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我点点头说道,“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大汉登时就给我跪了下去。

  “大师,你要救救我儿子啊!”那名大汉眼睛带着凄凉,拳头握得紧紧的,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人民币。

  此时的小晴也愕住在了当场。

  “小晴,你不用走了,现在有事给你做了。”我笑着对小晴说道。

  小晴望了望我,然后又望了望小萱,小萱笑了笑看着我:“怎么刚刚老板,还想着赶人跑,现在居然留起小晴来了?难不成你发现了小晴的用处了吧?”

  我笑着说道:“那倒不是,只不过是我是想让小晴帮我们看家而已,我们就可以安心去做我们的事情了。”

  “丫的,老板,你当我们家小晴是钟点工啊!你也太黑心了!”小萱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说道。

  “没事,你们去吧,我们给你们做饭啊,做菜啊,我都会做的,你们放心吧!”小晴点了点头,有了点欣喜的意思。

  那个大汉猛地就想拉着我走,我当时也不知道真的是什么让他急成了这样。

  但是看着他沮丧而紧张,我也就没有多聊闲话,示意要开工了。

  小萱还想跟我理论,可是看着那大汉的额头都流出了汗水,一个大男人都流出了泪,小萱也不再说些什么,赶忙和小毛回房收拾好东西。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比人家连夜出诊都要来的麻烦,自己倒是希望能够速战速决,可是谁料想,这问题比我想象着的来的严重多了。

  刚到那大汉的家里,看来很是凌乱,也不知道他是多久已经没有清扫了,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处理场。

  当时我问道:“大哥,嫂子呢?”

  “她很多年前就去世了,这么久以来都是我带着这个孩子长大。”他说着说着,脸上带着哭丧的表情。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心里暗道:难怪会这么的脏乱差,这多多少少就是家庭里少了个女人的缘故啊。

  “没事!”那男子叹了口气,刚想要将我们带到里面去的时候,小毛就停了下来。

  我看着小毛的神情有点不对劲,我赶忙问道:“小毛,你怎么啦?”

  小毛缓了缓神,突然淡淡地说道:“没事,没事,我就是看到这跟木门边有点意思。”他说着又摇了摇头,跟着我们走了进去。

  刚进到里面的时候,一眼看过去就是一张洁白的大床,大床之上躺着一个小孩子,年纪不过七八岁,脸色惨白,而那小孩子的肚子胀的跟个西瓜一样大,当真是把我们吓了一跳。

  “你为什么不送他去医院?”我赶忙问道。

  “我们都已经住院了一个多月,医院做的检查也都已经检查了一个月了,还是检查不了什么。如果不是被弄的这么绝望,我哪里会去请你们帮忙啊!”那名男子越说似乎越觉得沮丧,似乎像是假如我们都治不了,他也就没希望了死的。

  小萱先是掏出铃铛,结果那铃铛连响动一下也没有。

  “这里似乎没有那东西的存在啊?”

  我一听这话,就有些疑惑,说是说没感应到什么但是这玩意确实是有点恐怖,这孩子的肚子怎么可能胀得如此的离奇,难不成这里面真的没什么问题没,,我试着靠近那床上的孩子,只觉得那孩子的气息显得有点厚重,喘息声也显得特别的响,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孩子的脸,只觉得那孩子的脸上似乎也异常的煞白,一个孩子的脸色要是如此的煞白的话,那简直就不像是一个普通的病症了,再加上他的牙关咬的紧紧的,似乎是痛苦到了极点。

  只是我不太明白,那孩子竟然一点哭意也没有。

  我的手一模那个肚子,突然就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体里跳动,但是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也是说不太清楚,那真还是说不清楚,真是恐怖至极。

  就在我的手要按下去的时候,那孩子的闭着的眼睛竟然一下子就睁了开来,我的天啊,我几乎吓了一大跳。

  他的额头渗出了汗珠,眼睛里充满了祈求的神态,但是还过不了多久我就只觉得那孩子的神色之中又些怪异,那种眼神竟然不像一个孩子,倒像是一个孕妇要临盆之前的痛苦表情。

  我试着用手去安抚他,可是他的神色依旧保持着那个状态。

  “你还是快点送他去医院再检查一遍吧!这里真的没有所有灵体的显示啊!”

  小萱相当肯定地说道。

  可是那个男的却没有理会小萱的意见,“大师求求你们,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的儿子啊,我只有这个儿子啊,如果你们不救他的话,那我也活不了了!”

  那个男的痛苦地又跪了下去,。

  +最新c☆章节#上bd酷PZ匠网(●

  “你先起来,你先再送孩子去医院一趟,假如医院再没有办法的时候,你就再找我们吧!”小毛也似乎不相信有灵的所在,他慢慢说道。

  那个男的死死地盯着我,然乎急急忙忙地按响了家里的电话,一下子一辆救护车就在几分钟过后的时候,终于来到了现场。

  在后来与那大汉的交流中我才获知了他原来叫徐明,是一家工地的头头,最近由于承包了一块地皮后他的儿子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其实在我们来之前也是送过医院检查的,可是愣是胃啊,肝肠啊,什么都检查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当时的问题还没像这样这么严重,也就没有多大的理会,他确实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

  如今在我们的劝说下,也确实是去了医院,但是究竟情况如何,那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在两天后的一个早晨,早早的我就听到有人出了吃奶力气地拍打着那个大门,嘴里还不断地喊道:“黄大师,你快出来。”

  我一听这声音就已经知道了这应该是前几天来找的那个徐明,一开门,就见他抱着他的儿子在门口嚎啕大哭。

  “你干什么?”

  “你倒是快点起来啊!”我慌忙说道。

  此时的小毛,小萱和小晴也纷纷出了门口。

  看着当时的那个孩子肚子是消了,可是他的脸色却特别的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