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他干什么?他进入阿鼻地狱后,你正好进去把那两鬼祖一起灭掉。”柳茵茵此时眨着眼睛。

  我闻得这话,那是心下冷汗,就凭我现在这本事,能一起灭了那两鬼祖?

  “他进去了,你快进去,我们在这里帮你守着!”此时那新晋升的鬼祖已经钻进了那人鬼结界的缺口,柳茵茵此时在我耳边催促。

  “好吧!”我硬着头皮就准备跃下虚空。

  “等等,这是水火鼎,我先借你用用,你顶在头上,可以避过那硫磺火湖和那罪恶灭湖内的罪恶之火和罪恶之水的攻击。”就在这时那第一次向我示爱的女人唤住了我,她的手上一绿色的鼎已经出现。

  “水火鼎?”我伸手接过了那鼎。

  “此鼎乃是我姐姐的宝贝,这鼎能避这天地间最毒的火和最毒的水,有此鼎你就能顺利的通过阿鼻地狱入口处的硫磺火湖和那罪恶灭湖。”柳茵茵此刻再替那女子解释。

  下一秒,我已经钻进了那人鬼结界,我没有追问那第一次向我示爱女子的来历,因为柳茵茵拼命的推着我,根本就不容我开口。

  但现在我虽然还不知道那女子的来历,但我相信能让风云手柳茵茵叫姐姐的人,那绝对是来历足够今天的人物。

  钻进人鬼结界的缺口后,我眼前的世界已经大变,率先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烈火交织的世界。

  不用多说这定然就是柳茵茵她们口中的硫磺火湖。

  进入硫磺火湖,我立刻把那女子借给我的水火鼎顶在了头上,我的人也立时化作成闪电,在熊熊的烈火中快速的穿梭。

  我的周身长百丈千丈的紫色火焰在水火鼎的纹路之上撞击,不时发出“嗞嗞”的燃烧之音,我在水火鼎纹路的保护之内温度一切照常!

  大约在硫磺火湖中前行了将近10里路的距离后,再往前走,我感觉自己的速度越来越慢,在这个区域烈火已经不像先前是道道火焰独自燃烧,这里的火焰已经几十道,几百道交织在了一起!

  这交织在一起的火焰形成了一片片巨大的火焰长墙,这火焰长墙竟有巨大的阻隔之力,即使我将法力运至顶峰,也最多只能一步踏出百里的距离,而且每进一百里,阻隔之力就会又加大数倍,在又前行了10里之后,我已经像平常走路一般在行走了!

  “好强大的火焰阻隔!”我心下在暗暗吃惊,这样燃烧起的火之力竟能阻止住我真神中期的行走之力,如果不是有水火鼎的保护,我估计就是自己将真神中期的神力运至顶峰可能都会被这硫磺火湖里的火烧成灰烬!

  这硫磺火湖的火从何而来?难道真的是传说中末世审判罪责的火湖?我的心里正在疑问。

  据我观测,这硫磺火湖内的烈火不像是自然形成,反倒很像是被某种人为之力所催动的,但是什么人又能催动和发出如此巨大的火之湖了?

  我咬牙极力前行,火焰交织在我的头顶压着水火鼎,我感觉现在自己就像是在顶着一座大山在走路一般,这火的重量竟然能重如大山!

  突然我眼前一变,本来紫色的火焰突然全部变成血红,那血色的火焰在流动,如果不是有火苗升起,有那足可化铁融金的温度,足能让人误认成那就是一道道交织的小血河。

  “这应该就是这硫磺火湖的中心位置吧!”我心下猜测,我的脚下也正踏向一道烈火之下的深渊。

  看p正版A\章U#节C5上KO酷(E匠?网8h

  我在水火鼎的纹路之下凝聚目力,脚踏虚空,我发现这道深渊宽足有百里之巨,其深不见底,而那深渊的中心位置,两道河流正从下而上奔涌而出,那河流一道紫色,一道血红,紫色的那条河流正流向我刚刚在硫磺火湖中走过的方向,而血红的那一道流向了这深渊的另一边。

  “原来这里就是这硫磺火湖的源头!“我心下一动,原来那从深渊中流出的两道河流,不是别的,正是两道奔腾的火之河!

  我稍稍调侧方向,绕过了那两条火之河,向深渊对面行走,我穿行在这血红的火焰之中,明显的感觉到这血红的火焰比那紫色的火焰的力量更加的巨大,两河同时而出但这深渊周围却还是被这血红的火焰占据,而那紫色的火之河从血色之间挤出了一条通道正滚滚而去!

  “轰隆,轰隆”就在我即将踏过深渊的时候,深渊内突然发出惊天的巨响,一时间整个火域的大地和其火海都在摇晃,我一惊,一步踏到了深渊的边缘脚踏实地,然后猛的调转身形。

  我只见此时的深渊内一团巨大的火球正缓缓升起,那火球升起的时候,“叮铃,叮铃”的响声不断发出,四条通红的火索正从四个不同的方向紧紧的连接在火球之上。

  “铮,铮”终于在那火球升起到那深渊上空将近十米的时候,那四条通红的火索已经被拉扯得笔直,原来那四条火索赫然是四根粗足有碗口大小,被烧的通红的铁链,那通红的铁链上赫然有道迹在烈火中滚动,带着渺渺天音!

  “这火球是什么怪物?”我凝神定睛,终于我看清了那团火球内竟然是一高约百米,火发披肩,全身通红的怪物。

  那怪物周身火苗滚滚极其巨大,那条紫色和血色的火河竟然就是从他身体两面流出去的。

  “身之火竟然汇聚成河?”我这下吃惊不小,我也在同时确定了这怪物就是形成这硫磺火湖的罪魁祸首。

  “你是什么怪物?”我在冷喝。

  “嘻嘻,怪事,真是怪哉,这硫磺火湖中竟然有人来!”那烈火包围的怪物此刻正在摇头晃脑,他这一摇头晃脑,我感觉自己周身上下的火海都在跟随着他摇晃。

  “哎嘿,这是什么鼎儿?竟能抵挡住本尊这火之海的中心火力!”那烈火包围的怪物没有回答我的话,正在自言自语的惊奇着。

  “难道这鼎就是水火鼎?”那烈火包围的怪物在疑问,猛的他开始大呼:“对,是水火鼎,不然它怎么能带着这来自鸿蒙的味道?”那怪物的眼睛也在同时张大了数倍,他这一张眼,两道快如闪电的火之箭已经射在了水火鼎的纹路之上。

  “火鬼,你干什么?”我看到这怪物这样举动,脚下退后两步,出言厉喝,我相信在这阿鼻地狱内出现的除了鬼那是别无其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喜欢的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