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此时的我竟然在她的身后看到了几只像蟑螂一样的东西正在她的身后爬着。

  那种生物我相当的清楚,勾魂虫!

  我急忙追了上去。

  “小晴,等一下。”

  可是小晴哪里听得见我的话,拼命地往外跑着。

  当时的情形的越发的紧急。

  我急速地奔跑着,就在要到达那铁门之时,小晴突然停了下来。

  我惊恐地看着她的背影,觉得似乎有点问题,于是我赶忙跑了过去。

  “小晴?”我小声地问道。

  她那个背还是死死地对着我,可是就是一句话也不说。

  我觉得有点不对头,将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突然,一阵冰冷的感觉从我的手心处传来,我立马将手收了回来,然后正要走到她的前面。

  突然,在门外一个严肃至极的声音喝住了我。

  “不要动她!”

  我顺着那声音看去,那是一个男子,一个身穿西服的中年男人,手里还拄着一根拐杖,手里拿着一双像筷子的东西。

  “你是?”

  那个男人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晴。

  然后一只手敲在了小晴的头上,此时的小晴才缓缓地瘫倒下去。

  我的眼睛不自觉地偷瞄一眼,几乎吓了我一大跳,天啊,在那小晴的脸上竟然长出几双像是眼睛一样的东西,在额头上,在脸蛋上,在两个眉目之间,一只只大大小小的犹如眼睛的东西。

  “是谁让你们放那家伙出来的,好不容易将它困了多年,想不到还是让它给出来了。”

  那男人叹了口气,手里的筷子往那小晴的脸上一敲,一下子就甩落了很多只犹如眼睛一样的东西,周身的粘液,黏糊糊的,看起来有些骇人。

  “屏住呼吸!”

  他似乎是在对小晴说着话。

  我满脸狐疑地盯着这个男人,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这里的一切?

  可就在我愣神的时候,他突然示意道。

  “你,过来帮我的忙!”那个男人盯着我说道。

  我指了指自己问道:“你说的是我吗?”

  他点了点头。

  我靠了过去,“我......我能做什么?”

  “I看8正版D章‘)节、上"#酷r匠网

  “你按住她的脚!”那个男人的神情十分严肃地盯着我。

  我突然心神一凛,觉得他不像是在骗我,于是我立马点了点头,将小晴的脚按住了。

  可是下一秒钟,我却又忍不住松手了。

  因为此时的我只见那男人手里拿出了一把银色的刀子,看情形是要往小晴的肚子里插。

  我登时就喝住了他,“你想.....想干什么?”

  “救她!”他淡淡说道。

  “拿刀扎她算是哪门子救她啊?分明是要杀了她啊!”我呵斥道。

  “有虫子进了她肚子下的皮肤,你信不信随便你,现在孙晴老师的命就揪在你手里了。”说完那人叹了口气。

  我望了望他,他的神情依旧表现的很淡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多了一份忧伤!

  我又看了看小晴那痛苦的神情,咬了咬牙,心里暗道:看来这也不像是假的,只好......

  接下来的几分钟,我按住了小晴的脚,使得她不能够动弹,紧接着就是那个男人提着刀,一下子就往肚子上扎了下去。

  仅仅一刀,就见了血,可是令我不解的是,竟然看不到那只小东西。

  我受骗了?我心里咯噔一下。

  此时小晴身子因为痛苦而抽搐了起来。

  她的腿不断地扭动。

  血液顺着她那肚子往下滴着,我看着那个男人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小晴的肚子。

  “你究竟要干什么?”

  “那条虫子已经移走了位置,我只能再下一刀!”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疯了,你以为这是手术室啊,把人这么宰割!”我恶狠狠地盯着他。

  那个男人的眼神充满着淡定,“我只希望你配合我,不然后果自负!”

  小晴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我再也抑制不了心中的怒火,刚要放手,只见他挥手就是一刀。

  “哧!”

  说来我也不是害怕血的人,可是如今看到这场面登时也是惊了。

  我的手已经松开了小晴,他反手一刀就往我身上切来。

  我也顾不得什么,随手拿了块砖头就往他的头上敲去,他的头也流出了鲜血!

  虽然他已经负伤,但是他却没有停止他那一刀。

  “哧!”一刀就扎向我的衣服,我此时看向那把刀。

  才见到在那刀尖上,赫然是一只像眼睛一样的虫子!

  我此时才发觉,我误会他了。但是对他的伤害已经无法避免了。

  他头上的血缓缓地流了下来,嘴角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然后站了起身。

  “对,对,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有点后悔,赶忙将那块石头丢掉。

  虽然自己想要弥补点什么,可是他却笑了笑说道:“不要跟我说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但是我只希望你能够明白一点。”

  “什么?”我截住他的话问道。

  “你现在给孙晴老师包扎去。”他显得特别的冷静。

  “那你呢?”我问道。

  “是时候,跟那家伙做个了结了!”那个男人的嘴角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我望着地上的小晴,急忙从身上扯下了一些衣服当作布子用,将她的流血的地方包了起来。

  我着实也找不到任何的一些给她消毒的东西,自好快速地做了一些简便的包扎。

  马马虎虎地将小晴包扎一下后,我立即就将小晴抱出了学校。

  还好的是,在这城郊的地方还是能够打的到车的。

  我急急忙忙地想拦一辆车子,可是那些车子的司机一看到我抱着的人满身是血,他们就马上掉头走了。

  最后没有办法之下,我就只好拨打了医院的电话。

  跟医院方说情况很紧急,要他们赶快来。虽然他们立马就回答好,但是我的心当时还是七上八下的,小晴的身子越来越冷,她的脸色也渐渐变得白了起来。

  小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昏迷过去,此时她的嘴里还不时地念叨着:“安明,安明......”

  谢天谢地,最后在十几分钟后的等待,我终于等来了那辆救护车。

  一帮身穿白色医护制服的护士和医生下了车,他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在我怀里的小晴。

  一名医生靠了过来,望了一眼,然后再按了按小晴的脉搏。

  他摇了摇头。

  我自然也知道他摇这个头是什么意思。

  “她不行了!”

  “请你救救她,你看她,她还有体温,她还有心跳。”

  “她大量失血,已经致命性地休克,如果现在不能及时为她输血的话......”那名医生叹了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