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你用我的血吧!”

  我咬咬牙说道。

  要知道我从小就很抗拒打针,更别说要献血了,但是我知道如今的情况紧急,再也容不得我考虑了。

  Eq最8U新'章^。节w上‘r酷@j匠s网

  “你的是什么血型的?”

  “我......”我摇了摇头,心想:我这个从来跟着血液贡献无缘的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的血型呢?

  “好吧,你不知道是吧?”那名医生叹了口气,然后示意护士拿来一根小针筒,然后就想往我的皮肤扎,当时我几乎吓得想要逃跑,可是看着小晴的脸色越发的惨白,我只好将眼睛闭了上去。

  说实在的,那医生的手法也确实相当快,一下子,我就感到了我手上有什么东西扎了进去。

  “别乱动!”医生的言语很是严肃。

  我尽量试着将自己的心跳调得正常和规律,睁开眼睛,只见那针尖已经从我的手臂上一下子就刺透了进去,从我血液中抽取了少量的一部分。

  他们捣弄了有几分钟后,那医生说道:“血型匹配,可以为她输血。”

  当然对于这种城郊的医院已经见惯不怪了,他们导通了我和小晴的血脉,我只感觉身体的某种东西正在向外跑着。

  整个人越来越疲惫,然后昏昏沉沉的,我竟然进入了梦境之中。

  在那个梦里,我竟然梦见自己变成了和那只魇一般的怪物,眼睛血红血红的,正要将小萱和小毛吞下去。

  我自己不断地控制着自己。

  “嗡!”

  我整个醒了过来。

  我发现我躺在医院的一张病床上,而在我隔壁的病床。

  只见小晴正安安稳稳地在我的身边,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你们为什么要救我?”

  我叹了口气,“你的学生或许已经知道了真相,他们不会再怪你的,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有这种轻生的念头,因为你现在身体里所含有的血很多都是我的,我只希望你能带着我的希望活下去,做一个好老师!”

  “做个好老师!”她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看着我的伤口,她突然叹了口气。

  小晴身上被刀子扎过的已经被缝合过了。

  反倒是我从小没有试过这样子,所以显然我比小晴来的尴尬。

  小晴突然眼睛一阵闪烁。

  “快,快去,救校长还有小萱他们!”

  “救校长?”我忽然奇怪地盯着小晴,“你是说刚刚那个中年男子?”

  “是的,他就是校长。”

  “难怪他能够知道你是孙晴,而且还是老师,看来就是这个原因啊!”我勉强地从病床爬了起来。

  “快点报警吧!”小晴说道。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说的这些警察哪里会相信啊,现在要救他们就只有靠自己了。”我从病床上站了起来。

  这时候,那城郊的医生见我要下床,他急忙喝到:“你刚刚才进行了大量的输血,你需要休息......”

  我还没听他说完,我就撞开了他说道:“对不起,医生,事态紧急,没办法和你解释了。”

  我跑到了医院的电梯前时,还听到那医生不顾形象的叫骂声,可是我哪里顾得了他,二话不说就坐着电梯下了楼。

  可能是由于失血过多,自己的脑袋还总是感觉晕晕的,似乎根本没有力气跑,像是跑一两下子就要倒下去一样。

  外面还在打着雷,此时已经下起了哗啦哗啦的小雨。

  在医院外拦上一辆车似乎比想象中还要来的容易,也不想和那司机大哥讲价,拼命地往那学校赶,终于来到了校园门口的时候。

  没有雨伞,我刚给了个整,他急忙摇摇手,连个零数也不要,指了指那学校,示意我下车。

  我点了点头,他便急忙就开走了。

  学校门前的那几棵蔓藤植物在不断地缠绕交错着。

  此时在受了雨水的冲击下,显得更加的诡异,淡绿淡绿的,像是一层生了锈的铜块一样。

  我拨开了那些纠缠的蔓藤,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

  校园死寂无声。

  地上还残留有那校长刺死的那几只勾魂虫,如今看来是多么的恶心。

  我走的很慢,变得很是谨慎。

  教学大楼中,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响动。

  我不知道如今的状况已经怎么样了,但是我可以知道情况一定很是不妙,那窗户的玻璃近乎破碎,那道大铁门边还让人寒心地泼洒着几点诡异的血迹。

  我靠了过去。

  似乎听到了小萱,小毛还有那个校长的喘息声。

  一切的战斗似乎没有完结。

  我刚要走过去,就听到一声奇怪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

  我刚要扭身去看,只见教学楼中窜出了一条呻身影,只见那人手持一把桃木剑,那正是小毛。

  “初,我不是叫你走了吗?你怎么有回来?”

  我刚想要说点什么,小毛举手一刀就往我身后的地方敲去。

  我自觉后背心一凉,一双寒如冰魄的手,一把就揪住了我的肩膀。

  我恐惧地盯着我身后。

  还没转身,就看到了那只面部前部化为腐肉的尸体,说来也怪,这尸体虽说是看起来腐烂,但是经过了这么久,它居然还保持着如此的完整,如今从他那身黑色的长袍下,我瞥到了那下面竟然是一身军装。

  我心陡然一动,难道这个魇的真面目是一个士兵?而且经我仔细一看,那身军服似乎是日本的军服,心里念叨:看来小晴说的这里是日本人的屠宰场也确实无疑,但是奇怪的是,既然是日本人屠杀我们中国人的地方,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日本人的尸体?

  我脑子里突然回放起以前某些影片里播放过的内容,说是某个日本高官被中国人杀了,他们杀上一大堆中国人作为陪葬的一幕。

  如今这么一联想起来,心里不禁纳闷,难不成这眼前的这魇是个日本高官?

  生前活着屠杀中国人,死了依旧也没忘了屠杀中国人。我突然一腔怒火就上来了,一个拳头就打了过去,可是谁知道他看似腐烂,但是身子却比石头还要来的僵硬,我的拳头一发力打过去,在我的拳头骨上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刺疼。

  我心里暗自咒骂道:该死的,你这死去的家伙,我一定要让你再死一次!

  此时的小萱和那校长也从那教学楼的窗口跑了出来。

  小萱看着我突然有些惊讶,“老板,你怎么回来了?小晴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黄氏初发说:

  我听她这么一问,赶忙就将事情告诉了她。

  小萱猛地点了点头,那个校长依旧默默无语地盯着那个魇。

  那个校长似乎也是个道家中人,他虽然用的是两只筷子,但是看他甩起来,手法却很奇特。

  “似乎一般法术对它都没有任何的效果,如今现在对付他也就只有一种办法了。”小毛淡淡说道。

  “什么办法?”我不禁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