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经有些昏暗,夜幕之下的坟场显得有些死寂和恐怖。

  这时候,在坟场里面也不知从那里传来一些怪异莫名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青蛙鸣叫的"咯咯"声,可是当时就那声音听来,竟然还真的有点让人毛骨悚然。

  我和小毛坐在一只椅子上,照看起小萱来。

  说来小萱还是很幸福的,我们两个都在打着颤,而她却在床上睡着大觉,那呼呼的声音都让我觉得好笑。

  "初,看来这地下的家伙应该是一只僵尸。我们还是先商量一下对付他的办法吧。"小毛望了望我,小声地说道。

  "小萱请神大伤元气,今晚怕是不能帮我们什么忙了,那今晚就只剩下我们两个和那家伙动手了,只希望他现在不要那么太早出来,至少也让我们补充回元气再说。"我叹了口气,望着外面的天空,我发现那道大门被风吹拂着,竟然有些缓缓被推动的感觉。

  AI看@正#}版◇章%节上!3酷‘匠x网

  "对了,小毛,你怎么那么确定那是一只僵尸?"我关了下门,问道。

  "你想想啊,那阿明的症状是不是与僵尸的表征无异?"小毛淡淡说道。

  我想起了师父那本《抓鬼秘籍》里关于僵尸的记载,点了点头。

  "看来应该是他们不小心挖到了他的墓穴,然后才会酿成这样的悲剧,可是这时候的僵尸已经跑了出来,我们总不成还叫他回去是吧?"我望了望小毛说道。

  "要他回去也不是不无可能,关键的是,我们即使能让他回去,可是过阵子,那政府人员又要重新把他挖出来,到时候,那死伤,就不是一个两个的事情了。"小毛叹了口气。

  "要不我们到时找那些政府人员协调协调,让他们放弃挖掘这片土地?"我淡淡地说道。

  "那就只好这样了,但是现在前提是我们今晚最重要的还是守着那只跑出来的那只大家伙,这还吃不准他要什么时候来,真是越想着清静,就是越是无奈。"小毛叹了口气望了望窗边。

  我摇了摇头,看了看睡得正酣的小萱,然后对小毛说道:"要不,今晚我们来轮夜吧,既能防那家伙,也能够有充足的休息。"小毛望了望窗户,然后看了看我,说道:"恩?"我知道他刚刚又出神了,于是我将原话又说了一遍,他叹了口气说道:"那好,那我们谁守上半夜?""我吧。"我笑着说道,"你法术比我高,养足好精神,才能有充沛的精力战斗,我嘛,我就少睡一点好了。"小毛点了点头,说道:"那你要注意小心一点!有情况要第一时间叫醒我,还有对了,我画张符给你,假如他冲了进来,而我和小萱还没有醒来的话,这张符,还有我的桃木剑应该可以帮你挡上一会儿。"说罢,小毛便从身后掏出一张黄符,还有将他的桃木剑交到我的手上。

  此时,那些什么"大将军在此"的字样看得我有点想笑,可是一时间又笑不出来,于是我就将点了点头。

  16小毛躺在了一张椅子上,呼噜呼噜地睡着了,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了,而此时每有一些响动,我就会打下冷战,这时候,也不知道撑过了几个时辰。

  那时候的夜已经很深,我忽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像狼叫的声音,刚开始声音很低沉,可是后来那声音却越来越响,紧接着是一种泥土里面吐出竹笋的声音。

  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从外面那坟墓里爬出来。

  心里暗道:难怪刚到那门口的时候,小毛会说那些站在门口的鬼要不安分地逃出去,原来是受了这僵尸的鼓动。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窗边,刚要将头往外看,突然之间一张腐烂不堪的脸就贴在了那窗户口的玻璃上,那双浑浊的眼睛似乎在死死地盯着我,我恐惧地向后退,几乎跌坐到了地上。

  "我靠,尸王!"此时那门被重重地敲了一下,这个时候,我才记得我只是把门关上,并没有上门栓。

  "小毛,小萱!"我急忙喊道。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如今的他们竟然睡得跟头死猪一样,我叹了口气嚷着说道:"你们倒是快给我醒醒啊,大难临头啦!"我看着手里的桃木剑,还有那张符纸,我心里暗暗骂道:小毛,你这混蛋,敢情是算准了会有这样的情况,竟然还睡得这么香,这没良心的。

  还没等我心里骂完,只听得外面那道门忽然被敲得直响,然后,"彭"一声,那门竟然像纸一般,被破了两个洞,我叹了口气,大喊道:"快醒醒啊!"那张腐烂的脸已经探过那个破洞望了进来,我苦笑几声说道:"大爷,我开玩笑的,你自便!""啊!"那个尸体一边动,那身上的蛆虫还不断地往下掉,看着我都觉着有点恶心。

  我有点恐惧地向后退,而那只家伙也像猫见到鱼一样兴奋,拼命地往我靠了过来。

  我举起那把桃木剑就往那家伙的头上点去。

  那家伙太聪明,像是有预料一般,竟然退了两步。

  我苦笑一声,哎呀,大爷,想不到你还蛮聪明的嘛。

  在他的面前挥舞着那把桃木剑,他虽然一时没有靠过来,可是他的嘴里却在不断地呼喝着什么。

  我将手里的那道黄符,刚要往他身后一贴,就听到更多的嘶吼声从他的身后传来。眼睛一瞥,哎呀妈呀,尸群大暴动啊,这是。

  一大群尸体破门而入,我顿时间感到有点乏力的感觉。

  我虽然半堵在门边,拿着桃木剑乱挥乱舞,可是就是不顶用,什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全都成了屁话。

  刚扫完了一个就跑了另一个进来。我不仅气力上有点跟不上,就连手脚都已经有些麻痹。

  夜晚的冷风蹿了进来,我的身子不断地打着哆嗦。

  我再也无法顾及这些了,于是拼了命向那最厉害的那家伙靠,可是还没跑过去,我整个身子就被那些僵尸给抬了起来。

  眼见就要咬到我了,我立马就将桃木剑一挥,那些僵尸纷纷撒了手,我的妈呀,一下子就把我给放倒在地下,疼的我哭爹喊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