果你们没有请到那位老师帮你们担保的话,我是决计不会放你们进去的。”

  他说着有些坚决,我们也没有办法。

  也是直到后来小晴打了那电话给了她那相识的老师,让那老师出来接我们,他才肯放我们进去的。

  到了学校里面。

  小晴就替着我们做了一系列的介绍吗,然后再对我们说道:“这位就是我的以前的同事司徒静。”

  司徒静的眼睛在我们的身上扫过。

  说来也奇怪,那个老师到了一盯着小毛的时候,眼睛就不断地四处游荡,那脸看起来真像是做了些什么亏心事一样红了起来,真是惹的我几乎要笑了,但是我一想到我们还倚仗着她在这里面寻找着那个童秀珍,我也就猛地忍住我的笑意。

  我们逐一和那个司徒老师打了个照面,从小晴的口里获知,原来那个司徒老师今年三十几岁,至今还是单身的,我心里就寻思着:难怪她会对我们家小毛脸红啊,敢情是看上小毛了,可惜我们家小毛早已经有了小萱这丫头,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想摊这浑水,给他们结个姻缘。

  我当时心里想道:说来那司徒老师长得也算漂亮,白白的鹅形脸蛋,嘴唇饱满,虽然戴着一副眼睛,但是也私藏不了她那动人的眼眸,再说句实在话,她可真一点也不会比小萱逊色多少,说身材有身材,说样子有样子。可惜啊,我们家的小毛却对小萱情有独钟,我自然只能老老实实当一个旁观者算了。

  酷%V匠网正DU版+首-发:(

  当时跟着那个司徒老师了解了一下,原来更巧的是,这个童秀珍竟然是她班里的学生,这么一来,我便觉着事情的发展得越来越加巧妙了。

  不过巧妙归巧妙,那事情当然也不像我所想的那么完美,因为我们在那司徒老师的口里得知,那个童秀珍至少已经旷课有三天了。

  “老师,你能说一下,这个童秀珍最近在上课的时候,是不是有些反常的行为呢?”我当时就急忙问了她一些相关的问题。

  “奇怪的行为吗?那好像没有!”那司徒老师回忆着说道。

  “那她最近为什么会旷课,你知道原因吗?”

  我这一问,她摇了摇头,然后又说了一句话。

  “不过听说在她上生物课的时候,被罚站过一次。”那司徒老师说道,“但是这个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啊!”

  “她是为什么罚站的?”小晴问道。

  “好像说是在上课的时候说话,而且说的很大声。”司徒老师望了一眼小晴说道。

  “上课的时候说话?那说什么?”小晴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