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止是出过事啊,那个水塘出了名有猛鬼的,这里差不多一两年就要死上一两个人,这其中还不仅是孩子,而且还包括大人。说起来这水库真是邪门的很呢!"那个哭泣女人握着那布满蛆虫的手,泪流满面地说道。

  "是啊,这后来还立了个禁止去那里游泳的告示,可是谁知道我们的儿子也不知是从哪里进入那鬼地方的,竟然......."那个黄仁义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位大哥,大嫂,等下你们能不能带我们几个去那水塘看一下。"小毛忽然凑过来说道。

  "你们几位有些面生,你们是......"那个杜纯娟擦了下眼泪望着我们说道。

  于是我就将我们来这里游玩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结果那杜纯娟一听我说完师父名讳,她立时就跪了下来。

  紧接着就是她的丈夫黄仁义也跟着跪了下来。

  当时看得我真是三丈和尚摸不着脑袋。

  我赶忙扶了扶他们,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大师,你们要救救我们啊!"那个杜纯娟哭着说道。

  此时小毛和小萱也被他俩弄得一头雾水,赶忙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那杜纯娟给我磕着头,嘴里还不断地念叨:"请大师们一定要救救我们啊,是我们当时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你们师父,结果才会遭此劫数,希望你们大人有大量,搭救我们吧。"

  此时人群中也闹腾了起来。

  "哎呀,这个年轻人竟然是那黄毕的徒弟?"23

  "年轻人,你师父当真的叫黄毕?"此时,在人群中围着的有一位年龄颇大的老婆婆被一个大姑娘搀扶着走了出来。

  我点了点头,说道:"老奶奶,没错,我师父就叫黄毕。"

  那老奶奶那浑浊的眼珠就变得明亮,摸了摸我的头,那老人突然眼睛一红,问道:"你师父过得可好?"

  我虽然不明所以,但是还是叹了口气,将我师父仙逝的消息告诉了那婆婆,谁料到那老婆婆一听师父已经身故,她整个人几乎跌坐下去,突然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年纪轻轻!想不到毕儿这娃终究福薄,逃脱不了天命!"

  "老奶奶,请问您与我师父是什么关系?"

  "他,他,他.......是我的孩子。"

  我一听之下,竟然一震,望着那老人就是一个拜礼。

  "师奶奶!"

  ?c酷匠w网正版L首。发S(

  "起来,起来,你这娃既然是我儿子的徒弟,你也就不要那么见外,你叫我奶奶,好了。"那老太太叹了口气,又指了指她旁边那姑娘,"桂花,快见过这位小哥,这是你四叔的徒弟。"

  这时候,我才留意到了老太太旁边搀扶的那位姑娘,虽然穿着农村朴素的衣服,但是一点也掩饰不了她的美丽,鹅蛋一般的脸孔,扎起的秀发有股淡淡的幽香,再从那粉白的脖子下看去,那简朴的衣服下,是有着如大城市模特一般的身材,看得我几乎有点呆住。

  "大哥!"

  我忽然注意到我有点失神,赶忙点了点头,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脸有多红,只见那姑娘和老奶奶都笑了起来。

  "哎,真是后生可畏啊,可惜......."

  老奶奶叹了口气,望了望那地上跪着的黄仁义,还有杜纯娟,摇了摇头。

  "当年我儿子全心全意帮你们,可是你们却想设法方还赶走他,如今闹成这样倒好,也算是你们孽债做的太多的报应啊!"

  "老太太,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当时你儿子说我们家里有血光之灾......"

  "你们便造谣说我儿子是灾星,赶我儿子出乡里,也不是故意的?"老太太怨怒地瞪了黄仁义和杜纯娟一眼。

  "这个......"那杜纯娟一时没有话说,拉了拉黄仁义的手,既然老太也不愿意帮我们,我们也就只好一死了之了。

  "死,死了好啊!"老太太又瞪了他们一眼。

  那黄仁义起了个身,然后搀扶了一下他的老婆杜纯娟,狂笑道:"冤孽啊!真是冤孽!老婆子,我们走吧。"

  说着黄仁义便带着杜纯娟和那只断手离开了那茅屋。

  那些看热闹的众人脸上也忽然露出难色地纷纷离开。

  最后的屋子里面就只剩下我,小萱,小毛,还有那个奶奶和搀扶老奶奶的姑娘。

  "老奶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急忙问道。

  却见那老人的神情极度哀怨,闭上了眼睛。

  "大哥,这是奶奶的伤心事,我奶奶曾经说过给我听,还是我先来替奶奶讲吧。"说着那个姑娘叹了口气,望了望那老奶奶,老奶奶闭着眼睛,点了点头,示意她讲下去。

  24

  "恩,说来也真是奇怪,奶奶说她,生下四叔的时候,四叔看起来就有点傻,到了十几岁还不会说话,那时候,奶奶也是紧张,每天都求神拜佛的,可是就是不见四叔会开口说话,终于有一天这村里来了一个道士,名字也不太记得,只不过这人疯疯癫癫还爱喝酒,当时,他来到了我们家,我奶奶也是好心,看着那道人来化缘,我奶奶就请了那位道士去家里吃了点东西,酒喝多了,人也很醉。"那桂花望了望老奶奶。

  那老奶奶半睁开了眼睛说道:"恩,我记得那天是个大雪纷飞的时节,当时的天很冷,那个疯癫的道士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道士袍,可是却一点也不见那道士有发抖,我当时就认为这道士应该是有来头,心想这人该不会是天上哪位大仙下凡吧,于是就急忙将他请了进屋,当时和你师父的爹,备了点烧酒和肉菜,那道士看来也不是很客气,二话不说一下就把那些东西给吃了个精光,然后笑着就要走。"

  "哈?吃完就要走?"我突然有点怀疑这老奶奶是不是遇到个骗子了,可是我刚要发表点意见,那姑娘就打了一个让我不要插嘴的手势。

  于是我又听了下去。

  小毛和小萱也靠了过来,看来他们也是感了兴趣,围在我身边,听着那老奶奶讲了下去。

  "这时候啊,小四,也就是你的师父,不知道从屋里那里钻出来,跑过去一只手就揪住了那道士的衣服,当时我就愣了,我问:小四,你这是要干什么?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忘了小四不能开口,只见小四一直看着那个道士,嘴里还发出一些奇怪的叫声。"

  "奇怪的叫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黄氏初发说:   "是啊,有点像蛤蟆叫,又有点像鸟叫声,我是听不懂,可是没想到那道士却像听的懂,只见他笑了笑对着小四说,你是要说话是不是?小四就拼命地不断点头。这时候那道士就从身后拿出一枚奇怪的药丸往我小四嘴里一塞。"老奶奶的眼睛突然又湿润了。   "我四叔吃了那颗丹药后,居然说了第一句话,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