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成神之后,在我识海中浮现的是一幅奇怪的影像。

  那影像是活动着的,那是一片阔大的世界,那世界中有鸟语花香,有宁静的村庄,有繁华的古城,有那茫茫的飞雪,也有那温柔如同纽带的河流。

  就在那世界之内,有一英俊的少年在仗剑天下,他游历在大山名川间,行侠在闹市深山中。

  这影像就像是那少年的一幅生活写实的画卷,在那画卷中记录的全部都是他生活的点点滴滴。

  那是岁月的汇聚,我无法猜测那是多长的时间,那画卷经过了春暖花开,也经过了残叶飞雪,总之那世界一直在动,在不停的向前滚动。

  不过这影像画卷并不是那么的完整,它显然是残缺的,这幅活动的影像就像是一个人不那么完整的记忆一般,但它不完整却很有真实感!

  在这幅影像中有这么一段,看到这一段我的心内有那无限的温暖涌起。

  那是一片金色的汪洋之内,在那汪洋内有一座岛屿,那岛屿上有古楼宫室,也有青树红花。

  那少年此时就站在那岛屿的边缘之上,他目视着自己脚下那翻滚的金色波浪略有所思。

  就在他深思之时,一妙龄少女悄悄的靠近了他,那妙龄少女轻怕他的肩膀,那少年回头看到那少女,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

  那少女长得就如同童话故事里面的公主,她对少年笑着,那是无比的快乐和单纯。

  我识海中的影像在这时倒转,影像中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在那城池前现在正有人在恶斗着。

  那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战斗,那巨大的城池的城墙此刻都被染红了,无数强者踏着虚空,挥舞着神器正冲向那座巨大的城池。

  那城池的门口有个硕大的“萧”字,这城池的主人无疑是萧姓人。

  那城池内的将士和强者此刻都冲出城池在与来犯者进行殊死的搏杀,但现实的情况是,来犯的强者人数很多,而且个个实力都很强大,所以来犯者很快就占据了上风。

  城门口上的虚空血洒落如雨,其下的大地已经一片殷红。

  在影像中我看不出来犯那萧城的强者都是些什么修行级别,但那其中有3个老者和一中年人以及一枯皮老妪我估计最起码都在神级以上,但究竟是神级那阶我无法判断。

  我是根据他们在影像的虚空中踏出的脚印和其出手的动作判断的,那来犯的5强者在虚空每踏一步都会在虚空印上一个脚印,他们每每击出一招,都会有无数强者在虚空之上陨落。

  而萧家的人中最强者乃是一中年男人和一白发老者,他们的修为应该也是神级以上,但无奈双拳难敌4手,这两萧家强者在虚空上现在已经奋战成了血人。

  但他们依然死死的和来敌做着亡命的搏杀,或许他们明白退让就是家灭,就是族屠!

  那场战斗在我识海中的画面已经临近尾声,萧家的人马基本上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之内,那萧家的两强者此刻在虚空也是摇摇欲坠。

  来犯领军的5人此刻看着这血染红的城池,其眼内都是轻蔑,那轻蔑中又有那么一抹的兴奋。

  修行者强者为尊,这个定律再一次展现。

  但就在这萧家守城大军即将全军覆没之时,城内闪电般的冲出了8个年轻的男子,他们快速的奔到了萧家那中年人和那老者的前面,他们的手中都握得有武器。

  此刻他们就举起了武器,但可惜的是只在来敌一强者的挥手中,这8个年轻男子就成了虚空的流星,等他们在虚空稳住脚步时,他们全部都在狠狠的咳血。

  k看正版h`章C节&上A酷)%匠*网|

  现在来敌中的一须发半白的老者正在虚空迈着步子,他的方向正是直指萧家那已经成为血人的两大能。

  那须发半白老者的手此时也已经举起起来,他的掌心内有风雷滚动。

  萧家那两大能望着那须发半白的老者那是直接面色如死,因为看他们此刻的样子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能抵挡得住那老者的风雷之掌。

  但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我识海的影像中出现了一位妙龄少女,那少女从那城墙的上空奔来,她的脸上泪如雨,她如闪电奔到那中年人的身前,她张开手想要制止那须发半白老者的动作。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在金色汪洋岛屿上拍那少年肩膀的少女。

  此刻我的心在震动,看到这少女,我的心中总会有那莫名的温暖和怜惜。

  在我识海的画面中,那金色汪洋岛屿上的少年其实一直都在这虚空的某一处隐藏,在先前血战时,他的眼内看不出丝毫的表情,在那须发半白的老者逼近萧家那中年人和那白发老者时,少年的瞳孔曾明显的收缩,但很快他眼内就回复到了平静,他就像一个局外人在观看着这场战斗!

  须发半白老者的风雷掌没有因为那少女的到来就停止击出,他在离那萧家两大能和那少女还有10米之时,一掌已经猛地击出。

  这一掌是真正的风雷掌,这一掌出后,虚空上开始电闪雷鸣,风起云涌,在这掌前面的3人此刻就像三页即将被风雷巨浪卷入的孤舟。

  我用念力看着识海中的这一幕,我的心都揪了起来,看到那风雷掌即将吞没那少女,我的心莫名的焦急起来。

  但很快我的心就平静下来,因为那掌没有真正吞没那3人,就在那风雷掌离3人还有两米之时,一道人影突如闪电插在了其中。

  来人也闪电般击出了一掌,他的一掌立时就化作成了一金色的山岳,那山岳之掌直接让那须发半白老者的风雷掌烟消云散,那须发半白老者的人也立即飞了出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一直冷眼旁观的少年,此刻那少女已经扑入了少年的怀中,少年抚摸着她的头,眼内有怜爱之色涌起。

  此时进犯萧家的强者们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少年,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愤怒之色,因为那须发半白的老者被少年的那一掌直接击得口中鲜血狂喷。

  来犯的强者们此刻都齐齐的迈向少年所在的方向,少年在那少女耳边低语一番后,他随手一送,那少女已经被少年送回了萧家城内。

  少年完成这一动作后,向前猛跨10米后立定身形,也就在他立定身形之后他的右手腕脉位置突然冲出了一把血色的长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吹雪说:

最近写到了一个关键的部分!!