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阿鼻鬼山,脱尘图主,这边请吧!”那黑蜘蛛说着,此刻已经在那红色的古道上开始行走。

  我稍作犹豫便也紧随其后,在走到红色古道的尽头时,我看到了一巨大的门,一只有门框却没有门板酷似寨门的门。

  那门也是红色的,至于它是什么材质构造的,我看不出来。

  在那门前有阴气聚结,那阴气就那样漂浮着,带着无比的阴森和恐怖。

  那门两边的门框上写着一副对联,那副对联字字血红,它的上联是:天挡我路捅破天。

  它的下联是:地困我足踏碎地。

  那幅对联的横批是:唯我独尊!

  “好狂的口气,这对联应该是阿鼻鬼祖所书吧!”看着这副对联,我的心下在猜测。

  不过说也奇怪,看到这副对联我的心里也涌起了一丝熟悉的感觉,这熟悉的感觉和我看到这古道和巨山一色红的熟悉是一样的。

  “请进!”那大黑蜘蛛一闪就没入在了那门之内,那门之内就是那座无比巨大的红山。

  我紧跟着那黑蜘蛛冲进了门内,门内是一条笔直向上的石阶。

  在冲进门后,那黑蜘蛛一纵就消失在了红山深处,我欲追赶却终究是迟了一步。

  现在我已经踏上了那石阶,在一踏上这石阶,我就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压迫力正压向我的肩头。

  这样的压迫力正是大能者发出来的,我猜测能不露头就向我散发这样压迫力的绝对是鬼祖级别的大能。

  现在我正小心翼翼的走着,鬼祖发出的压迫力我稍有不慎就会被其力压成肉饼。

  在我走到第一百步的石阶时,我肩上的重量已经在万斤以上,也就从这里开始我再每向上一步我肩上的重量就会加重千斤。

  d酷aj匠e网首:发

  千步石阶后,我到达了这石阶的顶端,在这石阶的顶端是一片红花飘香的世界。

  这世界中全部都是一色的红树,那红树上都开满了红花,那红花朵朵都有碗大,那碗大的红花花香浓郁,它们直直的都往我的鼻孔里面钻。

  我提起身体内的神力护住自己的心海,因为这花香能动荡人的心神。

  我继续一步步前进,我的身后其脚印在地上那是直接陷入了泥地。

  “咔嚓!”就在这时,我将一块厚一尺的巨大石块直接踏成了两半。

  此刻我的脸上那是冷汗直流,我的神色很凝重,我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和大意,因为此刻我就像是在扛着一座山在走路一般。

  再行千米,我头顶的天空开始下起了花瓣雨,红色的花瓣雨,这花瓣雨是被一股无形的杀气所催落的。

  到这时我已经知道正主即将出现,我也在同时加快了脚步,在拐过一个弯后,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身高5米,全身都是红毛的巨人。

  这巨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在亡灵千魂地上见到的那钻进了这阿鼻地狱的那新晋升的鬼祖。

  “脱尘图主,久违了,久违了!”看到我到来,那新晋升的鬼祖正张开他那张血盆巨口。

  “久违了?谁和你久违了?”站在那新晋升的鬼祖身前,我全神贯注的戒备着。

  “你我本是旧识,在我还是鬼王的时候,我就见过你。”那新晋升鬼祖的话那是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们是在何处相识的?”我满头雾水的开口。

  “我们相识在无忧世界,就是因为你的一掌,我在这百万年后才得以晋升成为鬼祖。”那新晋升的鬼祖笑着。

  “无忧世界?”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的新名词,对这名词我有很熟悉的感觉。

  “无忧世界乃是三千世界的老大,无忧世界人人向往,无论是鬼,是神,还是魔,都不例外。”那新晋升的鬼祖在说到那无忧世界后,脸上露出了向往之色。

  “不是神界才是三千世界的老大吗?还有,我为什么要在无忧世界打你一掌?”我目不转睛的望着那新晋升的鬼祖。

  “神界算个屁啊!神界还不如我们这阿鼻地狱的档次高!你打我一掌乃是因为你眼红我进入无忧世界。”那新晋升的鬼祖此刻呲着牙。

  “你纯粹的胡说八道,老子会眼红你?这简直就是荒天下之大缪!”听到那新晋升鬼祖的话,我直接呸了一口。

  “你怀疑我?”那新晋升的鬼祖闻得我的话,面色微变。

  “我难道是个傻子?我打了你一掌,你会不恨我吗?凭你们这阿鼻地狱的作风,如果我真打了你一掌,让你百万年才得以晋升成为鬼祖,你现在还会站在这里和我说话?”我对那新晋升鬼祖的话那是不以为意。

  我这番话乃是经过仔细观察了的,这新晋升的鬼祖嘴巴上说我打他一掌,导致他等了百万年才得以晋升成鬼祖,这意思就是我的一掌让他百万年才得以复原。

  如果这事是真的,我和这新晋升的鬼祖那就是有不共戴天之仇,这样的大仇这新进晋升的鬼祖怎么可能在见到我后还这么平静的和我对话。

  而且据我观察这新晋升鬼祖的表情,他对我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仇恨。

  “哈哈,脱尘图主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聪明,之所以到现在我依然对你这么友好,乃是因为我还有一个身份!”那新晋升的鬼祖在说这话时,脸上露出一抹神秘。

  “爽快点!你还有一个什么身份?”我问,我这乃是上道子的附和这新晋升的鬼祖,因为他留下这么个悬念,其意就是要我追问。

  “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你的部下!”那新晋升的鬼祖此刻笑了,他这一笑,其脸上茂密的红毛那是一撮,一撮的挤在了一起。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是我的部下,我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厉鬼部下?”我激动着,这新晋升的鬼祖明显就有戏弄我的嫌疑!

  对于戏弄我的人,我一直都是很讨厌的,我此刻很想一拳打向这新晋升鬼祖的鼻子,但我终究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没有必胜的把握。

  动手不行,但我的眼睛却是连连对着那新晋升的鬼祖翻起了白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