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在解决了坟场事件后,虽然没有得到丰厚的报酬,可是却帮政府人员,扫除了那些老地的障碍。

  话说,几个星期后,有一个自称是山林管理局的给我们送来了慰问金。

  拿一笔钱现在就在我的手上,你看这两个货正在盯着我!

  小毛和小萱笑的合不拢嘴。

  "老板,说好的,工资呢?"

  }N更‘新最快oU上,酷t%匠网=2

  "你们这两个吸血虫!我快被你们吸干了。"

  "老板,你再接多一档生意不就行了?"小萱假装露出可怜的眼神望着我。

  "好了,好了,今次破例,发多点工资,还有请你们去旅游一趟好了。"我奸诈的笑了笑。

  "真的?去哪里?"小萱和小毛一下子就凑了过来。

  "我师父的老家。"我笑了笑说道。

  小萱和小毛的脑袋立时就耷拉了下来。

  "老板,你真是抠门到家了!本来你这么说,我还以为你变得好心,没想到啊!。"

  "你们第一天认识我?"我笑着说道。

  “哼!”

  就这样和他们嬉嬉闹闹地过了那一天。

  那后来我究竟有没有带他们去我师父的老家呢?答案是肯定的,有啊,而且后来还发生了一些变故,至于是什么事,还是听完我介绍师父的故乡吧。

  我师父的老家坐落在一个离我居住的西南城有点远的地方,那个叫红莲镇的一个小镇子里面,其中有一个村叫做八角村,那个八角村就是我师父生活过的村落。

  要说为什么要叫做八角村,其实说来也简单,如果你在八角村的山上往下俯瞰,你就会发现整个村子的外形像极有八个角,所以就被称为八角村。

  八角村多姓黄,我师父就姓黄,单字一个毕。

  其实我开头对师父也很少提及,那也不是因为我师父出生的时候很是奇特,什么祥云满天啦,麒麟腾空啦,那打八竿子压根就跟我师父沾不上边。

  他出生的时候,不仅与别人一般,并且出生后,整个人看起来就有点笨,说是到了十几岁还不会说话,木呆木呆的,很多人都误以为师父是个傻子。

  而后来说是遇到了一位奇怪的道人,他才会开口说话,至此后才真正入了道。

  当然,这些都是我和师父闲聊的时候师父告诉我的,我也无法考证这些东西的可靠性。

  至于我当时问到他后来的事情,他也就没有说的那么清楚了,而我至今也相信就是在那一段时间里,师父有了他一段非凡的人生奇遇。

  说来这次想去师父的家乡旅游的原因也确实有很多个,一来私心点说是想知道关于更多的师父当年的事,二说的公道点也确实就是为了让小毛和小萱两个休息一段时间,毕竟他们不断地干活也是有点累的,我做一个老板,体谅员工也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当然假如还有其中的另外一些杂七杂八的理由,我也就不想多说了。

  十一月的天气,有点冷,我起的有点晚,但是小毛和小萱却起的特别早。

  那时候应该还不到七点,我听到公司内不断地传来"噼啪","噼啪"的纸牌声。

  我从床上缓缓起身,然后叹了口气。

  "你们两个混蛋还让不让人活了?大早上的就在打扑克。"

  "哎呦,老板,你还不起床呐?今天是你说要带我们去你师父老家玩的,你忘记啦?"小萱冲了进来,笑着说道。

  此时的我正穿着一件上衣,一条小裤衩,在房间里游荡,一时间看到小萱闯了进来。

  "啊!"我和小萱都惊叫起来。

  "小萱,谁叫你进来的,连门都没敲。"

  小萱羞红着脸,急忙就往房外退,我急忙跑过去就把那门给关了上去。

  "老板,谁知道你会那么开放穿着一条裤衩到处跑嘛!"

  小萱委屈地说道。

  而我隐隐约约听到小毛还在外面偷笑着。

  20

  我走出房间的时候,瞪了小毛一眼。

  小毛也不做理会,只是捂住嘴笑着,他手里的牌也掉在了地上。

  我眼睛一瞥,竟然是几张精致的塔罗牌。

  "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大清早就打扑克牌,原来是玩塔罗牌搞预测?可惜我对这东西没多少研究,你们要不要教教我啊?别以后扰人清梦!"我讽刺地说道。

  他们也听不出我的话里有话,小萱接口道:"是啊,听人家说这东西可以预测点什么,我和小毛打赌,所以......"

  小萱两只食指在互相打着转。

  平时见着小孩一说谎委屈就有这个动作,所以这时候一看到她这个动作,我就知道她一定又是做了亏心事了。

  而且我盯着她,脸还不敢看着我,这也可以看出,我已经料得七七八八,而且我还知道这事一定跟我有关。

  不过虽然我看明白了,但是我就故意装糊涂说道,"打赌什么?"

  "没什么!"小萱很紧张地说道。

  "没什么吗?"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毛。

  我知道小毛这人平时最不会说谎了,于是我就赶忙问道:"你说呢?打赌什么?"

  小萱一见我逼问小毛,她就知道事情坏了,她赶忙笑了笑,低下头说道:"我们打赌这塔罗牌是不是真的那么灵验,然后随便就随便给你测了一下!"

  "结果呢?"我继续加大码问道。

  "这个不......不能说,说了,老板你会扣我们工资的!"小萱耷拉着脑袋,显得有点委屈的样子。

  我假装发怒道"你们不说我现在就扣你们工资!"

  "好吧,我们测了一下,那牌说你这次会有桃花运!"小萱小声说道。

  "真的?"我望着他们,狡黠地笑道。

  他们两个拼了命地点着头,深怕我现在就扣了他们的工资一样。

  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道:"跟你们开玩笑的啦,走吧。启程了。"

  小萱突然转怨为笑,笑了笑望了望小毛,"你看吧,我就说老板,大人有大量的啦。对了老板,既然这样,我们为了排解忧闷,要不把这副牌也带着去吧?"

  "好啊!"小毛笑着点点头。

  我瞪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老大不小啦!还信这个!"

  可是他们那里还在听我的话,纷纷点了下头,就回房随便带了点行李随我上车了。

  要到师父的家乡得坐上几个钟头的车,所以无聊的时候也就只好在车上看着风景。

  一条长长的公路上,只有那绵延不绝的公路,一直蜿蜒盘旋。道路上的绿化树看起来就像向我们扑过来一样,显得有点诡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