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家。一个脸庞帅气穿着休闲西装的中年人正拿着纯金水壶给极其稀有的百合花浇着水。

  男人的身后站着一名貌美如花的女孩颤颤的喊了声爸。

  男人轻轻的放下水壶淡淡的对女孩说道:“妤儿,我不希望你在和那个乡野小子有任何来往。”

  韩霞妤低起了头没说话,中年人又道:“妤儿,最好不要让我再发现你们有什么来往,否则那小子的命可就由不得他了。”

  “不要!爸!不要,我...我听你的爸!求求你不要!”韩霞妤急得哭了出来。

  “妤儿,今天你偷偷跑出去爸爸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以后不能住学校了,回家来住。”中年人依旧是一脸平静的说道。

  韩霞妤无力的坐在了地上,只能任由眼泪流淌着。

  中年男人走到韩霞妤面前把她扶了起来,淡淡的说道:“霞妤,16岁的生日要到了,先来跟我拍照吧。”

  韩霞妤很无力,自己不同意又能怎么办呢?眼前的这个人,她的父亲,韩啸天,兰州市霸主,在兰州可以说是呼风唤雨,而且自己的父亲又有个怪癖,每年自己过生日的时候都要拍自己的裸体照片,从小到大,年年如此,说是为了记录自己的成长记录,小时候年少无知的她不懂,还是现在长大了,还是一样要被自己的父亲支配,她何其不想像一个正常女孩一样,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只能慢慢无力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任由自己的父亲拍照。

  拍完照后,韩霞妤默默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路上碰见了自己那年轻美貌的妈妈,应该这么说,后妈。

  韩霞妤自己的妈妈在她不知人事的时候就去世了,妈妈这两个字对她陌生又那么的熟悉,自己又何尝不想有个妈妈呢?

  韩霞妤很有礼貌的喊了声妈妈,可换来的总是后妈的冷眼相待,理都没理她就推了一下韩霞妤让出道路走了过去。

  韩霞妤回到房间锁上了门,手捧着脸,两行晶莹的泪滑过了她的脸旁,她无奈的看向了窗外,自己多想过过正常女孩的生活,自己心里又不知不觉的浮现了一个男人的影子。

  自己长这么大的第一个可以拿命救自己的男孩子,自己和他过的这一天又是那么的充实,自己的心里他的影子已经挥洒不去,可是自己与他明明是不可能的,自己如果在自私下去,那就是伤害他,想到这里,眼泪又是滑过韩霞妤的脸庞。

  此时的我毫不知情在医院病房里呼呼大睡,我真的是累狠了,现在的我真是雷打不动,地震不倒,不问世事的就是睡。

  而梦中,我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我梦见已经与韩霞妤结婚了,这个梦很甜,睡觉的我脸上也泛起了微笑,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离不开她了,她已经是我心里的一部分。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是中午,冰浩恢复的很好,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

  我醒不一会刘岚就来了,带了很多好吃的来,还有一些补品,其中还有煮好的燕窝。

  不要问我怎么认识燕窝的,是刘岚说让我燕窝我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电视上的燕窝,小时候以为燕窝都是燕子的窝,所以觉得有啥好吃的,现在才知道这货居然是补汤。

  最Vs新RN章节。上/+酷Be匠网{I

  吃完饭刘岚问我晚上回不回去上晚自习了,我说去啊,怎么不去?

  我告诉冰浩在这好好休息,我来给他请假,说我们先回去了。

  其实我内心真实想法是想早点见到韩霞妤,可是到了班里并没有看见她,她没来,座位空空的。

  这让我在座位上好一阵失落,但是我发现班里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满是敬畏,昨日一战,我已成名在6中。

  高一扛霸子朱天高以少胜多,力战任二狗两名大将全部重伤进医院,朱天高啥事没有,当天晚上还回来上晚自习,这个消息已经在学校传疯了,6中贴吧满是我的消息。

  这些消息也都是刘岚告诉我的,他还拿手机给我看了这样一条帖子。

  高一扛霸子朱天高全胜高二扛霸子任二狗,是人性的价值观的沦丧,还是道德的缺失,让我们一起来揭秘朱天高的内心世界。

  我看到这条消息也是醉了!这都啥跟啥啊!mad!人乱就该多睡觉!这是没错的。

  但是我刚要闭眼的时候,看见穿着超短裤凉鞋露个大美腿的高樱樱,我该和她好好算算了,算了算了,等睡醒放学再说。

  等我醒了是让刘岚叫醒的,他告诉我放学了,我让他先回去,说我待会就回去。

  高樱樱放学就走出了班里,我赶紧跟着她一路猥琐,当她走的黑的地方,我看没多少人,上去一把勒住她脖子,捂住嘴就向后操场跑去。

  她嘴里呜呜的大叫,我把她抬到了一处水泥管后面,给放到地上,上去就是一巴掌。

  她嘴角就直接流血了,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壮不少,不开兽魂这一巴掌也够她受的了。

  我让她别吱声,再敢吱声我还打她,她眼里汪汪的看着我,意思是让我放过她。

  我一把拽住她的头发说道:“高樱樱?你把我以前整的那么惨还指望我会放过你?还各这装呢?被多少人搞过了?以前不是勾引我嘛?现在我就让你勾引个够!”

  我说着一把将她的白T恤给撕破,她那洁白的大凶器一下就露了出来,我一手就抓了过去,很使劲的捏着,不得不说很软。

  她哭着再加上疼的啊啊大叫,嘴里还喊着不要,求求你放过我。

  我心里呵呵冷笑,还个这装呢?

  我的另一只手又伸向了她最隐私的部分胡乱摸着,她的两只手死死捂住,但是被我强行掰开,直接把她超短裤给扒掉。

  我当时鼻血差点就喷出来了,手胡乱摸着,她哭着大喊不要,我哪能放过她,又将她的胸衣给一下给扯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