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那老奶奶才注意到我的身边还站着小毛和小萱。

  "高人?"那老奶奶的眼睛忽然由浑浊变得明亮,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毛和小萱。

  小毛和小萱的脸刷一下就红的跟苹果似的。

  "老奶奶,你别听老板瞎说,我们只是混口饭吃的。"小萱瞪了我一眼。

  "对啊,对啊,老奶奶,我们也就是混口饭吃的。"小毛也赶忙招了招手。

  其实当时我也还想把南毛北马的身份告诉老奶奶他们,可是见着小萱和小毛讳莫如深,硬是不让我随意透露,所以我对他们的身份也就避之不谈。

  "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老奶奶叹了口气,望了望我笑道:"小哥,你既是我的小四的徒儿,那也是有名字吧。"

  "黄初。"

  27

  "好名字!"老奶奶叹了口气,然后又望了望门外,"黄初啊,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今晚你们就随着奶奶我们去那边休息吧。"l

  老奶奶指了指外面一间崭新的二层小平房。

  小萱一下子就露出了喜色,心里似乎在嘀咕着:老板,快答应啊!

  我哪里会看不出她这小心思,于是我笑着说道:"奶奶。不了,在我师父这里......"

  我话还没说完,便感觉脚心一阵刺麻,像是有人踢了我的脚心一样,我心里也明白,这是小萱在故意做法整我。

  我瞪了她一眼。

  老奶奶笑了笑说道:"小四的房间,自从上个月被政府通知是危险住屋,要拆迁了,这里不能住。"

  "那,那好吧!"我有点下不来台地叹了口气,看到小萱朝我做了个鬼脸。

  "大哥,你过来。"那桂花姑娘叫了我一声。

  我跟着靠了近前,桂花姑娘轻轻在我的手边弹了弹,立时间,小萱就叫了起来,"疼疼疼!"

  我神色一凛,望了望桂花,"小妹,难不成你也会法术?"

  "不会!只不过我刚才只是看到一只虫子在大哥身上爬,所以......没料想,竟然伤了姑娘。"桂花说着朝着小萱道了个歉。

  小萱脸憋得红红的像一个熟透的柿子,一脸憋气地瞪了我一眼。

  桂花搀扶着老奶奶走了出去,我们也跟着出去。

  "老板,你还能再抠门一点吗?"

  "谁跟我说要省钱的呀!"

  "老板,你心如蛇蝎,人面兽心,丧心病狂,你卑鄙下流......你......"小萱不断在我耳边开骂。

  我只是轻轻说了两个字,她立马就住了口。

  "工资!"

  她露出个怨怒的眼神,然后跑去小毛身边,又对我做了个鬼脸。

  刚出那茅屋,门外一阵诡异的风不知从那里来,一下子那门竟然缓缓又给关上了,当时差点吓我一大跳。

  那茅屋的门是木制的,照理来说开和关的时候,应该会发出一阵吱啦的声响,可是当时我记得清清楚楚,那真是一点声音也没有,我的心底的疑惑都到了极点。

  师父,是你回来看徒弟了么?

  我心里默默念叨着,从屋檐出看到了一只翩翩起舞的巨蝶,巨蝶的外形有些奇怪,在它的翅膀的两端竟然有一双眼睛,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我相信那应该是师父派来看我的使者,我微微一笑,继续跟他们走向那间崭新的屋子。

  刚刚走近,我就发现屋子外种着几棵腊梅,也许是还不到时候,上面还挂着光秃秃的枝条,看起来有点死气沉沉的感觉。

  刚走近那房间门,屋子里就有人走出来。

  那是一个黄仁义年龄相仿的中年人。

  "爸爸。"桂花叫了那人一声爸爸。

  -8酷匠网sl正…版☆首\7发

  中年人点了点头。

  我看了看那中年人,心底一寻思,这人应该是我师父的哥哥了,可是究竟是哪一位哥哥,我倒是不太清楚,因为按照刚才听来的,我师父排行老四的话,那他前面也至少有三个哥哥,但是眼前究竟是他哥哥的哪一位我也就不清楚了。

  "妈,听说你去了老四的旧屋了?"那中年人看了看老人问道。

  "怎么?不行?"老奶奶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28

  "可是老四是个......."

  老人狠狠就给了那桂花老爸一个耳光,"你身为家里的老大,也不好好照顾小的,你难不成和别人一样,和你的四弟有仇?"

  我心里叹了口气,原来桂花的爸就是家里的老大。

  "没有,没有,妈你别误会!"

  "爸!四叔不是疯子,你再瞎说,看我和奶奶不饶过你。"桂花瞪了她爹一眼。

  "好好好,对了,这三位是......"桂花的爸忽然才注意到我们的存在,瞥了我们一眼。

  "小四的徒弟。"老奶奶说道。

  "什么?小四的......"那桂花的爸爸话还没说完,手就捂住肚子笑了起来。

  桂花扶着奶奶又拉了拉我的手说道:"哥,你别管他,我爸就是这样,从小就对四叔有偏见。"

  我被桂花带进了房间。

  "妈,你们该不会真叫这些陌生人进来住吧?"

  我看见老奶奶脸色很阴沉,我赶忙说道:"老奶奶,要不我们几个去那客房将就就行了。"

  "你别理他,他就那样!"老奶奶瞥了身后的桂花爸爸一眼。

  随后,桂花就来给我们各自整理房间。

  当时跟桂花一起的时候,我就小声地问她。

  "这你爸是老大,那我师父的二哥三哥呢?"

  "二叔三叔,早早就过世了,难道四叔没有跟你说吗?"桂花指了指外面的屋子中间,我赫然见到那里居然摆着一张供桌,供桌上竟然有两个灵牌。

  "他们......"

  "大哥,我偷偷告诉你,你可不能告诉我奶奶他们是我告诉你的。"桂花静悄悄对我耳语说道。

  "恩!"我点点头,答应道。

  "他们就是在那水塘给淹死的!"桂花这话一出,我登时就惊讶地叫出声,桂花手足无措,急忙用那只白嫩的玉手捂住我的嘴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