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嘿嘿一笑,我可只答应不破坏学习气氛,可没答应不对你做出色狼的事情,嘿嘿嘿...

  “喂!你在那傻笑什么!放学班主任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现在快进来上课!”我没想到韩霞妤突然又出来给我吓一跳。

  “知...知道了。”我用手抚摸着我被吓坏了的小心脏,告诉我的小心脏,没事没事没事,就赶快进去了,要是刚才被韩霞妤看出来什么就完蛋了。

  放学后刘岚来找我说已经安排好了,高一所有势力的头头都让他叫在阁楼上等我了,我让他带冰浩和兄弟们先过去,把我们的弟兄都叫那边等着我,我去趟办公室就过去。

  到了办公室我喊了声报告说:“老湿,你找我?”当我看到安霓这个美少妇的时候再一次的被她的风情万种给惊艳到了,她今天穿的很清凉,白T恤,齐笔小短裤,依旧是高根鞋,真的,真是美,不只是单纯的那种美,带上少妇气息的她,绝对是我这年龄男生的杀手,不知不觉我的鼻血已经留出来了。

  她一看见我这样,赶紧上来问我有没有事,她离我更近了,身上那股少妇的气息我贪婪的吸着,也不管我的鼻血,就是猛吸,哇!真香啊!

  噗的一声!

  我的鼻血再没能控制住,一下喷出来了,她吓道了,赶紧上来扶我,她离我更近了,这少妇的味道,还有这胸离我太近了,我靠!大凶器啊!

  噗噗噗!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m√

  我的鼻血喷的更猛了,她还要上前,我赶紧拦住:“不!老湿,你别过来了,我...我自己能处理好,你快说找我什么事!”

  “没事了,没事了,本来是想和你谈谈你逃学的事,但是现在看来朱天高同学的身体好像不是太好,你快去医院看看吧,我放你半天假,快去吧,晚自习如果能来就来,不能来就好好在医院看看吧!”安霓看见我鼻血止不住的趟,也是让吓道了,不仅没批评我,还给我放了半天假,不过这个安霓实在是太诱人了,不行了,赶紧走,再留着就死在她身上了。

  我赶紧说了声老湿再见就去阁楼上了,快到的时候我把鼻子里塞的纸扔掉,摆出一股十分装笔的范听道里面叽叽喳喳的我进去就叫了一声:“都安静点吧!我开始说事了!”

  没想到还真挺有效果,本来吵吵不行的阁楼,瞬间安静了,再无一人说话,都被我这股装笔范给压了下去,呃...其实以上描述都是我的想象,其实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我摆出一股装笔范进去之后,叫了一声,但是顿时骂声就起来了。

  “你特马谁啊!叫你麻啊!”

  “装什么大尾巴狼!安安静静的别装笔!”

  “叫叫叫,叫你麻啊都!你们也都安静点!显不到谁了啊!”

  我尴尬呵呵一笑,看来这里谁都不服谁啊,果然想让人服我,还是要用老方法,‘熊猫铠甲’!

  我直接召唤兽魂,抓住一个叫的最欢的脖子一下按地上就是一摔,被我这么一摔,他疼的在地上啊啊直叫,我又给了他一脚,让他别吱声,接着吼了一声:“有不服我当高一扛霸子的,现在站出来和我赌命,我俩干一场,谁死谁倒霉,有没有敢的,现在出来!”

  镇压群雄,野兽一般的嘶吼吓住了所有人,顿时鸦雀无声,我赶紧趁热打铁说道:“现在你们也知道,高二的任二狗欺负我们很久了,难道我们就一直这么被欺压?不还手?我告诉你们,自己的命不是由天主宰!自己的命是握在自己手里!我命由我,不由天!想和我拼一把的现在留下来,不想的现在可以走,但是以后你也只能被欺负,就算我们这次失败了,也是同样是被欺负,同样都是被欺负,一个是永远,一个是兄弟们和我拼一把!选哪一个你们自己可想清楚了!”

  全场人听道我这番话都是安静了下来,冰浩和我自己的弟兄都是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我,我也是用极其严肃的目光看向众人。

  可是此时我的内心却是这样的:我的天呐!第一次装笔好紧张啊!会不会有潜规则啊!他们怎么还没考虑好啊!再不给我答复,我的合体时间就要到了啊!万一他们扑上来干我,那我可就完了啊!

  又是沈默了一会,突然有个人带头说我想拼一拼,我跟你!然后接连起了蝴蝶效应,这总共10几个带头的全部都跟了我,我也是激动的不行,高兴的说道:“行行行!都是我的弟兄!你们敢向我身上赌,我拼了命的也不让你们输!”

  接着人都各自散去,我和刘岚冰浩几人也是回宿舍商量和任二狗开战的事情。

  赖天宝这货也是搬过来了,这样一来我们宿舍就满员了,不过目前的重要的事是要和这个任二狗开战了,刘岚早已想好了策略。

  “我们首先不能和任二狗在学校开战,因为学校有副校长那个狗篮子帮他,我们要在学校外面和任二狗约好,这个战书我已经写好,下午就找人送过去,巨无霸是肯定不会插手的,如果这个任二狗连一群高一的都打不赢,高二扛霸子也要换换人坐了,而且打架用的武器我们也要准备好,就是塑料棒,这第一是不会打出事,第二这东西好搞而且打人特别疼,钱就用收的保护费来买,不够的我再贴。”

  我一听刘岚说这话哪能让他掏钱补,我是扛霸子,要掏钱也该我来,而且上次吃饭的钱就是问他借的,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掏钱了。

  刘岚却扭头一道:“我都说了是自家兄弟,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何况受保护费的钱我分了点给兄弟剩下的也该是你的,这本来就是你的钱。”

  我一听刘岚这么说,有点道理啊,不过他贴的钱下次保护费你就从里面扣,刘岚摇头一笑说好,可是此时我不知道,刘岚家里是怎样有钱,以后的日子,他收的钱没贪过一分,倒是给补了不少,这些就等之后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