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听的我那是个寒心啊,我心里就想,难不成我家小四就注定是个修道之人。后来那道士听到我家小四喊了一声师父,他也就微微笑了笑,拿出一本奇怪的书交给我家小四。"

  听到这里我突然惊喜地插口道:"《抓鬼秘籍》!"我心想,原来是这么来的,我当初还以为是师父亲手所撰写的呢。原来是一名道士送给他的。

  老奶奶和那姑娘有些惊愕,我于是赶忙说道:"没事,没事,我只是一时激动,你们继续讲。"

  那老奶奶望了望我:"道人留下那本书扬长而去,可是谁知道,我那小儿虽然是好了个不会说话,却痴迷上那本书。"

  "我记得奶奶说过,我那四叔并没有正式上过学,可是奇怪的是,那本书我的四叔竟然全部都看得懂。"

  "什么,你说我师父他从来也没有念过书?"

  《“最新:5章节上酷匠网K》

  我突然很是惊讶地看着那姑娘。

  25

  "是啊,小四这孩子从小就因为不能开口说话,所以我也就没有送他去读书,可是谁知道这孩子竟然无师自通一样,竟然能把那本道士留给他的书背了起来。那时候我和小四的爹,可真是又惊又喜。"老奶奶叹了口气。

  "这么说,我师父应该是一位天才,那也该是一件好事啊。"我惊喜说道。

  "不,事情却不像哥哥你说的那样是好事。"那姑娘摇了摇头说道。

  "自从小四学会了所谓的道术之后,就四处给人抓鬼算卦,刚开始我们也没多在意,可是就是因为那水塘的事情,小四就遭劫了。"

  我急忙看着老奶奶问道:"那个刚刚说的那个每两三年就死一个人的水塘?"

  "对,我记得那时候还是几十多年前,那时候,水塘还刚刚兴建,我们那时候小小的就要攀上那水塘去取水灌溉,虽然那个时候也不是像如今这样说天天说死人,但是那时候上去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那个水塘有点阴森,记得有一次,我提着两个水桶上到上面取水,那时候刚好是黄昏,刚刚靠近那个水塘,我就听到有人在喊着我的名字,我当时吓了一大跳,举目望了望四周,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当时真是怕的要命,而且那上面的水塘又围着那些树,听起来更加有些立体声,听到我的毛骨悚然,现在想起那地方,都觉得有点后怵。"

  老奶奶望望我,眼睛睁得很大。看样子极是恐惧。

  我试着安慰道:"没事,没事,你们继续往下说。"

  "再后来,四叔上了一回那池塘,一回到家就闷闷不乐,奶奶问他是个什么事他就一直不肯说。"

  "直到那天晚上,小四就偷偷告诉我,那水塘里有不干净的东西,那时候我和小四他爹都在场,小四他爹这个人也比较的固执,一听这话,他就立马要小四住口,不准对外说这件事。"老奶奶叹了口气,"而我也是糊涂,一心认为小四这孩子是能够解决这事的,鼓励他去干,可是谁料想就是我这念头让小四给遭罪了。"老奶奶又是老泪纵横,"那时候的黄仁义家也卖大饼,我家小四就经常到他那里买,后来混着熟了,他家黄仁义就想着我家小四给他家算下命,这不算命还好,一算这命,祸就起了祸根。"

  "怎么啦?"

  "当时小四给他家的卦文我也不是很记得,不过那大概意思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那意思就是说他家全家人只有死在那池塘里,池塘才可以了却风波。"

  "什么!"当时我一听这话,我立时就大惊。

  这放着师父不该不知道这会得罪人啊,哪有这么这么诅咒人家的,人家不立马打你一顿都算是好运了,可是作为我的师父,按照我对他的了解,我想着他这其中一定有他的理由,于是我继续听了下去。

  "后来小四就给那黄仁义给赶了出来,还要他以后不准去他家买大饼,可是千不该万不该,小四就不该把那话说出来。"

  "师父说了什么话?"26

  "小四说黄仁义会有一个儿子在十二岁的时候,掉入那水塘里。"老奶奶叹了一口气说道。

  "也就是刚刚......"我指了指那原先放着那断手的地方。

  "对,他家小儿子真的就被我小四说的话,给说中了,他那小儿子过了前个月的生日,也恰好就是他十二岁,真是和小四所预言的完全吻合,你刚刚也不是看到他们有多怕了吧,那是因为当年就是因为这件事,拼命地在村里造谣,说我小四的坏话,一时间,小四就被看成疯子,被乡里人赶出了这乡里,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老人家也就不知道了,还有他收了你这个徒儿,我也更加是不清楚,想到现在,我还真怪我,我当初要早听小四他爹的话,或许今天......"

  我叹了口气安慰道:"老奶奶,你就别自责了,这些没准都是天意,你想想看,你是我师父的娘,按照你对他的了解,他怎么可能是那种说话没分寸的人吗?"

  "恩?"那老人突然脸色一阵煞白,细思道:"难道这些事情都是给我儿小四给算好了?"

  "我师父非但算好了,而且就连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都算的一清二楚,今个想起来,我也才发现这些玄妙,奶奶,你细想一下,这孩子的手为什么会在水塘里不见,而又出现在师父住的这地方?"我叹了口气望了望那只猫。

  "大哥,你是说那手是这小猫给带来的?"那桂花姑娘一见我看那只猫,她便说道。

  "小妹真是聪明,应该是这只猫没错,黑猫为辟邪之物,会经常出没于有邪物的地方,当然就包括,那个池塘。那时候,黄仁义的小儿子掉下去之时,想必那个邪物一定浮起来过,而那黑猫又是专门扑制邪物的,所以它就奋不顾身地与之搏斗,谁知道那邪物一定出了什么金蝉脱壳之法,所以这只黑猫就只能带着他的小儿子的断臂回来了。"我点了点头猜想道。

  "那在那水池中的究竟是什么邪物,为什么一定要针对黄仁义家呢?"老奶奶叹了口气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就具体不知道了,想必只有我随行的两位高人出手才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