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什么?想打架?”我此时死死的盯着那十面阎罗手上的钵盂,我相信那钵盂绝对是一厉害的鬼器,不然这十面阎罗也不会拿出来对付我。

  “这是离魂钵盂,就算你是神,只要你进入这离魂钵盂之中后,你的神魂也会被分离出来,然后离魂钵盂就会把你的神魂度化成鬼魂,等你的神魂变成鬼魂后,你在经受住这亡魂炼狱的诸多酷刑后,你就会化作成厉鬼!”那十面阎罗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也就在十面阎罗话完之后,他手上的那离魂钵盂已经直直的向我飞了过来。

  那离魂钵盂在飞到我头顶后猛地化作成了巨型,现在的离魂钵盂就是3个这样的我都足够装下。

  我抬头一看,只见那离魂钵盂内都是那青色的云雾,那青色的云雾中有“轰隆,轰隆”的巨响接连传出。

  现在那离魂钵盂正向我直接扣下,我的人也在同时向左猛扑,我就是个傻子我也不会让这钵盂把我扣住。

  看那十面阎罗的表情,显然对这离魂钵盂的威力很有信心,此刻在那十面阎罗的眼神中我就像是一瓮中之鳖。

  我猛扑向左十米后,那离魂钵盂也改变了方向,它现在擦着地面向我直接横向罩来。

  “中!”我一声大喝,手指在虚空两点后,两支风之利箭立刻快如闪电向那离魂钵盂射去。

  “铛,铛!”我那两支风之利箭分别射在了离魂钵盂两侧的边缘之上,风之利箭和离魂钵盂一撞击立刻发出了巨大的碰撞之音,那撞击之音那是清脆如铜锣。

  那离魂钵盂在被我发出的风之利箭射击到后,其来势稍缓,我趁着这个机会已经猛扑向了在那青铜巨椅上泰然高坐的十面阎罗。

  看到我猛扑而来,那十面阎罗立刻脸色大变。

  “下去,你竟敢袭击阎君!”在我距离那十面阎罗还有10米的时候,站在那十面阎罗旁边那尖嘴猴腮的玩意已经猛地冲向我,他的嘴中一边大喝,一边一拳猛地向我的面部击来。

  不用多说,这尖嘴猴腮的玩意定然就是这十面阎罗的狗腿子,这家伙这样积极的攻击我,肯定是为了拍那十面阎罗的马屁。

  我在那尖嘴猴腮的玩意出拳后,也提起神力猛地一拳迎了上去。

  我这一拳只用了3分力道,因为我感觉到这尖嘴猴腮的鬼不是特别的强大。

  “砰!”两拳相交后,那尖嘴猴腮的鬼已经猛地飞了出去,他和我对拳的那只手直接连骨头都从肩膀上露了出来。

  “咚!”那尖嘴猴腮的鬼一下就砸在了那十面阎罗的脚下,他杀猪般的嚎叫,其脸上那是冷汗如豆。

  看到这一情况,我心里那是彻底的无语,我没想到这家伙竟如此的不堪一击,就凭他这实力他竟然敢为了拍马屁表现来和我这个神对抗,这可真是猴子撞大象,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离魂钵盂,快!”就在我一拳将十面阎罗的狗腿子击飞后,十面阎罗的脖子都红了。

  我看到这一情况,我心下有点明了,我的人猛地向前一冲,我一招手,那十面阎罗就被我拎在了手中。

  “放开我,放开我!”被我提在空中晃动的十面阎罗在挣扎,他对我那是拳打脚踢,他那踢打全部都踢打在了我身上的护体神华之上,在感觉到这十面阎罗的力量后,我大失所望。

  本来见这十面阎罗敢那么猖狂的叫我留下,我还以为他的本事最起码都不亚于我这个真神,但现在就我感觉到的这十面阎罗的击打之力,我确定他最多也就是个中仙级别的力量,这样的力量现在击打我就像是在给我挠痒痒一般。

  “快点叫那钵盂停住,否则我就把你撕成碎片!”我冷冷的对着那十面阎罗吩咐。

  此时那离魂钵盂离我已经不超过10米的距离,我把十面阎罗向那离魂钵盂举起,直接把他当成了盾牌。

  “哼哼,我本是鬼,进这钵盂又有什么关系!离魂钵盂,快!”那十面阎罗也算是一硬骨头,他冷笑着大呼。

  “不好!”此时我的心下一惊,因为那离魂钵盂在十面阎罗开口后,直接化作成闪电就把我和十面阎罗给横向装了进去。

  这是我的失算,我没想到十面阎罗已是厉鬼,根本就不会害怕进这离魂钵盂离魂。

  “难道这离魂钵盂真的能分离我的肉体和神魂?”此刻我有些冷汗,因为进入离魂钵盂后我就进入了青色的云雾世界,那世界中的“轰隆,轰隆”之音现在那是越来越清晰。

  不用多想,我就知道那“轰隆,轰隆”之音肯定就是这离魂钵盂中的离魂的力量,至于那力量是什么,我马上就会知道。

  在青色的云雾中呆立两分钟后,那“轰隆,轰隆”之音已经来到了我身前20米的位置,那赫然是一条刀河,那刀河中全是明晃晃的尖刀。

  “这尖刀就是离魂的工具?”我有些怀疑的望着我依然提在手中的十面阎罗。

  “对,这就是离魂刀,小子,马上你就会成为我的同类!”十面阎罗冷冷的笑着,他脸上神色扭曲。

  “这些尖刀怎么离魂?”我想不明白这条刀河怎么来离魂,要说这条刀河能够杀人我倒是可以理解的。

  酷^Y匠U网sb正8{版,首P发

  “等这些锋利的刀,把你身上的肉和骨头一片片的剔下来后,你的神魂自然就和你的肉体分离出来了,哈哈,哈哈,小子,那感觉那是无比的爽的!”十面阎罗狂笑的解答着我的疑问。

  “凌迟?这方法这么落后!”我闻得十面阎罗的话,猛地打了一个寒颤,这凌迟离魂的方法真的不是一般般的残忍。

  “只要能将你的神魂分离出来,方法落后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十面阎罗此时呲牙咧嘴,看他这表情我就知道他对我已经恨之入骨。

  “你确定这离魂刀真的能将我的神魂分离出来?”我看着那已经冲到我身前3米位置的刀河在问着十面阎罗。

  “小子,还没有人从这离魂钵盂中逃脱过,进离魂钵盂身体注定和魂分离,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小子,你就认命吧!”十面阎罗的语气无比的肯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