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亡魂炼狱中的那条石子路后,我身边的空气猛的变得阴冷起来,现在我身处的世界乃是一片蒙蒙的青色,这青色中透露着丝丝的怪异。

  “亡魂炼狱?”此时我的脚下一边向前,心下一边思索着亡魂炼狱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那青色的石子路在10里后就到达了尽头,在那尽头是一巨大的悬崖,那悬崖上有一座铁索桥,那铁索桥由两根铁链构成,在那两根并排的铁链上铺着一张张青色的木板,那铁索桥没有护栏,它的另一头插在悬崖那边的青色云雾之内。

  我没有犹豫就踏上了这座铁索桥,常言道艺高人胆大,我相信这亡魂炼狱的真正世界就在这铁索桥的那一边。

  踏步如飞,我直接就穿进了青色的云雾,那青色的云雾笼罩的是一片大约10里方圆的平地,那平地上插着的都是明晃晃的尖刀。

  那每把尖刀上都萦绕着那带着一抹可怕气息的青色,那青色是恐惧,代表的是痛苦和杀戮。

  现在那尖刀之上就插着3个人,准确的说是3个鬼,那3个鬼的内脏此刻都流出在了那尖刀之上,他们正发出着杀猪般的嚎叫。

  !更3=新最%(快I&上9r酷f匠m网s

  “咦?竟然有人来了!”此刻那正在嚎叫的3个鬼发现了我的到来,他们回头看到我,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你竟然不用受这嗜魂刀的滋味!”此刻那3个鬼正对着我呲牙咧嘴的叫着,他们的脸上露出的是愤恨和嫉妒。

  我没有搭理那3个家伙,我直接飘过那片插满了尖刀的大地。

  “欢迎来到亡魂炼狱,请入炼魂池。”我在穿过那片插满尖刀的大地后,我眼前的景象已经大变。

  现在我身处的地方,是在一巨大池子的旁边,我说这是个池子,只是因为我眼前这牛头马面玩意的介绍,否则我直接会把这池子认成沙海。

  因为这所谓的炼魂池只是比我所在的地稍稍低上了几米,放眼望去,它没有边缘,在它里面翻滚的都是形如浪涛的黄沙,那黄沙颗颗通红,带着是那足可化骨成灰的巨大热力。

  “竟然真的有牛头马面,你竟然在这阿鼻地狱管着这炼魂池。”我望着那高约2米的非人怪物在惊叹。

  “咦!你竟然不是鬼魂!”此刻那牛头马面也在惊讶的望着我。

  “对,我是神,来灭鬼祖的神,我问你,这阿鼻地狱究竟分为多少个部分?那阿鼻鬼祖又住在哪个部分之内?”我挺胸抬头,我身上的神华瞬间大作。

  “你是来杀鬼祖的神?”那牛头马面看着我再次确认性的疑问。

  “是的,我必须灭了阿鼻鬼祖和那新晋升的鬼祖,只有这样,这天地间才能安宁,人们才能安居乐业!”我肯定的回答,我的脸上现在是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哈哈,哈哈,就凭你,你竟然敢说你是来灭阿鼻鬼祖的,这真,真的是太好笑了,这是我这么多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那牛头马面在我再次肯定后,竟然笑得弯下了腰。

  我看着这玩意笑得马脸扭曲,我的心里是阵阵的无语,我想不到这传说中无比凶恶的存在竟然会笑。

  “笑够了没有?牛头马面,这阿鼻鬼祖妄想冲出人鬼结界为祸,这样的厉鬼人人得而诛之,我来灭他有这么好笑吗?”我怒吼着望向那依然还在狂笑不止的牛头马面。

  “哈,哈,哈哈,等,等等,我一会和你说!”那牛头马面在又狂笑几声后直接背过脸去,因为在那尖刀世界里的那3个被插得内脏都流出来了的鬼此时也已经来到了这炼魂池旁。

  “欢迎来到这亡魂炼狱,请入炼魂池。”那牛头马面现在正对着那3个鬼说着。

  那3个鬼现在脸上既有恐惧但却又有那么一抹兴奋,他们在微微一停后就跳进了炼魂池中的滚滚黄沙。

  这一跳入那3个鬼几乎连一声哀嚎都没发出就化作成了飞灰。

  “哎!连续10天了,竟然没有一个鬼魂能通过这炼魂池的酷刑!”那牛头马面看着这一幕,在摇头叹息着。

  “这是在这阿鼻地狱化作成厉鬼的关卡?”此刻我略有所悟。

  “对,只有承受得起最厉害酷刑的鬼魂才有资格成为这阿鼻地狱的鬼,也只有承受了这种种的酷刑,鬼魂身体内的怨毒之气才会被彻底的激发,只有这样的鬼才能杀人如麻,才能助鬼祖一统天下。”牛头马面说的那是眉飞色舞。

  “喂,我问你,人类和你们本无仇恨,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视人类为仇敌了?还有鬼本是人死后的灵魂所化,这样说起来,人鬼之间渊源甚深,你们不用这么把人类视作天大的仇敌吧?”我循循善诱,我希望可以点化这牛头马面,因为这家伙说到“杀人如麻”四字时那是无比激动。

  “人心邪恶,人心和人肉乃是大大的美味,还有人的灵魂乃是鬼提升实力的最好补品!”牛头马面现在说着嘴角都在流着口水。

  “算了吧,你还是告诉我,阿鼻鬼祖在哪里好了,我去杀了他,我好回去神界享福了。”我摇头,要想点化这样冥顽不灵的鬼可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哈哈,哈哈!”我这样一问,那牛头马面又开始怪笑。

  “笑你妹!”我怒吼,我差点就一巴掌直接向那牛头马面甩了过去。

  但我忍住了,因为这家伙在我准备发飙时,停住了大笑。

  现在他的嘴中在徐徐出音:“阿鼻鬼祖乃是这天地中的鬼魂之首,他之力可破苍天,可裂大地,就算是最顶级的神到来也是绝对杀不了他的!你应该不是这天地间实力最强大的神吧?”那牛头马面先介绍了一下阿鼻鬼祖的厉害,随后又面向我疑问。

  “他有这么厉害?最厉害的神都杀不了他?”我疑问,我看着这牛头马面在细细的观察着他的面部表情。

  “肯定,他乃是不死不灭的代表,否则他怎么会一直长存在这阿鼻地狱之内了!“牛头马面语气肯定。

  看到牛头马面的表情,听着他的语气,我的心里立刻翻起了滔天的巨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喜欢的朋友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