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义一听我这话,几乎吓了一跳,不过他也一下子就回过了神。

  "那个女人?"阿义的脸色有些苍白地问道。

  我盯着他,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没有,只是......那天晚上做梦的时候,梦到一个无头的女人要我帮她找回头颅,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只是想到了那个梦而已。"阿义长呼一口气。

  "好了,阿义,我现在告诉你,现在要除掉这里鬼的办法就只有一个......"我一句话还没说完,阿义就像抓到救命稻草,急忙问道:"大师,大师,什么......什么办法?"

  "找到那个头颅,我们就有法子给那女鬼超度!不然这女鬼不能投胎,她将会永远地纠缠在这里,即使你现在还没事,可是不久以后,我可就不敢保证了。"我叹了口气说道。

  "大师,请您救救我,救救我!"阿义说道:"要不我这房子不要了,就让她住好了!"

  我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你这样跑了那只鬼就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你,不妨跟你说,这里的鬼叫做怨魂,你如果不超度她,你就算舍弃这房子,跑到天涯海角,她依旧有办法追踪到你,把你给害了,而且时间拖得越长,越是不利,难道你这都不懂?"

  阿义听完我的解释,突然跪在了地上,望了望我惊恐地说道:"好,好,好,大师,我帮你找头颅。"

  "你先等等,阿义,头颅,我来找就得了,我觉得还是有件事麻烦你去做好了。"我淡淡说道。

  "什么事情,大师,我马上去做。"

  "这怨魂死前必是惨死,你去附近的居民了解了解,看看这间凶宅在这之前是不是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如果你能够查出这个的话,必然会对我们超度那女怨魂有利的!"

  阿义一听说这对超度有利,急忙就点了点头,说道:“好,我马上去!”

  我也点了点头,和阿义兵分两路,各自忙活去。

  说来奇怪,有时候,人没有事情的时候,一无聊就会觉得时间长,而要急着要办完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觉得时间特别的短。

  你看吧,一下子,天就黑了。

  Z(酷匠.网M永久b5免7s费看小$“说

  入夜的海燕弯大街上,清清冷冷地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那不知道从那个方向吹来的冷风不断地吹拂着。

  我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晚上21点30分。

  对于那个头颅,我几乎是翻遍了整个楼道,还是没有找到。

  我还是抓紧时间摸索着,回想着小毛和小萱的话,如今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是厚厚的一层,时间越接近子夜,我的内心就跳的越快。

  我在幽暗的楼道走着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竟然时不时就听到一种奇怪的,极为奇怪的声响。

  窸窸窣窣地在我的身后传来。

  我猛一回头,可是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继续走着的时候,就觉得好像有人在我脖子上吹着凉气,我不经意地将衣服的领口拉紧了一些。

  此时在幽暗的走廊尽头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

  我猛地一探头,就见那楼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身影。

  那个无头女怨魂,来了!

  她来了!

  我急急忙忙向着楼道的另外一个方向跑,这时候,我的身边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我急忙呼喊着:"嘿,小毛,小萱,快点帮忙啊!"

  可是幽幽的楼道间只剩下我的回音。

  "我的头呢?"

  那个女怨魂幽幽的声音在我的身后传来。

  我惊恐地回了下头,差点被吓了一跳。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站在我的身后。

  我发了疯地往楼下跑。

  我心里不断地骂道:你妈,你们两个真有你们的,说不帮忙还真的不帮忙,这会儿是躲在哪里避难了呀?

  我望着楼道下跑,突然刚跑到半腰上,有一只手就拍在我的肩膀上,我登时吓了一大跳。

  "啊!"

  "大师,你跑什么啊!"

  原来是阿义。

  "好了,阿义,我要你查的东西,你查的怎么样了?"我急忙问道。

  "查到了,查到了!以前在这里住的是一位红场ktv的伴唱小姐,由于和一些不良友人相交,有一次因为金钱的纠纷,和人大吵,结果被人一气之下给宰了,并且......"

  "并且什么?"我急忙问道。

  "她的头,被人硬生生地用斧头砍下,而放置她头颅的地点就在......"阿义很激动,可惜话还没说完,便突然惊恐地叫出声,而且此时他的神情极度痛苦。

  我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发现阿义整个人升了起来。

  我惊恐地看着他的身后,那里赫然就站着那一个红色衣服女尸,她的手正狠生地掐着阿义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妈呀,十二点!

  阴气最盛的时间来了!

  我急忙地向前跑。

  我听见有什么东西啪的掉落在地上,我就算也不用看也知道,那是阿义的身子被丢在了地上。

  "我的头呢?"

  那个凄厉的声音,听的我是头皮发麻。

  阿义痛苦在后面呻吟着,"大师,救......"

  我叹了一口气,继续往下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条楼道就像是跑不完的一样。

  跑啊跑,跑啊跑。

  我倚着楼道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正不偏不倚地停在我的脖子上。

  "我的头呢?"

  我都已经有些跑不动了。

  还好在危险关头,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嘿,美女,你的头在这里呢!"

  那是小萱的声音。

  那个犹如天籁的声音,不禁使我回了回头。

  小萱的手里赫然拿着一个骷髅头。

  小毛站在她的身边,捻了几张符纸,往天上一洒,嘴里念叨着:"尘归尘,土归土!杀你的人也一定会落入法网,你的怨气也该平息,如今你找回自己的头颅便能够重新投胎做人,希望你就不要再滞留世间,下辈子做个开开心心的人吧,不要再像这样,重复错的人生了!"

  小毛念罢,手执桃木剑,向天一指。

  只听得那凶宅之中,风声大作,那个怨魂接过自己的头颅。

  "哈哈哈哈!"

  我最后听到一个极为开心的笑声。

  我知道小毛和小萱他们成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