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萱,小毛还有我都纷纷站了起来,我这时候才发现在我身边还跪着一个我相当熟悉的人--桂花。

  我师父的大哥,也就是桂花的爹已经从那人群里蹿了出来,他瞥了桂花一眼,怒道:"快给我起来,人家要死,你跟他瞎起什么哄,难不成你也想跟着他一起去死不成?""爹,我觉得大哥做的对!"桂花的爹一个耳光就想扫过去。

  我急忙伸手就握住他的手。

  "你想干什么,小子,你就我疯癫四弟的徒弟,我看你八成就学了我四弟的疯劲。今天我教训自己的女儿,难不成还碍着你了?"我手起一巴掌就扫了过去。

  "我师父可是你弟弟啊,你怎么可以说弟弟这样的话。况且今天就算你不念兄弟之情,我也是不会让你说这样的话的,你侮辱我可以,但是我绝对不准你侮辱我的师父!"桂花的爹被我一个巴掌扫过去,那张脸上立时就红了。

  他望了望桂花,怒道:"好,女大不中留!你想怎么样就这么样,跟着他去死,我也不拦你了,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说完,桂花的爹转身就离开了。、渐渐消失在夜色的尽头。

  桂花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哭泣着。

  我急忙扶住了她,"桂花,起来吧,你爹会明白你的。""大哥,我们这样做,真的对么?"桂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只要确信自己是对的,那就无需理会世俗人的眼光,勇敢而执着地走下去,这是我师父教我的。"我凝神望了望桂花说道。

  "恩,那好,大哥,我们现在该做什么?"桂花沮丧的神情一下子就好了点,她故作自信地说道。

  "现在嘛......"我望了望那一滩黑黝黝的塘水,回看了小萱和小毛一眼。

  "你们两个现在坐车回去拿工具,我就和桂花一起先在这里守着,防止那些人来暗地里带走那两个孩子吧!"我吩咐着说道。

  "老板,让小毛回去,我来帮你们一起守吧?""不,这水灵,你们也知道它的厉害,所以你们一定要一起合作,缺一不可。一起回去拿法器吧!"我叹了口气说道。

  "可是......""好了,别可是了,一起去吧!"我望着他们说道。

  那天晚上,我就看着他们一起坐着我们来的车离开八角村。

  "大哥,你们真的能收复那个水灵么?"桂花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我却一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说实在的,我确实一点也没有把握。

  因为我已经早早就听小毛和小萱说过,即使是他们两个用上法器也未必是那水灵的对手,就是这样我才感觉到忧心忡忡。

  但是难得桂花一心信任我,我也就咬咬牙说了一句:"能!"桂花笑了,虽然我没看到,但是我感觉到她笑了。

  "大哥,你这桌子上这些是什么?"桂花指了指我办公的桌子上。

  我顺着她的手势看去,只见上面赫然摆着一张塔罗牌。

  是那张我在来的时候,在车上,塔罗牌书里弄掉的死神牌。

  我的脑子像是受到什么冲击一样,在我的记忆里我很明显是记得那张牌是被我放回那本书里的了,可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死神,重生!"那句话我还深深地记得。

  $更新ZY最Z快上q酷匠jR网:o

  我拿起那张牌,心里暗道,难不成这真是某个预言不成?紧紧握着那张牌的时候,桂花问道:"怎么啦?"我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对了,我四叔养的那只黑猫不知又跑哪里去了,你先帮我找一下好吗?大哥。""你说那只黑猫是我师父养的?""是啊,是啊,是四叔临走前交给奶奶的,只是奶奶不太喜欢黑猫,所以后来才交给我来养,说来也真是奇怪,那只猫竟然死不会抓老鼠的。"桂花笑了笑说道。

  我突然一愣,"不会抓老鼠的?""是啊,有一次,一只老鼠跑到它的面前,它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呢,还自顾自睡懒觉,你说这个怪不怪。"桂花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

  "那它平时吃猫粮?"我脑子里忽然有些模糊的东西问道。

  "哎,它喜欢吃鱼,特别喜欢吃,有一次我在玻璃水缸里养了一条鱼,以为怎么说也不会有事,可是后来还狠生地被它抓了起来呢!"桂花叹了口气。

  "停,你说它,把那水里的鱼给抓起来?""是啊,大哥,怎么啦?"桂花挠了下头发问道。

  "看来师父是想到了克制水灵的方法了。"我笑了笑说道。

  "四叔已经想到克制水灵的方法了?"桂花不解地看着我,眼睛还直溜溜地转着,突然说道:"哎呀,大哥,你该不会是说那只猫吧?"我点了点头说道:"那水灵既是鱼类生物所化,而猫又专门吃鱼,这不正好是鱼的克星么?""对啊,我马上就去找那只黑猫!"桂花那姑娘一听我这话突然欣喜地说道,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

  我看了看桂花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那张死神牌,淡淡地笑了笑。

  "师父,你的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啊!"夜,越来越深,风越来越大。

  静幽幽的四周忽地响起一两声不该有的虫鸣声。

  我忽然觉得一阵困意袭来,竟然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就听到我的耳边有个奇怪的声音,在我耳边传来,刚开始很小声,然后越来越大。

  我感觉似乎有一个人在我的耳朵边吹着气,我想睁开眼睛,却感觉到我的眼皮似乎特别的重,有一种怎么要睁开却睁不开的感觉,而且在喉咙处的气息似乎也被抑制住了,完全喘不过气来。

  天啊,我要死了吗?

  当时我念头异常的清晰,在床上的时候,是那么的绝望,我死命地在心里念叨着师父以前教我的咒语,猛地一下子。

  终于让我回过了气,睁开了眼睛。

  我发现我的全身都是汗,可是四周却什么也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