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识海影像中那少年手中的血色长剑就如同一汪流动的鲜血,那剑一出天空顿成血红,一圈圈杀气向天空如同水纹般荡开,天地顿时肃杀。

  来犯萧家的强者们在这剑出后,脸上都微微变色,或许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杀气如此旺盛的剑,这剑的杀气在虚空现出两个血色的虚字——绝杀。

  这绝杀二字的份量是很重的,它代表的就是绝对的死亡。

  就在这时,我识海中来犯萧家的强者中有一面如古铜的老者此刻嘴巴在动着,他的手指指少年身后的萧家两大能,又指指他身旁和他一起来犯的大能们。

  我识海中这滚动的影像画卷基本上是静音的,所以我听不到那老者说的究竟是什么?

  “谁要入侵若若的家,我就杀谁!”此刻我的人都在猛的哆嗦,因为这少年的这12个字在我的识海中掷地有声。

  现在那少年眼睛血红,他的手正指向萧家城头,在那城头之上那被少年送入城内的妙龄少女此刻正站在那城头面露焦急的神色。

  她去而复返,足以说明这身负重伤的萧家两大能是她很重要的人。

  那虚空上先前和少年对话的老者还在嘴角微动,但就在那少年说出12个字后,这影像画卷却又静音了。

  影像画卷中少年没有再说出一个字,他已经出手了,他的人已经在同时和他手中的剑融成了一体,那合一的血色长剑在虚空拉出了一道道血色的痕迹,那剑的速度此刻比闪电还要快上三分,我从来没有见过速度如此迅疾的剑,这剑一下就把来犯萧家的5大强者给一剑洞穿,那5强者中也包括先前被少年掌击伤的那须发半白的老者。

  一剑穿过5强者后,少年手持血色长剑在虚空现出身形,而被他洞穿的5强者连丝毫挣扎都没未发出,就坠落向虚空。

  少年的这一剑竟然连5强者的神魂都全部绝杀,他这一手真的令我很是赫然。

  少年这一手后,来犯萧家的其他强者在5大首脑全部陨落之后,立刻在虚空一哄而散。

  少年也在这时开始踏向虚空深处,突然,少年顿住了,因为此时萧家那两大能中的那中年人在少年身后出口唤他。

  当然那中年人唤的是什么?我肯定是没有耳闻的,但我看那中年人脸上的表情我可以看得出他唤的是情真意切,他的虎目中有泪,他的深眼中有那深深的亏欠。

  少年顿住脚步回头,但他只看了一眼,然后就转过身形继续向前,他的眼内区别于那中年人眼中的亏欠,他的眼内是那深深的怨恨。

  少年身后的中年人此刻向着萧家城头张开说着什么,在他话音落后,先前冲出的那8个年轻男子已经快速的行到了中年的身边。

  在中年人开口对他们说了些什么后,他们竟齐齐的向少年的方向跪下了,他们的口中也在说着什么,他们的眼神内虽然有那么几分不甘,但脸上却装出了情真意切。

  但少年没有回头,他的嘴角此时微微上扬,他的脸上有不屑之意。

  少年继续踏着步子,他走的很沉重,他这神色比先前他洞穿5神级大能时还要沉重,他这沉重中有那深深的哀伤。

  “哥!”就在这时我影像画卷中响起了这么一声呼唤。

  那妙龄少女此时正踏着虚空奔向了那已经走到天边的少年,少年回过头来,他把那妙龄少女拥入怀中,他脸上的沉重和哀伤此刻有所减轻。

  “哥,你就原谅爹爹和大哥他们吧!你就回家吧!”少女此时抬头看着少年,她的语气哀求。

  突然少年松开了少女,此刻他的眼睛已经血红,他的脚步在虚空踉跄的倒退,“不,不,我没有家,我何时有过家?”少年脸上的神色此刻已经痛苦到了极点。

  “哥,哥,放下吧!爹爹他们都知道错了!”妙龄少女此时上前抓住了少年的手臂。

  Z酷"匠网?永NG久m《免On费+看w小说

  “不,不,此生不灭,绝不归回萧家,这辈子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原谅他们!”少年狂舞着,他突然一把甩开了少女的手。

  少女被少年的这一甩给甩得连连倒退,少年看到少女被自己甩得倒退,他嘴角微动。

  但少女在退了10几步后就稳住了身形,她望着少年目中含泪。

  “哥,真的放不下吗?你和爹爹他们终究是血脉至亲啊!”少女眼角的泪水无声的滑落。

  “若若对不起,哥曾在你柳阿姨的坟墓前发誓,此生不灭,绝不归回萧家!”少年此刻惨笑,他在说完这句后,身形已经在虚空消失了。

  “翻啊!翻啊!”这是我此刻心里的大叫声。

  因为我识海中的影像画卷在滚动到这里时,就停住了!

  我用力的向前想要滚动这影像画卷,但可惜滚动到前面那都是一卷卷的空白。

  这种情况极像一个人没有复苏完全的记忆,到这里就直接卡住了,现在我的心情和影像中那少年一样也是沉重到了极点。

  不知道为什么那影像画卷深深的影响到了我的心情,那影像中的少年心情沉重我的心情会跟着沉重,他的脸上露出温暖,我的心里也会跟着温暖。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幅画卷大部分都静音了,但后面这一截却是有声音的?这后面声音的每一句几乎都刺进了我的心里,特别是那少年说到他的誓言时,我的心里竟然在默默地作痛。

  那少年是谁?那少女是谁?那萧家又在哪里?我的心里那是一肚子的疑问。

  要说这影像与我毫无关联,我就是个傻子我都不会相信,一幅与我毫无关联的影像画卷怎么可能出现在我的识海之内?

  但此刻我已经无能为力,因为那影像是残缺的,动到这里它不动了,我又能把它怎么办了?

  不过好在我可以求助,所以此刻我抬起头望向了站在大木桶旁边的柳女神!

  可喜的是此刻柳女神也正目不转睛的望着我,看到我看向她,她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多谢给力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