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的人是一个自称叫阿义的男子。

  而这闹鬼的地方便是他刚搬进去的新住宅,他给了我一个地址,说是海燕湾大街46号的居民楼。

  当时我们一收到这个case,我们就赶忙收拾了点东西,准备去现场看看。

  海燕湾离西南城很近,半个钟车程,我们就赶到了那里。

  我扛着一部笨重的摄像机(为了做资料记录备用),刚想从车上刚下去的时候,就见马楚瑄拿出一副小铃铛穿在手指下。

  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车内明明没有风,马楚瑄也没有摇晃,可是那铃铛却拼命地晃动了起来,发出了铃铃铃的响声。

  “怎么回事?”

  b。酷$匠{√网唯7\一正^版,¤#其(K他(*都是'盗+@版o《

  马楚瑄小声地说道:"老板,这里的怨气很重啊!"

  我望了望毛见锋,他也似乎同意马楚瑄的话点了点头。

  我有点紧张,不过既然要干活,自然不能畏首畏尾,于是我便示意他们下车看看,他们点了点头。

  没想到,我们刚一下车,只发觉眼前有一条黑影就蹿了过来,当时差点把我吓了一跳。

  愣了一会后,我看清楚了,我才发现,原来那是一个人。

  一个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穿着一条黑色休闲裤,加上一套黑白相间格子衣的男子正围在我们的面前。

  那个男子的脸异常的煞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大师,你......你们终于来了!"

  "你就是报案人阿义?"我问道。

  那人点了点头,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拼命地拉住我的手。

  "大师,快.......快救救我,有鬼!有鬼!"他很紧张,说话,也特别的快。

  "别紧张,你慢慢说,先带我们进去看看吧。"我淡淡说道。

  阿义说话有点急促,我让他在前面带着路,一边走还一边在尽量抑制他恐怖的情绪。

  在稳定情绪有一会后,他才缓缓地跟我们说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一个礼拜前,由于我在别的地方的那套旧房子已经到期了,所以我就想着卖了它重新购置一间新的一套房子。我在网上搜索着房子的购置信息,结果就被我发现了这么一间便宜的房子。那时候它的性价比也确实比网上很多些房子看起来好的多,但是我却从来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阿义停了一下,望了望我。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我问道。

  "三天前是我搬进来的第一天,我记得当时睡到了晚上的一,两点。忽然我就听到屋里传来了一个奇怪的滴答滴答的声音。我当时也没多大注意,就只是以为是厨房里的水龙头在滴着水而已,可是睡着睡着,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因为那个声音越来越响,而且就似乎在床后面的墙上也有这种声音。于是我就从朦朦胧胧的梦境中醒了过来,我刚一打开台灯,当时差点没把我吓死。那缝墙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在不断地流着血,一滴滴地渗出来......"那个阿义说着说着,眼睛突然睁得很大。

  我听他说着,看着他的表情,料想着,难不成他那时候应该是看见更加恐怖的事情了,于是我赶忙问道:"后来你是不是看到了,更加奇怪的东西。"

  "是......是的。"阿义在喘着气,我赶忙用一只手,拍了拍他的后背,我说道:"不要怕,有我们在,你先镇定一下,把事情讲完。"

  "恩。"阿义看了看我,深呼一口气。

  "那时候我从床上弹坐了起来,然后眼睛下意识地往那地面望去,我的娘啊,房子里面居然已经渗满了血水。血水高的......高的就已经能没了那床脚。我当时害怕的想从床上下来,想要逃出去,可是没想到我的脚刚出被窝,还没踩到那血水里面去,在那暗红色的血水中就伸出一只手,猛地拉住了我的脚......"阿义又深吸一口气,他的嘴角抖动的越加厉害,"我急忙就想甩掉那只手,可是不论我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我当时晕了过去。不过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却发现我躺在床上一点状况也没发生。"

  "那你还真大胆,当时遇到这事,为什么不立即搬离这间屋子?"马楚瑄好奇地问道。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在我第二天发现自己没事的时候,我就以为只是做了场噩梦,当时自己也就没有多想去搭理,可是谁知道在昨天晚上的时候,这事情就再次发生了。"阿义的身子在抖动。

  "该不会又是从那地方渗出了血水?"我问道。

  "恩,但是......"

  "然后又发生了一些让你意料不到的事情是不是?"毛见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阿义问道。

  "是的,是的!"阿义拼命地点了点头,"我睡到那半夜的那时候,忽然有人很用力地打了我两巴掌,但是我见到整个房间里面是一个人也没有的。直觉一阵阴冷的风吹过,我感觉到似乎有人死死地压在了我的身上,用手掐住我咽喉,死死地掐着,完全让我透不过气。我整个身子好不舒服,过了一会儿,又觉得有一只手对着我的脸又扇了过来,我当时是被吓了一身冷汗,而脸上也似乎是被刮了一样,紧接着,是的腹部,像是有人一脚就往我的肚子踹了过去一样,当时就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倒是痛的我要半死,我大声地呼叫着救命,可是谁知道这栋大楼就似乎只有我一个住客一样,结果,我就那么摧残到了今天,我才敢跑出来打个电话给你们。"

  说着说着阿义拉开了自己的衣服,在他的格子衣下,居然有一个极为淤黑的伤口。

  毛见锋上前用手指摸了摸问道:"现在疼吗?"

  只听阿义摇摇头说道:"不疼!"

  毛见锋笑了笑,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符贴在那上面。

  "现在疼吗?"

  "啊!"只听阿义猛地喊了一声,痛苦地喊道,"疼!"毛见锋收回了那张黄符,他向我们展了一展,我的天啊,在那张纸上竟然赫然多了一个黑色的脚印。

  "看来你第一天的时候得罪了它,它找你报复呢!"毛见锋板着个脸说道。

  "那得怎么办?"阿义的神情很是慌张,他紧张地盯着那道门,缓缓推开。

  "放心吧,有我们在呢!"我说着笑了笑,看着马楚瑄和毛见锋他们两个的神情却十分严肃。

  "小锋(我对毛见锋的称呼),小瑄(我对马楚瑄的称呼)你们先去勘察房间,我先来给这大楼进行摄影!"

  马楚瑄和毛见锋都纷纷点了点头,于是我们兵分两头在这凶宅里忙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