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自己扛着那个摄像机,在那凶宅的楼道里穿梭。

  在那阴森的楼道还走不上一个来回,突然就在我的耳边响起一个奇怪的声音。

  "呜呜呜!"

  那是一个诡异的哭声。

  我心里寻思道:我记得那阿义说过这楼道里是没有其他住客的,那现在正在哭的声音难道.......

  我不禁地在心里暗暗咒骂,天啊,这鬼也太猛了,大白天都出来。

  我小心翼翼地扛着摄像头,寻着声音走了过去。

  声音越来越近,差不多就只有三四米的距离。

  我停了下来,我看见一个背影,一个身穿着红衣服的女人背对着我,正蹲在地上哭泣。

  "呜呜呜!"

  那一声声的哭声,在此时听起来是那么的可怜与幽怨。

  我死死盯着那女人的背影。

  我的手有点抖,小声问道:"你好,请问......"

  那女人没有理我,依旧坐在那地上哭泣。

  那女人的头似乎是埋在了她的两腿和手之间,我一直都只是看到个背影。

  我小心翼翼将那摄像机从肩头拿了下来。

  眼睛刚掠过那镜头之前时,我差点把那个摄像机给脱手了。

  在那镜头里面,居然一个人也没有。

  我的镜头是对着那个红衣的女人的,可是在镜头里面,哪里还有人,只剩下一个空白的画面。

  我的心咯噔一下,不好,遇到鬼了!

  想着我舒了一口气,略微有些镇定,我小声说道:"这位小姐,请问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

  我的声音很微弱,但是那个女人似乎已经听到了。

  她的哭声在我说出了那句话的时候,立时间就停了下来。

  整个空间异常的死寂,死寂沉沉!

  我的手心冒出了汗水,手滑滑的,我急忙将那摄像机又扛上了肩头。

  那女人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我这时候开始向后退。

  等我细眼一瞧的时候,妈呀,我才发现原来那个女人是没有头颅的。

  刚刚在那角度看来,还以为她的头应该是埋在两腿和手之间,可是现在倒是明白了,她根本就是没有头颅的。

  "你要帮我?嘿嘿嘿......"

  那个女人的身体发出了一个凄厉的笑声。

  "帮我找回我的头!我的头!"

  我心里暗道,看来是她死后的魂魄停留在了她生前的身体上了。

  这种东西称之为冤魂,在师父的《抓鬼秘籍》中曾提及:"怨魂有三个等级,以白红绿分,身着素白衣者,为初级怨魂,含冤死,其道行较之浅,容易收服。而第二等级为身着红衣者,为二级怨魂,一般生前是因为含冤惨死而亡,所以怨怒较之白衣重,也较难以收服,其主要的办法就是帮忙排解怨气。不过至于这第三种嘛,也就是身着绿衣者,为高等怨魂,死之人也和红衣者一样是惨死,不过较之不同的是,他们死的时候刚好是踩上了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以道行借其天时而长,如果不是学法之人道行特别高的话,遇到绿衣者,只能跑,不能硬碰,不然必有生命之危!"

  (冤魂与鬼不同,冤魂是那些还不曾认识到自己死亡的魂魄,可以具有实体,与鬼魂等级区分不同,以后会有所提及)

  这些话语依旧清晰地浮现脑间,我知道我现在所遇到的这只穿着红色衣服的必然是第二级怨魂了。

  可是我这三脚猫的功夫,怎么也不是这二流怨魂的对手。

  我望着她不断地向我靠近。

  "我的头!"就在她那手要掐着我的脑袋的时候,我身后突然响起了小毛呵斥的声音。

  -(最G新;章bi节N?上酷匠"网:$

  "大胆怨魂,竟然敢在这里作祟!看我把你给收了!"

  那怨魂像是听到小毛的声音,登时一愣,手停了下来。

  只见小毛登时就取出桃木剑登时就往那怨魂身上一劈,那怨魂似乎受了惊吓一般,松开我掐我的手,退了两三步。

  "噔"一声那具尸体就倒了下去。

  "小毛,解决了吗?"我看着那具尸体问道。

  "被她给跑了,不过你最近也要小心了,估计是你最近阴气过剩,阳气过虚,她才会找上你的,如果她有什么要求千万不能答应她,如果你不完成她的心愿的话,恐怕是有危险啊。"

  我叹了口气说道:"哎,你不早说,我都答应了帮她找回头颅了,这就叫请鬼容易送鬼难咯!"

  小萱从我的身后跳了出来,拍了我的肩膀。

  我吓了一跳,瞪了小萱一眼。

  "没事,顶多你就失身一次嘛!反正你不是经常跟我们说你是处的吗?现在便宜你的机会来了!"小萱说完哈哈大笑。

  我瞪了她一眼。

  她看我有点生气,笑了笑道:"黄大老板,你还是先看看这里的鬼还有多少吧?让我先清一下这里的鬼魂吧。"

  说罢,她从那兜里又拿出了那一串铃铛,自己摇动了起来。

  "叮铃铃铃!"

  异常清脆。

  "对了,你们去房间里有什么发现?"我望着小毛他们问道。

  "那个阿义说的没错,那间房间的阴气确实很重,如果人住的久指不定就要出事。"小萱说道。

  “那都是怨魂捣的鬼!”毛见锋一脸严肃地挥了一下他手里的桃木剑说道:"初(见锋对我的称呼),那怨魂跑到这上面的楼顶上了。"

  我望了望小萱,笑道:"小萱,该你请神动手了吧?"

  小萱笑了笑指了指毛见锋说道:"这个怨魂是冤死惨死的,你知道我的心肠好,还是让我们的见锋来吧!"

  我叹了口气说道:"见锋,你意下如何?"

  "你还是快点帮她找到她的头颅吧,不然,就算我把她收复了,她依旧会闹腾,而且这多多少少是有点有违天理的。"毛见锋望了望我说道。

  "对啊,黄大老板,怨魂的头,你必须在这太阳落山之前帮她找到,否则今晚她要找你作伴,我和见锋可帮不了你哦!"小萱笑了笑说道。

  我望了望小萱笑了笑:"小萱你不要开玩笑啦。"

  "没错,小萱这话倒是真的,入夜之后,阴盛阳虚,到时那怨魂处于上风,到时我和小萱真的帮不了你了。"小毛叹了口气。

  "什么?那可怎么办?"我急切地问道。

  "大老板,你还是不要问怎么办了,赶快把人家的脑袋找出来还给人家啊,你男子汉大丈夫,难道说话不算数不成?"小萱盯着我笑了笑。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好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黄氏初发说:

  于是接下来的那段时间,我就直接在楼道里开工。

  左找找,右找找,竟然不自觉地转到了阿义的门前,阿义看着我似乎在看着什么东西,于是他就问道:"大师,你在找什么?"

  "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