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当我去到你家的时候,你爷爷奶奶还真的在打架,就像你看见的那样,他们互掐着。”

  l酷匠网'D首9$发√

  “你阿林叔过去劝架的时候,被你爷爷打的飞了出去,现在身上的伤还没有好。”

  “当时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来你家了,凡是过去拉架的都拉不动,好像……”村长变得吞吞吐吐:“好像两个人融合在一起一样。”

  “那我爸妈呢?”我咬着牙齿问道,紧握着拳头,整个人都在颤抖。

  “你爸妈也一样,他们过去拉架的时候,忽然两个人也互掐了起来。”

  “我们所有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这样看着他们一点一点的死去。”

  听完了村长的一番话后,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脑子在思考着。

  我知道村长是不会说假话的,其他村民也不会作假,那么究竟是谁杀了我爷爷奶奶和爸妈?

  暂时想不通,我也只能抛在了一边。

  “那报警了吗?”

  “报了。”村长点点头,“可是警察都以为我们在说谎,一点头绪都没有,似乎直接当家庭矛盾处理了。”

  我没有生出一点怨恨警察的心思,这件事无论对谁来说都是极其诡异。

  想到小时候我发生的那件事,以及爷爷奶奶和爸妈的死亡,我深深感觉到了一种无力感和恐惧感。

  “对了,那个道士说有话跟你说。”

  就在我低着头的时候,村长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道士?”我疑问了起来,脑子里这才回想起那天是有一个道士在做法,但是被我狠狠的推了一下。

  我看向了村长,村长摇摇头道:“他说他知道你家发生这件事的原因。”

  “那他现在在哪里?”听到这句话,我立刻站了起来。

  “我来了。”一句话从远处飘了过来。

  我抬头一看,发现那天的道士正踏进了村长家的大门。

  道士约莫四十多岁,穿着跟那天一样,黑白色的道袍,身背一根桃木剑,裤带还拽着一个八宝镜。

  我忽然有种骗子来了的的感觉,道士所穿的所用的东西,在电影电视剧上我都见得多了。

  道士一来到我的面前,两只眼睛咕噜咕噜的使劲打量我,同时右手一边掐指,嘴巴一边在嘀咕着。

  就在我不知其所以然的时候,道士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道:“果然啊。”

  说完那三个字,道士忽然眉头紧皱了起来,脸上充满了疑问。

  “可是又不对呀……”道士的眼里冒出一道精光,再次的打量我

  我有点生气的问:“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你属龙,是吧?”没等我回答,道士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没错的话,你爷爷和你爸是属鸡的。至于你奶奶和你妈是属狗的,对吗?”

  我愣了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鸡犬不宁,鸡犬不宁啊。”

  “可是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家有龙气,可镇万物!”道士还在那里自言自语,可是我却听得一清二楚。

  我属龙,所以我身上有龙气?

  所以即使家里鸡犬不宁,可我也能镇住邪祟?

  是因为我不在家,所以爷爷他们才会自相残杀?

  所有的一切,在我听起来是那么的玄乎。

  “可是你的面相显示你是一个短命的人啊……”听到这,我的身体忽然一震,这让我想到自己小时候经历过的那件事,以及出车祸。

  渐渐的,我感觉一切似乎变得神秘了起来。

  在我思考的时候,忽然被道士拍了一下。

  “我问你,你小时候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大事?”

  我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但是还是把小时候那件事给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发现村长满脸震惊,而道士脸上则是‘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这时候,其实对于道士已经有了一半的信任度,连忙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样说吧,其实你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应该死的。”道士摸着下巴,一脸思索着。

  “可是那个老道士救了我,所以我的生存就是害死我爷爷他们的原因,是吗?”我把自己心中的疑问抛了出来。

  “咦!”道士惊讶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原则上这样说是没错的,因为你活了下来,导致身上的龙气愈加强烈,鸡和狗只是普通的动物,绝对受不了龙气的侵袭。”

  “原来是我害死他们啊,呵……”我轻笑了一声,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不,你错了。我说的是原则上,原则,你懂吗?”道士道。

  “真正的原因,我猜是你家被下了诅咒了!”

  “诅咒?”我一听心情就不好了,我家就一贫困农户家庭,有什么必要来诅咒我们吗?

  “对!”道士肯定的回答道:“平常人家的情况就算跟你的一样,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毕竟,这种玄乎奇妙的东西并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

  “那你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吗?”我赶紧的问道,诅咒这玩意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担心要是不赶快查清楚,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对对对!”村长这个时候突然发声了,急忙的点头:“道长啊,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啊。我担心,担心……”

  看到村长吞吐的话语还有尴尬的表情,我就猜到怎么回事,无非就是怕我会牵连到村子里的人。

  我没有生气,而是望向了旁边的道士。

  “嘭!!!”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大响,我仿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在震。

  我们三个人都对视了一眼,连忙朝外面跑了过去。

  “糟了,坟墓那边出事了。”

  出来后,我们发现坟墓那边的天空涌现出了一团团黑色的云雾,道长的脸色剧变,加快了速度跑了过去。

  那个方向,恰巧是我爷爷他们下葬的地方,我的脸色霎时苍白了起来。

  几分钟后,我们终于到达了坟墓地点。

  坟墓周边都被黑屋笼罩了起来,完全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情形。

  “天呐,诈尸了!”村长不知所以然,吓得大叫了一声,连忙向后退。

  “禁声!”道长呵斥道。

  “急急如律令,睁!”

  我看见道长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嘴巴一边念咒语,一边把血涂在了眉毛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我隐约看到道长的眼睛射出一道精光。接着,道长便拿出手中的桃木剑,缓缓的向前走去。

  “何妨妖孽?”道长大喝一声,整个人严守以待,像是蓄势待发。

  黑屋笼罩的坟墓忽然传来一阵鬼哭狼嚎声,一眨眼的功夫,半空中显露出几道人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